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四十九章 牛肉

目錄:重生家中寶| 作者:程嘉喜| 類別:都市言情

    孫怡在邊上也慶幸呢,田野回大院那邊住著,她是實心實意過來歡迎的,可要是還捎帶這么一個軸的姑娘,孫怡真不怎么愿意,光這認死理的脾氣,她就不太稀罕。

    田野這邊叮囑了又叮囑,一群人才呼啦啦的走了。

    田花從興奮中回過神來,就是收拾現場,田野:“累了一天了,別收拾了,明天再說吧。”

    田花:“那不成,不收拾出來,睡覺也不踏實,你懷孕了,心情得好。我收拾干凈點,你看著也舒心。”

    田野心說肚子里有個孩子,周圍環境都影響不了我得心情。

    田花:“虧得我跟你回來了,見天的這么過來看你,都不知道是填麻煩的,還是過來照顧你的。”

    田野:“你要是不說出去,誰知道呀,麻煩也是你自己找來的。”

    田花:“又不是見不得人的事情,姐夫的孩子,有什么不能說的。”

    田野氣的翻白眼,這時候你到明白了,差點就給她按個作風問題呢。

    田野跟著田花一塊收拾,田花都不用。

    不過力氣沒有田野大,而且也不敢跟田野使勁,所以田野干活田花就在邊上緊張了,還不夠累心的呢。

    一直都在跟田野商量:“姐也沒有多少活,那就別動手了。”

    田野:“地里生孩子的女人你又不是沒看到過。至于這么緊張嗎。”

    田花:“那能、能比嗎,人家五大媽都生了六七個孩子了,你這可是頭胎,再說了咱們家里又不是沒有條件,這不是我在這呢嗎。”說的條條是道的。

    田花:“姐在上兩月就放暑假了,下半年你這學還上不上了呀。”

    田野:“上呀,不上學,還能在家里專心養肚子呀。”

    田花:“那這次咱們便宜可占大了。”

    田野虛心求解。

    田花:“你一個人考上學,兩個人上課,小外甥從肚子里面就開始上大學,說出去多長臉呀。”

    田野直接洗洗睡了,也就是田花覺得頂住肚子上學這么沒出息的事情長臉吧。

    話說胎教問題確實挺重要的。

    田野在考慮,自己要不要堅持到臨產在休學了。話說她竟然跟著田花這個二傻子的思路走了。

    第二天一大早。孫二癩子就把大門給敲開了,手里竟然拎著牛肉。

    這玩意在這年頭可真是新鮮玩意。得淘換著買。

    田花熱情的把孫二癩子給招呼進屋:“孫二哥你店里生意最近怎么樣呀。”

    孫二癩子嘴唇哆嗦了一下,才露出來個笑臉:“挺好的,挺好的。”

    有點不敢看田花,這姑娘忒好,好的純粹,讓他自卑。

    心里還有點幽怨,以往田花妹子在忙,禮拜天也過去看看他的賬本子的,買賣好不好根本就不用問,全都知道的,還能給他規劃一下下個禮拜的目標。

    這個禮拜田花妹子都沒搭理他呢,有點走神呢。

    田花:“孫二哥,你這一大早從哪來呀?”

    孫二癩子:“聽說田野懷孕了,我去郊區那邊弄來一塊牛肉,給你姐燉了補補。”

    田花:“這可是好東西,我都不會做。”

    孫二癩子想說,我幫你做。

    田野已經出來了:“謝謝你惦記我。這東西可不便宜呢。”

    孫二癩子:“哪的話呀,你這懷孕可不容易,吃好點,營養上去了。老二在外面也放心。”

    客氣兩句孫二癩子就出門了,無限的感嘆,田花妹子的心思都在田野的肚子上呢,根本就沒怎么看自己。

    孫二癩子憂傷了。

    最近理發的小孫師傅走憂郁路線,大姑娘小媳婦的往這邊看的更多了。

    連隔壁做早點的大嫂子都夸小孫沉穩了。明明就是憂傷失戀了嗎,這些人的眼睛怎么長的呀。

    一塊牛肉,讓田野饞的流口水了,差點不去上課,直接在家做飯。

    不過到底把牛肉在鍋里燉上才走的,孫二癩子夠意思,買東西都是考慮到田野的飯量買的,不過對于現在胃口很不錯的田野來說,還是少了點。

    要不是田野攔著,田花都過去跟人孫二打聽牛肉在哪買的了,很明顯的看出來她姐稀罕這東西了。

    去問人家孫二癩子,那不是說人家送的不夠吃嗎,田野沒有那么大的臉,做不出來那么丟人的事情,再說了,好不容易看著田花跟孫二癩子有點距離了,田野也不想給自己找事。

    姐兩蓋上鍋,鎖上大門上學,田花騎車子帶著田野,整個掉過來了。

    讓田野說還不如自己騎車安全呢,可田花不樂意,只能順著田花的意思了。

    除了田嘉志的車后座,她還沒讓別人帶著過呢。

    別看就一個自行車,田野體會可深了。以往田嘉志帶著她,她連路都不看,從來就沒有擔心過安全問題。

    田嘉志帶她到哪田野從來沒有考慮過,兩人一臺車去哪都可以,任意逍遙的境界。

    輪到田花帶著田野,前面的田花騎的小心翼翼的,前面有個石塊,都要告訴后面的田野小心一點,可田野愣是緊張兮兮的拉著田花的后腰,唯恐田花把她給帶栽了,要多不放心有多不放心。

    等到學校的時候,田野的腰都是酸的,無它緊張的而已。

    田野認真的建議:“花兒以后咱們早起來幾分鐘,還是走路上學吧。”

    田花一腦門子汗,她也覺得走路上學更好點:“我帶著一百斤的玉米渣子從咱們上崗村到公社,也沒有這么累過呢。”

    意思就是田野比一百斤的玉米渣子貴重,田野不生氣。

    學校門口,田花緊張兮兮的同田野交代:“姐,你可別跟人堆里面呆著,碰到了怎么辦,也別自己一個人呆著,萬一有事,招呼人,身邊都沒有。”

    田野:“你到底想我怎么樣呀?”

    田花糾結,她也不知道,怎么都不太放心一個孕婦在校園里面亂竄的:“不然我不上課了,我跟你走。”

    田野:“麻溜快走吧,我就是懷孕你這樣的三五個也能收拾了。”

    那倒是田野那力氣還是讓人放心的,田花:“姐,咱們忍幾個月,你可別跟人動手。”

    田野:“知道,我哪有那么暴力呀。”這個可不敢保證。

    田花去上課了,愁的頭發都要掉一把了。

    田嘉志該操的心,都讓她給操了。
49选7开奖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