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九宮天域之逍遙天 第2244章 震蕩的朱雀天宮

目錄:都市修真醫圣| 作者:漂| 類別:散文詩詞

    一時之間,各大霸主級勢力高層,迅速運轉起來。

    一道道命令,被天帝級存在發布下去。一項項改變,出現在大眾世人眼前,于是人們震撼的見到了,先前本應學宮帝宴將要臨近,而活動極為頻繁的各大霸主級勢力,如玄清殿,雷音圣府,玉鼎魔宗等等,現在都一下子變為低調至極。就差沒直接封山避世了。

    而且,在那一下子變得極為低調的幾大霸主級勢力之間,其門下弟子,甚至高層強者,都收到了死命令!

    從今往后,陳王陳飛,陳王陳玄武,這個人,絕對不能夠得罪!

    而‘唯一’對此還能略顯平靜,也就九宮天域斬仙聯盟排第一、第二的大羅金仙宮,還有離恨神宗了吧。

    因為,能殺死一尊天帝級存在,這固然可怕,但是,這種事不覺得他們倆宗派,就做不到……

    除此之外,觸動最大的無疑是朱雀天宮無疑了。

    因為他們當然沒忘,他們朱雀天宮,和這陳王陳飛,陳王陳玄武,早已是勢同水火,相互之間有著生死大仇。

    這種生死大仇,先前他們并不在意。畢竟區區一個后生晚輩,哪怕是再妖孽,再厲害,又如何?他們朱雀天宮可是同時擁有兩尊天妖帝坐鎮的超級霸主勢力,什么場面沒見過?什么風波,沒平過?

    于他們而言,先前的陳飛,根本就像是螞蟻一般。

    弱小的不值一提。

    可是,當現在他們得知陳飛居然殺了逍遙神宗天帝級存在沈無法之后,所有人,所有的朱雀天宮高層,甚至,哪怕是那兩位天妖帝存在,也都一時間沉默了。久久說不話來。

    朱雀天宮有兩大天妖帝存在,皆出自朱雀天宮第一強族,驚神龍雀族。

    他們一位名為龍雀老祖,一位,名為鴻。

    而此時,他們全都出關,齊聚一堂,出現在了朱雀天宮很久都沒動用過的會議室當中。

    “幾百年前我還和沈無法戰過一次。他的實力很強,哪怕是我,也不是對手。”

    龍雀老祖坐在龍飛鳳舞的神禽寶座上,神色格外復雜道。

    沈無法實力比他強大,但是,現在卻死了,這是個什么滋味,根本無法形容。

    在他身旁,那名為鴻的驚神龍雀族天妖帝存在眉頭緊蹙許久,最終,輕聲一嘆,搖頭道:“哪怕是他,想殺沈無法,也不太可能……”

    此言一出,會議室內的所有人身軀狂震,無一人敢言,全部靜如死灰。

    沒辦法,這個消息確實太震撼了!哪怕是他們朱雀天宮最強大的鴻大人,天妖帝存在,也殺不死逍遙神宗的天帝沈無法,可現在,后者卻死在了陳飛手中,這意味著什么,沒人會不清楚。

    “這樣說起來,哪怕是我們朱雀天宮,也再也奈何不得這陳飛了?”

    龍雀老祖搖了搖頭,長嘆口氣。

    作為九宮天域斬仙聯盟排名前三的超級霸主勢力,他們何曾像今日這般力不從心,極為難受過?區區一個后生晚輩,不到百年時間,從一只螻蟻,成長為翱翔九天的真龍,甚至,連他們朱雀天宮都被一時間壓的抬不起頭來,壓力巨大,這是何其羞辱的一件事情?

    只是鴻聞言卻搖了搖頭,淡漠的說道。

    “也沒那么糟糕。”頓了頓,那鴻臉色平淡的說道:“那小子手中的戰車至寶,我沒看錯的話,應該是萬國聲名鼎盛的圣煉一族滅龍戰車。此寶雖然攻伐之力確實恐怖,但是,消耗也是巨大,而且,必須頂級龍元作為核心能源,才能發動。”

    “那等東西連我們都不好找,何況,區區一個后生晚輩了……”

    此言一出,龍雀老祖眼中有了幾分喜色,可而后他還是忍不住皺眉,道:“那剩下那兩尊天帝級傀儡呢?”

    “這倒是個威脅……”鴻目光閃爍,冷漠的喃喃道:“不過那兩尊天妖傀儡雖然戰斗力確實是達到了天帝級一重天,可是,真要說起來也并不太強,”

    “我看了一下,其實,哪怕當初沈無法的那位置,換成是你,只要沒了那滅龍車的威脅,光憑那兩尊天帝級傀儡也奈何不了你。”

    “無論如何,這始終是個威脅。”龍雀老祖冷著臉說道,忽的,他目光又是向著會議廳內最后一列某個年輕身影看去,目光閃爍:“況且,你別忘了,你這徒兒白王真,先前還和這陳王陳飛有著一戰之約。”

    此言一出,會議廳內的所有人臉色一變,變得稍微有些古怪起來。

    白王真,陳王陳飛一戰?

    若是此番大事件之前,他們還不會覺得這搭配有什么問題,可是,現在這‘天帝沈無法隕’一事出,這等搭配,就完全是成了一場笑話。

    淪為笑柄。

    畢竟,如今的白王真,據他們所知,哪怕是在鴻大人的親自教導下,其戰斗力最多也就才在超級大帝級上下徘徊。而那陳王陳飛呢?

    哪怕忽略了那轟殺天帝沈無法的三尊天帝級至寶,這陳王陳飛本身的實力也達到了無敵大帝層次!

    超級大帝打無敵大帝,拿什么打?

    頭嗎?

    沉默,

    死一般的沉默。

    對他們而言,白王真是自己人,不可能嘲諷什么。

    但是,這死一般的沉默,卻不是嘲諷勝似嘲諷!

    白王真低頭,眼中露出一絲絕望。

    曾幾何時,他面對陳飛的心態完全是蔑視,俯視,不屑。可現在,現實,卻給了他重重的一記耳光。

    他白王真,一戰能殺死天帝級存在的陳王陳飛?哪怕龍雀老祖不說,他白王真也沒這膽子了……

    畢竟,他雖然自信,但也不愚蠢。更不喜歡找死……

    一念至此,他向著眉頭緊蹙的鴻望去,臉上涌現出一絲哀求之色:“師尊……”

    此言一出,鴻眉頭更是緊蹙起來,臉色,也變得一陣青一陣紫。

    其實,對他而言,哪怕是陳飛真能夠殺了沈無法,他也不太在乎。但現在,區區一個后生晚輩,卻將他們朱雀天宮上上下下齊齊嚇破了膽子,這無疑是在他鴻臉上狠狠扇了一耳光,沒什么區別。

    對他這等層次的掌控者而言,只要沒有死亡威脅,那么,面子,顏面才是第一位!

    可現在,眼前所發生的這一切,卻令他感覺很沒面子。

    只是,真要讓他悉心培養起來的白王真去送死,他卻也還是有些不愿意……

    “鴻大人,我有一計,不知,是否可行?”

    此時,忽的一道聲音傳出。一雙雙目光向著他望去,只見,說話之人乃是驚神龍雀族一位年代久遠的老家伙,他的輩分很高,幾乎僅次于兩位天妖帝存在。

    他一開口,鴻也是向著他看去,道:

    “說吧。”

    “如鴻大人你先前所說,這陳王陳飛,也不見得是真有十成把握能繼續殺死一尊天帝級存在,若是如此,我們朱雀天宮在忌憚他的同時,或許,他自己也在暗暗擔心,怕我們狠下心,向他下手……”

    那老家伙緩緩開口,說到這頓了頓,又道:“若是這樣,我的意見,一個字,和!”

    “和?”鴻目光閃爍,喃喃道。

    “不錯。”那老家伙緩緩點頭,道:“說實話,這陳王陳飛能殺了沈無法,無論如何,也屬于成了氣候,哪怕我們朱雀天宮真能滅了他,但代價也絕對不會小,與其這樣,不如以和為貴。相信他陳王陳飛也明白這個道理,只要我們略微給他一個臺階下,這件事,其實也確實沒那么糟糕……”

    “什么臺階呢?”龍雀老祖目光閃爍,輕聲問道。

    而他這句詢問,實際上也已經是表明了他的心思、態度,是贊同以和為貴這句話的。

    畢竟,以他的角度來看,他們朱雀天宮與這陳王陳飛之間的血仇,其實也并不那么你死我活,非要死斗到底。

    若是大家真能夠坐在一起好好談談,和平相處,好像,其實也沒什么不好。

    聽到龍雀老祖的詢問,那老家伙目光向著會議廳,某一位容顏傾城、絕代的年輕女子望去,目光閃爍,淡淡說道:

    “傾嵐資質、容顏都當屬上乘,身份在我們朱雀天宮而言,也還算不錯,而且,她現在也還缺少個合適的道侶……

    此言一出,不少人都是色變。

    唰!

    一位冰火陰陽雀一族的老一輩頂尖存在更是霍然起身,滿臉怒容:“你這話,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呵呵……”驚神龍雀族老家伙呵呵一笑,冷漠道:“當年的事情,還不是因為你們冰火陰陽雀一族?既然如此,這件事就應該你們來解決!白王真乃是我們驚神龍雀族未來的希望,不容有失,所以,只能你們冰火陰陽雀一族委屈一下,將傾嵐送出去賠罪吧。”

    說到這,那老家伙滿臉諷刺,淡淡說道:“一代神女若是被收為妾室,相信那陳王陳飛心中對我們朱雀天宮的怨恨,也該煙消云散了吧?”

    此言一出,所有人再度神色大變,死寂一片!

    這老家伙太狠了,竟,竟要將冰火陰陽雀一族當代第一天女,傾嵐,送出去當妾,用來贖罪?!
49选7开奖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