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1010章 天狗食日,無處下口

目錄:茅山鬼捕| 作者:念響| 類別:恐怖靈異

    那珠子凌空而來,白光耀眼,逼得人不敢直視。

    葉知秋祭出頂上三花,頂住對方的攻擊,手里的乾坤膽一磕,又一道殺氣射出。

    柳雪回頭看著四周,說道:“知秋,當心其他的神器互相呼應,牽動禁制!”

    話音剛落,青萍劍的凌厲劍氣,果然從身后破空而來,呼嘯有聲!

    再一看,左方又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拂塵虛影,右方卻是九條金龍搖頭擺尾耀武揚威而來!

    果然是一方有難,三方來援。

    “知秋當心,那九條金龍,就是三寶玉如意的化身!”柳雪急忙叫道。

    葉知秋自然也看見了,一揮手,召回三花,帶著柳雪和幼藍撤退。

    因為葉知秋剛才的目的,也不是要在這里拼個你死我活。

    他只想驗證一下大羅天的禁制和陣法,和柳雪一起研究,從中找出突破點來。

    現在,驗證的目的已經達到,葉知秋自然可以收手了。

    不收手也不行,陣法沒破,葉知秋無力突破四柱山的禁制,取得九天息壤。

    退到安全地帶,葉知秋看著柳雪,問道:“雪兒,現在可以分析出大羅天的陣法全局了嗎?”

    柳雪搖搖頭:“還是不行,另外的藏寶地點,也要確定下來,再看看其他三方的攻擊路徑,我才可以推算精準。”

    大羅天的陣法復雜,遠遠超過人間道。

    更何況,這是四大高靈一起布置的陣法,柳雪哪有這么容易,可以這么快看清楚全局?

    葉知秋點頭:“好,我們再去找其他的藏寶地點,不知道混鯤祖師和陸壓道人的道場,又在哪里?”

    柳雪說道:“混鯤祖師的道場,在白月山。但是陸壓道人向來流浪不定,并沒有固定的道場。”

    幼藍問道:“應聲鳥會不會知道?”

    柳雪說道:“只好問問再說了。”

    三人一起離開四柱山,會合應聲鳥。

    應聲鳥這次沒有亂跑,老老實實地待在原地。

    柳雪說道:“辛苦神鳥了,我們現在要去白月山,煩請神鳥給我們引路。”

    應聲鳥點點頭,也不多問,帶著大家出發。

    走在路上,柳雪說道:“混鯤祖師的道場白月山,最為奇特,和別處大不相同。那座山變化不定,和月亮一樣,有虧滿圓缺……”

    “一座山,還有圓缺虧滿?如此變化無端,我們就是去了,又怎么能確定藏寶之地?”幼藍和葉知秋都大跌眼鏡。

    柳雪說道:“那座山最小的時候,是一個月牙形,這一塊區域是固定不變的;最大的時候,是滿月形。我估計混鯤祖師的太乙拂塵,肯定藏在那個不變的固定位置上。”

    “有道理。”葉知秋點頭。

    ……

    半日之后,萬里虛空飛度,前方的云天中,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白色圓球。

    遠遠看起來,好像是一顆星球漂浮在太空里一樣。

    應聲鳥說道:“各位,前方就是混鯤祖師的白月山!”

    葉知秋的神思鋪展過去,瞬間看清楚了白月山的全貌,竟然是一個滴溜溜的圓!

    看來這個白月山的確不一樣,分寶巖和四柱山,山基都是平平的,有一個絕對平整的地面。白月山卻是一個標準的圓,它沒有一個平整的底面。

    而且這座山通體雪白,上面沒有樹木花草,也看不見任何建筑。

    面對這種怪物,葉知秋有些天狗食日無處下口的感覺。

    柳雪點點頭,說道:“沒錯,這就是白月山,此刻是月圓之相!”

    葉知秋說道:“雪兒,我看這次,也不用那么客氣了。你和幼藍躲在一邊,等我上去試探性攻擊,觸發禁制以后,你看清楚了,我們就走!”

    在分寶崖和四柱山,柳雪都是太客氣,結果碰了一鼻子灰。

    這次,葉知秋覺得不用廢話。

    反正結果都一樣,又何必客氣?

    “好吧,聽你的!”柳雪一笑,和幼藍一起停住腳步。

    葉知秋也一點頭,縱身直撲白月山,赤元劍氣射出,喝道:“守山的阿貓阿狗,都給我滾出來受死吧!”

    “大膽!”

    白月山方向,一頭巨大的人面蝙蝠急速飛來,揮手卷起一塊巨石,擋住了葉知秋的赤元劍,喝道:“白月山是混鯤祖師的道場,誰敢在這里放肆!”

    葉知秋收回赤元劍,放出頂上三花向前強攻,冷笑道:“天地本無主,我看上這片地盤了,讓你家的混鯤祖師,給我滾出去吧!”

    三花齊出,金光大放,迅速向前推進。

    人面蝙蝠抵擋不住,連連后退。

    葉知秋一邊進攻,一邊注意觀察。

    果然,人面蝙蝠退入結界的一瞬間,后方左方和右方,同時有殺氣襲來!

    這次沒有太乙拂塵,是青萍劍、九天息壤和三寶玉如意的化身九條金龍。

    “知秋當心!”柳雪在下方提醒。

    “明白!”葉知秋渾然不懼,將三花召回,改變方向再次祭出,抵擋來自三方的殺氣。

    砰砰砰!

    混戰中,葉知秋三花不穩,搖搖欲墜。

    “好厲害!”葉知秋嘿嘿一笑,召回三花,落在柳雪的身邊。

    柳雪問道:“怎么樣,沒有受傷吧?”

    “當然沒有了。”葉知秋一笑。

    已經是三花聚頂的境地了,葉知秋從此告別受傷一說。想讓葉知秋受到傷害,首先要削去他的頂上三花才可以。

    柳雪點點頭,說道:“這邊的陣法,我也看到大概了,剩下的就是尋找陸壓道人的道場,追尋青萍劍的所在地。”

    葉知秋扭頭看著應聲鳥,問道:“兄弟可知道,陸壓道君的道場,在什么地方?”

    應聲鳥搖搖頭:“這個真不知道。”

    柳雪一笑:“算了,我可以推演出來。你們等一下,稍后就知道。”

    因為大羅天的陣法是一體的,現在已經有了白月山、四柱山和分寶巖的方位,又經歷過三次的觸發禁制,柳雪掌握的信息已經足夠,可以憑著這三點來定位,推導出另一處關鍵點的所在。

    葉知秋點點頭,帶著大家一起離開白月山,找了一個無名荒山,讓柳雪安心推算。

    三炷香之后,柳雪推演結束,說道:“根據陣法來看,青萍劍的所在地,應該在這里向下,傾斜四十五度,一萬三千里之外。”
49选7开奖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