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九百章 你是惡魔!

目錄:我在異界有座城| 作者:寒慕白| 類別:散文詩詞

    見唐震沒有一絲懼色,女人嘴角的笑容輕輕收起,眼神也變得冷厲起來。

    “唐震,我不管你是什么來歷,殺了兩名魔巢之主,已經讓你成了惡魔公敵。

    實話告訴你,今后無論你走到哪里,都將會面對源源不斷的追殺!

    如果你聰明的話,就主動自殺賠罪,或許還可以少受一些折磨。

    否則我有數不清的手段,可以讓你生不如死!”

    面對女人的威脅,唐震只是不屑一笑,同時對著昏迷的蝕骨小玉輕輕甩手。

    臥室的房門突然打開,隨后仿佛有無形的扯著它們身體,直接拖入了房屋當中。

    “咣!”

    房門關閉發出一聲悶響,同時一道符文法陣出現在門上,將兩個房間徹底隔絕。

    “你對自己的兩個仆從還挺在意,但是這樣沒有任何用處,將你殺了之后,我有很多時間來慢慢收拾它們兩個。”

    女人說這句話的時候,還伸出舌頭舔了舔唇角,露出殘忍的笑容。

    “放心吧,你永遠不可能有這個機會。”

    唐震的話音剛落,對面女人就突然出手,滿頭秀發如同黑色瀑布,朝著唐震席卷而來。

    這些黑發的末端上面,竟然有著一顆顆人頭狀的東西,此時大張著嘴巴,發出刺耳的尖嘯聲。

    尖嘯傳入耳中,當真如同魔音灌腦,讓人意識陷入一片空白。

    當敵人失神的時候,那頭發就如同毒蛇一般,從七竅毛孔鉆入體內,將被攻擊者的精血吸食干凈。

    看似簡單的手段,卻有著極高的殺戮效率,實力不如女人者,頃刻間就會斃命。

    誰知就在這些頭發靠近唐震的剎那,一層白色的火焰從唐震身上騰起,與那些發絲接觸到一起。

    焦糊的味道彌漫開來,同時還夾雜陣陣鬼哭狼嚎的嘶吼,那些與接觸火焰的頭發瞬間化為灰燼。

    緊隨其后的頭發如同有了靈智,瘋狂的收縮閃避,可即便是如此,依舊有很多發絲被燒的青煙繚繞。

    女人滿臉心痛之色,俏麗的容顏也瞬間扭曲如惡鬼,對著唐震一抓掏出。

    她的指甲漆黑如墨,這一刻不斷延長,上面滿是天然形成的符文,飄蕩著墨綠色的煙霧。

    煙霧劇毒,吸入必死,指甲同樣劇毒無比,觸碰后血肉頃刻間爛做膿血。

    “唐震,你給我去死!”

    女人惡狠狠的吼道,只是看起來有些狼狽。

    原本一頭如同錦緞的秀發,這一刻變得難看無比,不但很多地方焦糊禿掉,剩余頭發更是緊貼頭皮,躲到了她后腦的位置。

    似乎對于眼前的唐震,已經畏懼至極。

    這種頭發絕非普通,培養殊為不易,須將妙齡女子頭發拔光,然后涂以秘藥并百般折磨。

    女子被折磨致死后,在尸體上繪符文法陣,最后怨氣頭頂而出,凝成一根黑色長發。

    隨后女人將長發采下,移植到自己頭頂,再以精血喂養培育。

    所以說她頭上的一根長發,就意味著一條人命,死在她手里的妙齡女子,早就已經超過十萬!

    可是剛一交手,唐震就毀掉了女人三分之一的頭發,她感到痛心的時候,更是對唐震恨之入骨。

    “如果你只有這些手段,那就可以去死了!”

    看著直奔自己而來的黑色指甲,唐震冷哼一聲,同時豎掌成刀,帶著十根指甲橫掃而去。

    一陣金鐵撞擊的聲音傳來,女人面色大變,隨后就見她的指甲寸寸碎裂,散落在屋子的地面上。

    “你……該死!”

    眼見自己最犀利的兩種攻擊手段都被破解毀掉,女人氣得七竅生煙,眼中的戒備之色越發濃郁。

    原本她以為唐震只是個天賦奇高的幸運兒,僥幸殺了兩只惡魔,但是真正的實力卻強不到哪里。

    獵魔人沒有底蘊,這是事實,千年收割一次,什么東西能保存下來?

    在惡魔掌控的世界,不可能出現太過逆天的獵魔人,一旦修為達到了某種程度,就會遭受天譴,將其徹底毀掉。

    這是對獵魔人的禁制詛咒,屬于造物主級別的手段,輕易無法破解。

    類似唐震這樣的特殊人物,在數百年前倒是經常出現,也偶爾會出現斬殺惡魔的壯舉。

    不過這種人都是曇花一現,沒過多長時間,他們就會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死掉,幕后黑手自然就是那些隱藏的惡魔。

    惡魔不許這種天才成長起來,給自己造成更大的威脅,所以在他們表現出過人的一面后,便會不擇手段的進行狙殺。

    這樣的天才同樣也是惡魔們最喜歡的食物,將其吞噬之后,他們也會獲得極大的好處。

    至于死掉幾只惡魔,卻根本算不得什么,須知惡魔之間也存在著殺戮競爭,死于獵魔人之手的惡魔,連內斗死亡數量的零頭都不到。

    所以當聽聞唐震的事情后,立刻有一些惡魔動了心思,將唐震當作了獵殺目標。

    這女人就是附近一座魔巢的惡魔,在獲知了唐震的動向后,立刻前來并試圖將他擊殺。

    雖然唐震已經連續殺了兩只惡魔,但是女人對于自己的實力極有自信,肯定唐震不會是自己的對手。

    可是此時此刻,她已經沒有這種想法,心里甚至隱隱生出一絲悔意。

    “或許應該再觀察一段時間,然后再選擇出手,否則也不會如此狼狽。”

    她卻忘了,先前自己急不可耐的樣子,生怕自己來晚了一步,導致唐震變成了別人的獵物。

    誰知這一趟不但便宜沒賺到,反倒是讓自己遭受了極大的損失,哪怕是將唐震殺死吞噬,怕是也彌補不了這種損失。

    與此同時,一個可怕的念頭也在女人心頭升起,如果稍有不慎的話,或許死在這里的會是自己。

    心中冒出這個念頭后,竟然變得不可抑制,也讓女人越發慌亂起來。

    不行,必須動用全部實力,盡快殺掉唐震!

    一聲尖嘯從女人口中發出,隨后就見她美妙的身體陡然變化,雙腿彎曲如羊腿,一張臉越發魅惑迷人。

    只是她的眼睛卻噴射著幽綠色的火焰,通體黑氣繚繞,手中提著一條長滿了細小手掌的鞭子。

    在女惡魔揮動的時候,那些長著尖利指甲的手掌不斷抓撓,似乎在發泄著刻骨的仇恨。

    “唐震,去死!”

    女惡魔一鞭揮出,直奔唐震抽去,同時揚手甩出一顆黑綠霧氣纏繞的圓球。

    圓球炸裂,整間屋子都被粘稠的霧氣籠罩,頃刻間所有的物品腐爛成泥。

    霧氣當中,鞭子上的利爪沾染粘液,朝著唐震纏繞而來。

    一旦被鞭子纏住,那些利爪就會瘋狂抓撓,將敵人撕成碎片。

    而且這些利爪用陰火煅燒,所以即便是接觸白色火焰,短時間內也不會受到影響。

    誰知就在鞭子觸及唐震時,他的身體當中涌出一片紅霧,如同活物般朝著鞭子涌去。

    “你是……惡魔!”

    女惡魔如同受驚的野貓,口中發出一聲驚叫,眼神中滿是不可思議之色。

    隨后她立刻意識到了什么,毫不猶豫的丟下鞭子,轉身就要逃離。

    此刻她的心里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自己卷入了陰謀當中,這個由惡魔偽裝的唐震,絕對是在獵殺惡魔提升實力。

    獵魔人的身份只是他的偽裝,用于迷惑其他的惡魔,光明正大的在人間游走。

    “該死的混蛋,要是老娘早知道這一點,就是打死我也不會趟這趟渾水!”

    敢于如此囂張的獵殺惡魔,要么是實力驚人的強者,要么就是偏執作死的瘋子。

    在女惡魔看來,唐震明顯就是前者,她可不想再糾纏下去。

    誰料就在這時,她感覺自己的尾巴被一只大手扯住,讓她身體情不自禁的顫抖起來。

    那是她的敏感區,輕易不會讓人觸碰,可是此時此刻,她哪里有心情理會那種感覺。

    只因就在這時,一道冰冷的聲音傳入她的耳中。

    “知道了我的真實身份,還想活著離開,你覺得可能嗎?”
49选7开奖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