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五十六章 赴死墊背

目錄:逆血天痕| 作者:無來| 類別:都市言情

    廢城區有大片大片荒蕪的土地,破敗的建筑鬼影幢幢,連綿的廢墟猶如垃圾山般此起彼伏,老貝倫和天閑現在處于一片還算開闊的地面,四周空曠,都是倒塌損毀的廢墟,遠處才有歪歪斜斜的黑色建筑隱藏在海霧中。

    兩人端著盒飯,席地而坐,要是有一條地毯之類的東西,天閑的飯菜再豐盛一點,就更像郊游野餐了。

    “要不要來點海鮮?”老貝倫看著自己的魷魚圈,毫無誠意的問。

    天閑看看那個被緊緊抱在老貝侖手里的飯盒,搖搖頭,“不必了,我吃了海鮮會拉肚子。”

    “啊,年輕人應該多注意身體,到了我們這個年紀就有些晚了。”老貝倫如釋重負。

    吃了口白飯,天閑不由打量周圍的環境,“為什么這個地方伊萬不來控制呢?說起來這里也沒什么厲害的角色,安插眼線應該很容易才對。”

    老貝倫嘿嘿的神秘一笑,“年輕人,這你就錯了,這里雖然沒有什么厲害的角色,但卻比主城區混亂的多,主城區是財富主導一切,就算是絕世強者也要受到財富的牽扯,但在這里,生存才是主題,罪犯、被淘汰者、偷渡者……他們不會對你彬彬有禮,也不會因為財富而對你尊敬有加,在這個不生產食物,也沒有溫暖房子睡覺的地方,人更接近于野獸。”

    顛了顛手里的飯盒,老貝倫好笑的說:“這個飯盒,在這里就可以買一條命,我們之所以還沒有被攻擊,是因為我這個模樣在這里已經是熟客了,之前有來搶奪甘薯的,被我殺掉后他們才老老實實的付錢。”

    天閑瞄了一眼遠處的建筑,從剛剛開始,就有好幾個人一直跟過來,直到現在還沒離開。

    “不用在意他們,我們吃完了東西他們自然會離開的。”老貝倫依舊慢悠悠的吃著東西,無比放松。

    “您似乎十分喜歡這個地方,到了這里就放松了很多。”

    “是的,這里雖然貧瘠而野蠻,但沒有那么多陰謀詭計,沒有惡心的經營算計,最主要的是,沒有伊萬那個混蛋。”老貝倫隨口而答。

    天閑想了想,“您還沒說,為什么伊萬沒有控制這里。”

    老貝倫抬起埋在飯盒里的腦袋,忽然大笑:“笨小子,那些人可不會用低廉的價格賣給他們甘薯,而且想要隱藏行跡融入這里可是一個苦差事。”

    挑挑眉毛,老貝侖惡意的笑了,“愿意干這份差事的人少之又少,而且他們怎么能逃過我的眼睛,只要我稍微透露一點消息,立刻就會有成群結隊的人追殺那些可憐蟲,這里的人既想回到主城區,同時又痛恨敵視主城區生活優渥的人,既然有人送上門來,那么豈有不殺的道理,而且那些人身上的東西都很值錢的。”

    “久而久之,伊萬也就放棄了,反正這里也不是需要監視的地方。”

    “幸存者也不需要監視嗎?”

    “幸存者有誓約束縛,根本不需要監視……”老貝侖嘆了口氣,然后臉上急速浮現出一個笑容,“伊萬原本是這么以為的,哈哈哈哈哈……”

    天閑滿臉疑惑。

    老貝侖飛快的把自己的飯盒舔干凈,然后又摸出一個飯盒來,里面又是華麗麗的大餐。

    天閑看著自己手里的白飯和咸菜湯,臉都黑了。

    “哈哈,年輕人不要那么容易動怒,我也給你準備了午餐,但年輕人要多吃主食才有力氣嗎,這一份給你!”

    天閑完全不懂老貝倫那單薄的臟衣服下到底是怎么藏下這么四個大飯盒的,接過來打開一瞧,這一次自己這份倒也是一份豐盛的午餐,生猛海鮮、蔬菜肉蛋,一樣不少。

    “好了,正式開餐,我們也說點正事!”老貝侖看著飯盒,滿臉食指大動的模樣。

    這老頭兒……一定是個吃貨!天閑瞧瞧第一個大飯盒,足足兩個人的量。

    “小子,你先來猜猜,伊萬為什么那么放心被誓約束縛我的我們?”

    天閑聳聳肩,“具體的我不知道,但既然是神靈面前的結下的誓約,自然擁有神靈級別絕對的約束力。”

    “這是其一,更重要的一點你還沒猜到。”

    天閑不由有點疑惑,還有比神靈的力量更加靠譜的?

    轉轉眼珠,天閑一下子明白過來,不由脫口而出:“他篡改過誓約!”

    老貝倫大口吃著東西,舒坦的一陣大嚼,然后點頭,“不錯!伊萬最依仗的,就是他篡改了契約,把其余的幸存者全部踩在腳下,變成了他力量和智慧的養分,這份極度不平等的誓約也受到神力的保護,所以他有恃無恐。”

    “但……事情好像不是那樣。”

    老貝倫咧開嘴,極度開心的笑了出來,“當然,當然不是他想的那個樣子,如果是那樣的話,我們永生也沒有翻身之日,直到油盡燈枯的死去都是他生存的食量而已。”

    “他的確通過篡改誓約得到了其他被選中者前所未有的力量和智慧,但他畢竟不是神靈,那通過神力締結的誓約不是他能掌控的,因為人力的介入,這份誓約出現了許多裂痕,當時我們大家并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但現在這種情況已經十分明顯了。”

    “也就是說,你們……你們其實一定程度上已經不再受到誓約的束縛了!”天閑有些驚訝的望著老貝倫。

    老貝倫狠狠咬斷一根蔬菜,一字一頓:“不錯!”

    面上露出幾分殺氣,老貝倫聲音轉冷,“一百多年了,他殘忍的壓榨我們,掠奪我們的生命和精神,我們都急速衰老,只能依靠得到的力量苦苦支撐,我或許是幸存者中情況最好的一個,因為我擅長能量陣法,我時常會躲在我特別設計的能量陣中,保持自己的生命和精神的穩固,同時,因為我在城內,就在伊萬的眼前,他對我的壓榨也有所放緩。”

    “而最近的一些年,我很清晰的感覺到,來自伊萬的壓力減輕了,經過仔細的研究,我發現他對于我們的壓榨絲毫沒有停歇,反而變本加厲,只是效果似乎越來越差。”

    說著,老貝侖抬起自己的叉子,發表勝利宣言一樣的說:“所以又一次,我偷偷去看了他一眼。”

    天閑愣了愣,“偷偷……看了一眼?”

    老貝侖狡猾的笑笑,“當然,小子!你難道忘了,伊萬也是幸存者!我們之間是不能直接見面的,這是誓約束縛之一,我們不能互相溝通,更不能見面。”

    天閑這才想起大領主伊萬也是白水池的幸存者,因為他一直老貝侖這些幸存者的對立面,又是大領主,這件事倒是被一直忽略了。

    “我看到了!而且……沒死!”老貝倫嘿嘿的笑,笑的無比開心。

    “看一眼就會死嗎?”

    老貝侖嚴肅的看著天閑,“是的年輕人,誓約的內容就是這樣的,我們不能互相溝通,不能傳播白水池里的所見所聞,或許是那位神靈不許我們互相勾結在一起想辦法反抗誓約吧,不得不說……這一招還是很有效的,一個人孤獨的守著被奴役的誓約,想要反抗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和自己處境相同的人,結果……卻不能去溝通,連看一眼都會受到誓約的反噬。”

    “回來之后,我大病了一場,誓約的反噬力量差點要了我的命,但最后我還是活了下來。”老貝倫宛如一個大戰后的勝利者般說道。

    “從那個時候起,我就知道誓約的力量在減弱了,之后會越來越弱。”

    “但也沒有完全失效。”

    “是的!”老貝倫繼續埋頭吃東西,“所以你該發現,我每次去你家的時候,那條野狗都會盡量躲起來,生怕見到我。”

    天閑回想一下,的確劍士都是回避見到老貝倫的。

    “我倒是想起來,索瓦他現在……”

    “他變老了,飛快的變老了……”老貝倫理所當然的說道。

    天閑點點頭。

    “這說明誓約的力量已經衰弱到了一個臨界點。”

    老貝侖臉色認真的對天閑說:“當初,伊萬篡改了誓約,導致我們并沒有正常的得到誓約中的力量,那條野狗是最倒霉的一個,他不僅沒有得到應有的力量,而且神智還受到了影響。”

    天閑不由想起了一件事,皺眉問道:“那他說,他曾經是和一個朋友進入的白水池,然后……他的朋友死在了里面,這一次他想去救他,而且他的能力還還看到了他成功的畫面。”

    “是嗎……他這樣說……”老貝倫的反應比天閑預想的要平淡的多,只是低頭吃東西,隨口應了一聲。

    “我覺得他變老之后,力量似乎有所提升,神智也清醒了不少,不過這件事他并沒有再提,但也沒有改口,還是要去白水池。”

    老貝倫點點頭,忽然沉默了下來。

    天閑奇怪,“他還有什么隱情嗎?”

    沉吟了好一陣,老貝倫才說道:“我不知道,我們這些幸存者,當初也大多是陌生人,之后又各自分離,他的事我并不是很清楚。”

    天閑感覺這話似乎有些言不由衷,老頭兒依舊在大嚼大咽,但顯得心不在焉。

    本想追問一下劍士在大領主伊萬發動全城搜捕后才開始變化的事,但天閑想想還是算了,直接轉換話題,“那么既然誓約的力量松動了,那么聯合其他幸存者似乎才是最好的選擇,除了你們幾個,其他的幸存者在哪呢?”

    老貝侖直接搖了搖頭,“不知道,這一點只有伊萬才知道,他利用誓約把我們踩在腳下,當初似乎也害怕我們聯合起來對付他,所以有幾個人被直接趕走了,在那之后我就再也沒有他們的消息了,不過應該還在這片星域吧,如果太遙遠的話恐怕伊萬就無法吸取他們的生命和精神了。”

    “哦……”

    天閑想了想,納悶的問:“那么……這些好像也沒什么難以理解,或者讓我難以置信的,您開始說的那些,到底是指什么事情呢?”

    老貝侖正吃到喜歡的海鮮,頭也不抬,悶聲問:“你想過違逆神靈嗎?”

    天閑不由一個激靈,愕然道:“你說什么?”

    “作為一個弱小的人類,不管擁有什么樣的奇遇和機會,都無法與偉大的神靈的比肩,那是跨越世界層次的距離,但就算這樣,你有沒有想過違逆神靈呢?”

    天閑的面孔微微繃緊,心想我之所以在這,可不就是為了這個!但這種事在這滿天神佛的混沌空間,雖然是這個鳥不拉屎的人類星域,好像也不要隨便說的好,不遠的白水池里克就泡著一個神靈呢!

    “沒有吧,大多都不會這么想,畢竟就算沒見過,但也明白神靈的偉大和不可抗拒。”老貝倫抬起頭,舒服的打了個飽嗝,“還是在這里吃東西才吃的舒服,主城區里到處都透著一股伊萬的臭味。”

    天閑慢慢吸了口氣,肅然說道:“老人家,您還是謹言慎行的好,說起來你還是受過神靈恩惠的人呢。”

    “是啊……但,給我的痛苦似乎更多。”老貝倫抹抹嘴巴,丟掉了空飯盒,“人生百年,而我已經忍受非人的痛苦一百多年了,有時候我甚至會懷疑,我到底還算不算是人類。”

    看看天閑,老貝倫忽然問:“小子,你難道沒想過,你到底還算不算人類。”

    “毫無疑問,我是一個正常的人類。”天閑飛快回答。

    “呵呵,看來的確思考過,啊……但通常來說,認真思考這個問題的,就已經不能算是一個真正的人類了。”站起身,老貝倫伸了個懶腰。

    “您到底想說什么?”天閑放下了飯盒,沉聲問道。

    “也沒什么,小子……”老貝倫笑呵呵的說,“只是我打算就像伊萬那樣,為了自己欺騙一次神靈。”

    天閑一怔。

    “這一次,和伊萬不同……是**裸的欺騙和利用,那位神靈一定不會喜歡的,而且事情有難度,所以……我想拉你入伙。”

    要我和你一起去找死嗎?天閑心想。

    轉過身,老貝侖露出慈祥的笑容,瞇起小眼睛,“我有一種直覺,你一定會答應的。”

    天閑皮笑肉不笑,“您不會是要拉我去墊背吧?”
49选7开奖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