第七卷 巔峰決戰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 小刀回來了

目錄:抗日之浩然正氣| 作者:石皮破| 類別:歷史軍事

    ♂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小刀回來了

    下午三時許,一架從寶島飛來的戰狼運輸機在上海龍華機場降落。

    第一個走下舷梯的正是梅江,緊隨其后的是四個士兵抬著兩副擔架,擔架邊上還有專門的護士舉著吊瓶。

    不遠處,一架運輸直升機轉動旋翼,一行人直奔直升機而去。

    半個小時后,一個電話打進了蔣浩然的辦公室。

    蔣浩然拿起話筒,臉色先是欣喜然后漸漸凝重,最后以一句“我馬上到”而結束。

    放下電話,蔣浩然就立馬起身,沖一旁的冷如霜急道:“安排車子……不,安排直升機,我們去仁濟醫院。”

    “發生什么了,誰在醫院里?”冷如霜也急了。

    “是小刀,梅江已經把小刀帶回來了,此刻已經送到了仁濟醫院。”

    “是不是小刀很危險?”

    “不知道,梅江沒事,但看他的行事,恐怕是。”

    冷如霜不敢再問,如果不是十分危險,梅江斷不會把人接到上海救治,而且還直接往醫院里送。

    兩人出了門,冷如霜安排直升機和警衛,蔣浩然則向劉鶴簡單交代了一下。

    大戰在即,嚴格來說他這個三軍總司令是不能離開指揮部的,但事關小刀,蔣浩然也顧不上了。

    兩人下樓到達院子里的時候,一架直升機已經轉動旋翼等著他們,隨行的警衛站成兩排。

    雪狼特戰隊執行任務還沒有回來,警衛都是臨時從司令部警衛團抽調的,服裝武器配置看上去倒是與雪狼特戰隊無異,只是少了狼頭標志。

    十幾分鐘后,直升機降落在仁濟醫院的停車坪里,警衛魚貫而下,一大隊白大褂疾步如飛地朝著直升機走來。

    在這期間,劉鶴已經致電醫院方面,告知總座要來的消息,這些人全部都是來迎接的。

    “剛剛送來的病人在哪里?”蔣浩然沒有心情聽白大褂鼓噪,單刀直入。

    “在二樓高級病房。”一個中年白大褂恭敬地回答道。

    “前面引路,剩下的人不用跟著了。”

    蔣浩然抬腿就走,健步如飛,中年醫生趕緊一路小跑跟著。

    仁濟醫院建于1844年,是上海開埠后第一所西醫醫院,迄今已有一百多年的歷史,剛開始的名字叫中國醫院。

    期間經歷過數次擴建、數次更名。

    尤其是在1927年,醫院接受英國僑民德和洋行行主雷士德一百萬兩銀子的饋贈,經過數年的改造,這才有了眼前這座擁有250張床位和綜合門診的五層現代化醫院,也正式定名為仁濟醫院。

    當時雷士德規定,不設置單人住院病房,窮苦和急需住院的病人優先接納,如若確實是貧困病急者,醫院還免收一切費用,所以,仁濟醫院在當時的上海享有良好的聲譽,深得老百姓的喜愛。

    尤其在抗戰爆發后,醫院還專門增設骨科,拯救了一大批的士兵。

    上海淪陷后,島國人占領了這里,雖然原本屬于英國人的產業,但光復上海后,也沒有再交還英國人。

    說來這還是蔣浩然噴氣式戰斗機的功勞,當時蔣浩然三條要求里,其中就有一條就是,所有在華的外資企業無償交還給中國,所以,現在的仁濟醫院與英國人已經并無瓜葛。

    病房里,幾個醫生圍著兩張病床,各種儀器擺滿了通道,醫生里有掛著聽診器的西醫,也有正在搭脈的中醫,看得出,醫院也知道來的病人不同尋常,出動了最好、最全面的醫資力量。

    但小刀和許蕓的病情并沒有想象中的嚴重,雖然兩人看上去比較黑廋且精神有些萎靡,但人已經清醒,還能有條理地回答醫生的各種問題。

    蔣浩然進來的時候,小刀一眼就看見了,驚叫了一聲“總座”,就準備從病床上爬起來。

    “躺下。”蔣浩然快步上前,一把按住小刀,道:“還好吧?沒受傷吧?”

    小刀道:“沒有,總座放心,一切都好,本來我是要直接去見您的,但梅江一定要把我送到這里來檢查一下。”

    “小心沒壞處,檢查一下也好。”蔣浩然說著看向一個年老的醫生,一臉和煦道:“老先生,我這位小兄弟怎么樣,沒什么大毛病吧?”

    年老醫生道:“總座,您就放心吧,我們剛才仔細地給他們做了檢查,他們只是由于嚴重脫水引起的休克,經過了幾天的休息這治療,其實已經好得差不多了,全身并無外傷,五臟六腑也沒有任何器質性的損害,吊幾天生理鹽水再休息幾天就能完全康復。”

    蔣浩然長吁一口氣,道:“那就好。”

    “受了不少苦吧?”冷如霜摩挲著小刀的頭,一臉心痛。

    “沒有,嫂子,我一點也不覺得苦,就是有些想你們。對了嫂子、總座,這是我媳婦許蕓。”小刀說著一指對面的病床,繼續說道:“許蕓,這就是我跟你說起的總座和如霜嫂子,快叫人。”

    “蔣大哥、如霜姐姐,每天都聽小刀念叨著你們,今天終于看到真人了,沒想到這次小刀一點都沒有吹牛皮,蔣大哥英武帥氣,如霜姐……恐怕中國四大古典美人全加在一起也不如您萬一。”許蕓半躺在病床上,一雙黑珍珠般的眼睛無比靈動,這語言天賦倒是像極了小刀,語速快也十分流利,叭叭叭就說了這一大通。

    “喲呵……這小嘴嘚吧嘚吧的,比起小刀來也不逞多讓呀。”冷如霜說著就走向了許蕓,在病床前站定,仔細看了幾秒,笑道:“不錯,天生的美人坯子,配得上我們的小刀。”

    “她還是耶魯大學畢業的高材生呢”小刀嘚瑟道。

    “喲,那配我們小刀是綽綽有余。”

    冷如霜話音一落,屋子里一陣哄笑聲,小刀也略顯尷尬地摳著頭,旋即就掩飾般轉移話題道:“總座,我有重要消息要向你報告。”

    一聽說是重要消息,屋子里的醫生護士們很有眼色地退出,并把屋內多余的器械全部推了出去,梅江也主動站在門口把風。

    蔣浩然從床底拖出一把四角凳子坐下,道:“有什么事情說吧。”
49选7开奖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