巍巍皇明 第2581章 為了我的母親

目錄:帶著倉庫到大明| 作者:迪巴拉爵士| 類別:歷史軍事

    方醒走到了刑房的門外,他吸吸鼻子,說道:“安綸,為什么?”

    錦衣衛的人已經開始接替了那些軍士,其中有人手腳并用,如猿猴般靈巧的攀爬到了屋頂。

    里面靜默著,沈陽走過來指指里面,然后用詢問的目光看向方醒。

    方醒并無朱瞻基的授權,可沈陽依舊在請示他,這是在冒險。

    “安綸,為什么?”

    方醒只是再次問道。

    里面幽幽的傳來了安綸的聲音:“多謝興和伯親來。咱家……咱家和閆大建有血海深仇。”

    方醒恍然大悟,原來安綸不想進宮的原因就是擔心自己無法報仇。

    在皇帝的身邊很難出來,就算是出來了,可東廠不在手中,他也無法對閆大建這等重臣下手。

    所有的疑惑都被解開了,沈陽喝問道:“什么恩怨?”

    “嗬嗬嗬……”

    安綸突然笑了起來,聲音尖利,恍如夜梟。

    方醒聽到了有人在里面發出嗚嗚嗚的聲音,那應當就是閆大建。

    他還沒死啊!

    方醒放心了些,就說道:“什么血海深仇你說,只要你在理,陛下自然會為你做主。”

    “多謝興和伯。”

    安綸止住了那滲人的笑聲,然后說道:“咱家現在就把刀擱在了閆大建的脖子上,若是有人沖進來,他先死!”

    沈陽沉聲道:“可你也跑不掉!”

    “咱家今日就沒想過跑!”

    安綸的聲音中帶著冷冽。

    “救命!”

    里面突然傳來了閆大建的呼救聲,接著就是慘叫。

    方醒從未聽到過這種慘叫。

    他覺得頭皮發麻,雞皮疙瘩一身。

    “啊!”

    慘叫聲連綿不斷。

    沈陽目視方醒,眼中有厲色閃爍著。

    他準備要闖進去。

    方醒搖搖頭,低聲道:“我進去!”

    沈陽知道這是方醒在最后挽救安綸,就點點頭,然后轉身就是一腳。

    嘭!

    沈陽的腿力不差,可卻沒踹開房門。

    在他踉踉蹌蹌后退時,里面傳來了安綸的尖叫聲。

    “狗雜種,你兒子當年虐殺了我的妹妹啊!”

    辛老七正準備出手,聽到這話的方醒擺擺手,然后緩緩走到了房門前。

    “你是誰?本官不認識你!”

    安綸大抵是停手了,里面傳來了兩個喘息聲。

    “閆大建,還記得當年的安家嗎?你這個狗雜種,當年我母親和妹妹進了你家,我就進了宮……”

    方醒微微垂眸,大抵知道了些方向。

    “你家那時沒有資格蓄奴,可你這個道貌岸然的狗雜種,閆家奴仆遍地。”

    蓄奴一直是個大問題,對此大明有著嚴格的限定。

    可上面的決定往往在下面被當做了廢紙。

    “可我的妹妹……”

    刑房里沒有點燈,閆大建被綁在木柱子上,呈大字型,渾身赤果。

    安綸左手持著短刀,右手拿著一個錐子,五官都擠在了一起,聲音凄厲。

    “閆春輝那個畜生想對我妹妹用強,結果被我母親阻攔。那個畜生竟然令人打死了我母親,然后……”

    安綸仰天號哭道:“咱家終于出人頭地了,可派人去卻得了噩耗,我的母親,我的妹妹……我最后的親人啊……你這個狗雜種啊!”

    閆大建終于知道自己這一劫的來歷,他惶然道:“本官不知道,本官不知道,肯定是下人做的,你放了本官,本官會去找到那人……千刀萬剮,千刀萬剮。”

    安綸低下頭,淚水順著臉頰滑落。

    他哽咽道:“娘,妹妹……”

    他的聲音孺慕,閆大建心中一震,就奮力的掙扎起來。

    安綸的臉上漸漸多了笑容,很溫暖。

    “娘,妹妹,閆大建一家子都活不成了,我隨后就來!”

    他從刑具那邊找出了幾根鐵釬,回過頭來時,臉上的笑容變得有些詭異。

    閆大建這才想起了安綸能讓受刑者發狂的名聲,他渾身哆嗦著喊道:“饒命,安公公饒命……”

    安綸緩步走過來,他輕笑道:“這是鐵釬,看著不打眼,可你知道嗎,咱家派人帶著這四根鐵釬去找到了一個能作法的道人……”

    閆大建不知道安綸要怎么弄,可一股子寒意卻從脊背處生成,瞬間密布全身。

    他嘶吼道:“你這是巫蠱!陛下會滅了你三族!”

    安綸微笑道:“我母親當年跪著求他們收留我妹妹,可那些所謂的親人卻不肯伸手。從那時起,我就沒了親人。”

    閆大建希望有人破門而入,可現在外面卻悄無聲息,顯然是在等待。

    他們在等待著‘審訊的’結果。

    閆大建只覺得心中冰冷,他知道自己完了。

    就算是被救出去,皇帝也會令人徹查他的過往。

    他的腦海中走馬燈般的閃過了自己的過往,然后面色慘白。

    我死定了!

    安綸的聲音放低了些,帶著些蠱惑。

    “那個道人在鐵釬上作法,能讓你魂飛魄散,子孫世代為奴為婢……你有個孫女……聽說你很寵愛她……她會活著,而且還會生出無數孩子……”

    “不!”

    閆大建下意識的哀求道:“求求你放過她吧,她還是個孩子啊!”

    “那我的妹妹不是孩子嗎?”

    安綸冷冷的道:“閆大建,老天爺在看著你呢!”

    呯!

    屋頂上的錦衣衛奉命在屋頂上捅開了一個洞,準備觀察里面的情況。

    天光從屋頂上筆直的照射下來。

    光柱微微閃動著,里面無數塵埃在飛舞,就像是無數小人在里面舞蹈、呼叫……

    安綸怔怔的看著光柱里的飛塵,然后光柱就沒了,被屋頂上的一只眼睛遮住了那個孔洞。

    他微微低下頭,嘆道:“你在想什么?”

    濁淚從閆大建的眼眶中滑落,他哀求道:“放過我兒吧!求你了。”

    “閆春輝?”

    閆大建點點頭,堆笑道:“一切罪孽老夫擔之。”

    安綸輕輕嘆息了一聲,聲音恍如來自于九幽地獄。

    “那是罪魁禍首啊!”

    他走到了閆大建的身前,右手握住一把細長的鐵釬緩緩蹲了下去。

    閆大建嘶聲道:“你要做什么?你這個瘋子,你要做什么?”

    他覺得死亡在邊上窺視著自己。

    他慌了。

    安綸緩緩抬頭,看著閆大建的眼睛,說道:“為了我的母親。”

    他的右手用力揮動。

    鐵釬閃電般的從閆大建的左腳腳面上穿刺下去,然后深深的扎進了地面。

    “啊……”

    慘叫聲凄厲,屋頂的那個錦衣衛被嚇了一跳,然后閃開了一下。

    光柱重新降臨。

    安綸就蹲在光柱的邊上,靜靜的看著閆大建。

    他的左手還握有三把鐵釬,他緩緩用右手拿起一把,說道:“為了我的母親。”

    他再次重復了這一句話,屋頂準備重新回來觀察的錦衣衛只覺得毛骨悚然,就看向了下面。

    方醒就在門外,他不動,誰都無法進去。

    光柱的邊上,安綸右手中的鐵釬用力扎了下去。

    https:///book_61137/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
49选7开奖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