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48章 很有杀伤力

目录:极品贴身家丁| 作者:紫微| 类别:历史军事

    

    “大家免礼,坐吧。收藏本站”

    杨克挤出一丝笑意,示意大家坐下,盯着燕七,缓缓走来,突然沉着脸,近乎于喝止的吼道:“见了本官,你为何不行礼?岂不知官场礼仪?”

    众人都是一惊。

    没想到,杨克刚进来,就给燕七一个下马威。

    这个威严,还是非常的重。

    有许多人抱着看好戏的态度,神情轻蔑。

    尤其是工部侍郎蒋东渠,这个开心啊,红鼻?#26377;?#24471;更红了:“各位同僚,你们看看,我就说吧,这个燕七太年轻了,竟然敢冒犯丞相大人,如此无礼,绝对不能留下,哈哈,这些燕七可傻了吧,哭都没有庙门。”

    许多官员向燕七使眼色,小声?#27490;盡?br />
    “快作揖啊。”

    “快啊,年轻人,不要犯轴。”

    ……

    赵青偷?#36947;?#20102;拉燕七的袖子,很是着急。

    燕七看着杨克,一点也不怯场,忽然笑了:“我现在还不是官,小老百姓一个,不知如何行礼,若是似大人们那般行礼,岂不是邯郸学步,贻笑大方?杨丞相是高官大吏,素质高尚,总不该和我一个升斗小民斤斤计较吧?”

    这回答,堪称无懈可击。

    众人心里?#21040;?#20102;一声赞。

    赵青也松了一口气:原来燕公子早有?#24613;福?#21523;死我了。

    杨克本以为燕七会吓得跪地求饶,没想到,竟然吃了燕七一个软钉子,若是继续追究下去,倒显得自己心胸狭窄,咄咄逼人了。

    杨克脸上的冷厉在燕七脸上凝聚半天,忽然哈哈大笑:“我就是与你开个玩笑,本丞相怎么与你斤斤计较呢。这样吧,你给我作个揖就行了。”

    燕七挺着腰,站得笔直,昂着头,往后仰着身子,眼睛往天上看,向杨克抱拳:“拜见杨丞相。”

    众人看了燕七趾高气扬的样子,再看看杨丞相昂着头,极力仰视燕七的一幕,捧腹大笑。

    如此作揖,实在旷古绝今,前所未有。

    这哪里是燕七给杨丞相作揖啊,分明是杨丞相在向燕七打招呼,而燕七昂着头,一副不?#23478;还说?#26679;子。

    杨克心里这个气啊。

    被燕七摆了一道,有些火大。

    但是,这点鸡毛蒜皮的事情,又没办法追究。

    不然,显得自己气量狭窄,既不能把燕七怎么样,又会徒惹笑料而已。

    杨克心里很憋屈,无处发泄。

    忽然,他闻到了一股臭?#19969;?br />
    “谁,这么臭?”

    杨克发现了龚发建,气呼呼道:“你掉粪坑里了?怎么这么臭?你想熏死我吗?”

    龚发建可怜巴巴的哭诉:“丞相大人,我是被燕七算计的,你要给我做主啊。”

    杨克将怒气全部发泄到龚发建的身上“此乃尚书省,议事重地,当这里是给你断官司的地方吗?看你不修边幅,浑身臭气,真乃丢了官员的脸,你罚俸半年,赋闲反省,滚吧。”

    “什么?赋闲反省?不要啊。”

    龚发建吓坏了,?#26494;?#21435;抱着杨?#35828;?#33151;,给他磕头。

    杨克?#36824;?#21457;建臭的上不来气,一?#25447;?#24320;:“来人,将龚发建这臭虫乱棍打出。”

    一帮差役冲上来,将连哭带嚎叫的龚发建扔了出去。

    龚发建坐在大街上,落魄如狗。

    心里,无比后悔。

    早知道,就不去搞燕七了。

    现在,落得这般凄?#25558;?#22320;。

    燕七,你害我不?#24120;?br />
    ……

    杨克将一肚子怒火发泄在龚发建身上,舒服了许多。

    他从早上,一直等到现在,心里别提多着急了。

    原本指望着龚发建将燕七急早带来,哪里想到,都快黑天了,燕七才姗姗来迟,还是自己主动来的。

    龚发建没搞定燕七,还弄的一身臭气。

    谁能不气?

    杨克心里窝火:似龚发建这种无能之辈,要之何用。

    滚蛋吧。

    杨克发泄了怒气,心态调整好了,轻咳了一声:“下面,会议开始……”

    “慢着!”

    外面传来安四海的声音。

    众人听着安四海的声音,心里都是一哆嗦,禁不住蹙眉,赶紧起身,向安四海作揖。

    安四海可是左督御史,也就是现在的纪.委书记,专门查办官员的各种违法行为。

    换句话说,安四海是官员杀手。

    谁见了他,情不自禁会头皮发麻。

    杨克见了安四海,也好一阵头痛。

    但是,安四海来了,他也没办法不欢迎。

    尚书省的班子虽然没有安四海,但安四海以监察官员为由,想要参与进来,轻而易举。

    “安御史今日有空?#24515;亍!?br />
    杨克迫不得已迎上去,向安四海微微拱手。

    本来,昨日,安四海不知道内情,不会来此,若是能将燕七诳来,事情早就解决了,还需要这么麻烦吗?

    现在,安四海来了,事情就复杂了一些。

    想到这里,杨克对龚发建更加生气。

    还让龚发建这狗奴才赋闲?

    一会,就把他彻底革职,赶出京城,这辈子别想踏足京城半步。

    安四海大步流星冲进来,在杨克肩膀?#29616;?#37325;一拍:“杨老儿也不够意思啊,你们尚书省开会,怎么不叫上我呢?你该不会是心里有鬼吧?”

    安四海的手劲很大。

    杨克身子矮小,被安四海大手掐在肩膀上,重重捏了两下,真的很痛,痛的呲牙咧嘴。

    但是,只能强颜欢笑。

    安四海这厮就是个流氓。

    你越是露出痛?#22016;?#33394;,这厮就越猖狂。

    换?#26432;?#20154;,敢捏他肩膀,他早就发飙了。

    可是,遇上安四海,毫无办法。

    这老家伙是个老资格,皇上都敢骂,天不怕,地不怕,你发飙,他也不怕你,出了名的莽撞。

    杨克忍着痛,躲开安四海的魔爪,挤出一丝笑意:“这不过是尚书省的闭门会议,就不?#22836;?#23433;御史了。毕竟,安御史那么忙,哪有时间过?#25910;?#20123;小小的会议啊。”

    安四海大咧咧的坐在左?#30452;?#30340;位置上,翘着二郎腿,很是‘嚣张’:“会议无小事,我就算再忙,也要过问,这么多官员在场呢,万一谁有个私心,我也好教化一番,免得众人不知道轻重,胡乱妄言。”

    众人听了,心里咯噔一下。

    尤其是安四海最后这句“免得众人不知道轻重,胡乱妄言。”太有杀伤力,谁也不敢小觑。
49选7开奖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