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王室衰败 卫国伐叛 第1352章 最亲不过娘舅

目录:法武封圣| 作者:折白| 类别:散文诗词

    捡到宝啦!这位查供奉不愧是巅峰大武师,对力量有很深的理解,并且触类旁通,能解?#25237;?#27668;的高级境界。

    境界高的人实战能力就强,了解对手才能找到克制对手的方法,查扬可以说已经达到武士的最高境界,除了个别秘技还不太懂,武士会的他都会,而且他曾经是骑士,部?#21046;?#22763;会的他?#19981;幔?#23545;战武士?#25512;?#22763;都不吃亏。

    接下来的路程没有发生意外,丁馗等人很快赶到镇南城。

    “中望郡王不方便见你,你要理解。”姜厉在安**大本营见丁馗。

    “我来了,他见与不见都一样,难道少典时会不知道?#30475;?#33285;,我王到底做错了什么?#30475;?#23478;为什么不能理解我王?”丁馗最亲近的长辈就是姜厉。

    姜厉清退左右,道:“他没做错什么,只是命不好,神元大陆历史上他是第一位遇见天灾蚀日的未成年君王,这种把柄被人家拿住做文章,你有什么办法?

    好啦,不说这个,你有一万条理由也改变不了现状。这次你做得很好,海?#31181;?#37027;几家都欠你的人情,尤其是俞家和?#25216;遙?#20320;在军中的声望更高了。”

    “包家也欠我的啊。”丁馗动手帮姜厉沏茶。

    “唔,沏茶的手法又熟练了,父亲大人教的吧?包家有三名主宰骑士?#25512;?#19977;婴护着,没有你也不会出太大问题。”

    “对了,包家的守护者呢?怎么不在律国郡?”

    “有消息说,包家守护者在叛乱爆发后就护着包家嫡?#36947;?#24320;了,没人知道他去了?#26410;Α!?#23004;厉接过茶盏,品了一口,点点头,“有父亲三分功力。”

    “一分都没有,外公现在用斗气化水泡的茶更香。哈哈哈,你们可没这个口福。”丁馗笑得很得意。

    “嘿嘿,你这小子!好好把婧婧带大就行,我们不贪?#19988;?#21475;。我让郦菲先回去,她不会不高兴吧?”

    “在您面前她有压力,先走反倒轻松了。喏,这是源源的画像。”丁馗出门前找著名画师给儿子画了个像。

    “哎哟,这小外孙,长得怪精神的。”姜厉膝下无子女,最?#19981;?#23567;孩子了。

    “元老院对他怎么看?”

    姜厉将画像仔细叠好,找个木盒装进去,然后才说:“得看他姓什么,妹夫有什么意见?”

    “父亲大人让我自个儿做主。”

    “丁家还没传人吧,你那么着急干嘛?”

    “我不急!少典雍急啦,听说他想给我儿指婚。”

    “切!你管他干嘛,他巴不得你儿?#26377;?#19969;,若你愿意他可以封源源为郡王。”

    丁馗瞪大眼睛,惊喜地叫道:“有那么好的事?郡王啊,得是个州牧吧!他?#24613;?#25226;哪个州给我?”

    “你想得倒美,银沙郡王你要不要?”

    “我呸!”丁馗顿时像个泄了气的皮球。银沙郡王固然有很高的殊荣,但那是少典雍的根基之地,没有实?#23460;?#20041;。

    “还给你一个州呢,不让你交回南丘郡就不错了,你护国公要什么领地啊,就该去镇守镇京城。”

    “这么说好好谈是没指望啦,他们就不能为百姓着想吗?”丁馗走到书桌前,观看桌面上的作战地图。

    “呵呵,你有跟他们一样的地盘、人口、兵力,还会跟他们谈吗?今天俞韦已经放缓攻势,靳曼也?#24613;?#21518;撤了。”姜厉干脆说出最新军情。

    “您说他们会同意划江而治吗?”丁馗的目光从地图上移开。

    “你这点小伎俩骗不了他们。说说你去己国的事吧,少典蓉有野心,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你可别被她生吞了。”姜厉提醒道。

    “不去不行啊,吕氏商会封锁我,我得跟己国做买卖,孟国也不是善茬,我得平衡他们两国的利益。”

    “孟国有利益就可以打发,己国有领土要求的。”姜厉讲到重点。

    丁馗重重地点点头,“我知道,那是决不能让他们得逞的,大不了我卖几个发明,扩充军?#31119;?#36319;他们死磕到底。”

    “战备物资方面我也帮不了你,国内这局面谁都缺,我听说祁国有人大量走私军械,你可以去看看。”姜厉知道外甥的难处。

    “祁国?嗯,我?#25165;?#19968;下。对了,我筹建了一所军校,想请您派一个高级军官团去交流一下。”

    姜厉眯起双眼,道:“想挖我的人吧?合着你今天来的目的就是为这个。”

    “哈哈哈,这个,如果您同意放人,那我?#27604;?#35201;!不要说挖人那么难听嘛,交流,交流!”丁馗走到姜厉身后,双手放到姜厉的后颈,开始按摩。

    姜厉干脆闭上双眼,道:“你啊,我发现你跟你母亲一个样,总能变着法子问我要东西,我还不好拒绝。”

    “还得是您疼我母子俩,最香不过龙肉,最亲不过娘舅嘛,谁叫我是您外甥呢。”丁馗没少跟海梦棘学按摩。

    #

    偏厅,查扬发现?#25509;?#23506;毛竖起,于是问:“这里有危?#31456;穡俊?br />
    “很危险!”?#25509;?#29992;力搓搓脸。

    “哪儿?”查扬的精神力仔细检查偏厅的每一个角落,“我怎么没发现?”

    “有丁馗的地方就危险。”?#25509;?#24515;里浮现出丁馗的?#30333;印?br />
    查扬莫名其妙,谨慎地来到偏厅外看了一眼,确?#29616;?#22260;真没有危险才回去坐好,“没事,有危险你告诉我,我先扛着。”他好心安慰?#25509;稹?br />
    #

    丁馗解释道:“我打算奏明监国,按安**例成立护**,新兵的?#24515;?#21644;训练没有太大问题,可我?#26412;?#23448;呐,低级高级的我都要。

    护**打算大量采用新式武器装?#31119;?#27809;有实战经验的军官带不好部队,没有新战术配合,再厉害的武器也无法形成战斗力。”

    “好吧,这件事我让俞韦?#25165;?#19968;下。”

    丁馗大喜,俞韦?#25165;?#33021;不尽力吗?好歹他刚?#31449;?#20102;俞家人,还与俞家结盟。

    “多谢舅舅!回头我派?#35828;?#23433;国郡建个水泥厂,所有股份都送给您。”他也不吝啬。

    “哈哈哈,龙琨肯定眼馋。唔,水泥厂先不忙,能不能派人来指导我们修建铁路?”姜厉另有所图。

    水泥市场确实挺大,但在安国郡迟早会饱和,轨道车不一样,只要有人在就能一?#26412;?#33829;下去。

    “修建铁路不是不行,只是我要占股份。”涉及到核心利益丁馗也不含糊。

    “你过继给我,整个姜家都是你的。”姜厉不肯轻易松口。

    “铁路涉及到土?#30340;?#27861;师,轨道?#30634;?#21450;到气?#30340;?#27861;师,姜家想整块吃掉不容易啊。”

    两人进入到商业谈判阶?#21361;?#35282;色转变得很快。

    “我可以把股份给婧婧。”

    “我考虑和龙燕要个儿子。”

    ?#21834;?br />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后以丁馗持股轨道车经营五十年达成合作协议。

    毕竟两个人都?#20146;?#38271;,在关系到家族利益的事情上都不肯让步。

    “水泥厂你还是要来建?#19969;!?#23004;厉在丁馗临走时不忘提醒。

    丁馗回到客栈对郦菲吐槽:“大家族的族长都是吸血鬼。”

    “什么是吸血鬼?”郦菲十分好奇。

    “呃,一种类似吸血虫的东西。”丁馗反应挺快的。

    “阮师妹遇到麻烦了。”

    丁馗?#25104;?#19968;变。

    “咯咯咯,看你紧张的,我帮她解决了。”郦菲掩嘴直乐,“这么调皮,学谁的?”丁馗伸手咯吱她。

    两人打闹了一阵。

    丁馗停下来,问:“说说怎么回事?”

    原来阮家村有一部分人不愿迁移,但他们留下没有安全保障,眼看大部分人已经?#24613;?#22909;搬家,就因为十几户人给耽搁了。

    “哦,于是你找了田家来解决,是吗?”

    郦菲讲了个开头,丁馗便猜到结尾。

    “你真无趣,我想让田家弥补上一次的过失。”郦菲没有忘记这门亲戚。

    “嗯,让田家照看剩余的村民,这是个好主意!星竹又欠我一个人情。”

    “怎么是欠你的?明明是我帮的忙,我才不用阮师妹还人情呢。”郦菲不干了。

    “夫妻一体嘛,你的就是我的,你帮的忙等于我帮的,人情要不要还我说了算。”

    “虽然知道你在哄我,但我还是很高兴,嘻嘻。”

    ?#24052;?#25286;穿!这就没意思啦,我们来‘深入’交流一下。”

    “别,要不我让阮师妹来报答你?”

    丁馗非常严肃地?#20238;?#20102;一会,才一本正经地说:“既然你真?#31995;?#25552;出这个请求,我便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好哇,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你找她去!”

    ?#21834;?br />
    “好好好,别闹,羽大哥在隔壁。”

    丁馗一听这句话就没了兴致,狠狠地剜了隔壁一眼,道:“他的耳朵什?#35789;?#20505;才聋!”

    “不要这样诅咒羽大哥,他的耳朵帮过你。”

    “没事,他皮实得很,就算你把他耳朵戳聋了,他也很快能?#25351;礎!?br />
    “乒!?#22791;?#22721;传来拍桌?#30001;?br />
    郦菲吐了吐香舌,小声问:“他小时候真的泡过青龙血啊?”

    “虽然他挺爱吹牛的,但这件事却不假,上次我?#20302;?#25139;了他一剑,结果没几天就看不到那伤口了。”丁馗编造了许多小故事来掩?#21069;接?#36523;上的秘密。

    “那上回才给你那么一点龙血?”
49选7开奖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