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六六章 讨喜的胖子邓进忠

目录:掌家小农女| 作者:墨轻愁| 类别:都市言情

    齐家在京城的铺面所得收益都分她一成,也是相当可观的一笔进项了,这个报酬给的相当够。小暖却笑着摇头,“若是事成了,小暖不要大哥铺子的进项,大哥帮着小暖把永宁街上的新铺子撑起来,让小暖有钱可赚就成。”

    齐之衡轻轻点头。小暖那铺子是皇后给的、有晟王罩着的铺子,就这两个头衔在街上一摆,哪个不开眼的敢惹?

    虽说小暖没有什么搭理布庄的经验,但还有秦日爰呢。秦日?#21152;?#23567;暖合作时间长,彼此的默契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所以齐之衡觉得小暖让他帮这个忙,不过是随口一说,让他心里好受些罢了。

    ?#27604;唬?#19977;个月后齐之衡就知道小暖可不是随口?#37011;?#20102;。

    刚把齐之衡送走,玄迩便将邓进忠和袁天成的消息带了回来。邓进忠的资料是厚厚的一大摞,袁天成的消息只有几句。

    “袁天成?#30343;?#19978;召进宫中说话时,殿内只有圣上、德喜和袁天成三人,属下打听不到他们说了些什么。不过殿里曾传出圣上的怒喝声和摔东西的声音,袁天成出来后,德喜宣了小太监进去打扫大殿。殿内有碎瓷片和算卦用的吉钱。属下还打听到袁天成出来时,?#25104;?#34429;然苍白但是神色并不慌张,不过他走出宜寿宫后,吐了一口血就站不稳了,似乎心神耗损很大。”

    龟壳加六枚铜钱占卜吉凶,是道家的惯常做法。建隆帝?#20197;?#22825;成开卦,袁天成出来后神色不慌张却吐了血,那么可能建隆帝生的是占卜结果的气,而不是袁天成的,袁天成这一卦应该是动用了什么秘术,才会吐血……小暖捏着下巴,想起十几年前袁天成帮建隆帝解梦后,京城再无双生子之事。

    袁天成这等人一定要让他尽早归天,不对是下地狱!

    想收拾他的人一定很多,小暖明白自己目前最大的敌人,是将要到来的邓进忠。她一边啃肉饼,一边翻看厚厚的资料,研究这个从未谋面的邓进忠是个什么样的人。

    与此同时,小暖一家到了京城的消息,已经飞进皇城,正在啃鸡爪的大太监邓进忠,两眼都冒着油光;袁府内,苍白无力的袁天成让人扶着站在观星楼上,笑得一脸诡异;玄妙观内,面容憔悴的师无尘睁开眼睛,“吩咐下去,任何人不准去打扰九清。若违此令,直接逐出师门!”

    方家集旁边半山坡上,天师庙大殿内的天师像若有若无地勾着嘴角,俯视着芸芸众生。

    一直到子时,小暖才将资料研究完,并用笔在纸上勾勾画画地写了许多只有她自己才能看得懂的文字,列出几个初步计划。至于要执行哪一个,要等她见到邓进忠后再做打算。

    第二日天方亮,睡了不足两个时辰的小暖就跟着娘?#29366;?#28821;上爬起来,收?#24052;?#24403;去?#20351;?#32473;太后请安,顺便将华嫔娘娘接回来。

    ?#20351;?#37027;么危险的地方,大黄自然是能少去就少去。

    建隆帝不在宫中,宫门口把守的侍卫反而比往日多了一倍。秦氏看着这密密麻麻的捉刀侍卫,就觉得心里发毛,她心里一没底,就不由自主地靠在小暖身边,紧紧地握着她的手,已备随时拉着闺女跑路。小暖平静地扶着娘亲下了马车,见到身披金甲的监门卫中有人冲自己?#22478;?#22320;笑。

    小暖一眼便认了出来,这是她几乎?#30475;?#20837;宫都能遇到的顾长河。不过他被降职了,头上的将盔被摘了,盔甲上的亮片也少了许多,腰间没了佩刀,手里握着一根红缨长矛。

    这是做错了什么事儿被罚了吧,小暖微微点头,扶着娘亲慢慢向宫内走去。进了宫门她?#22836;?#29616;宫里跟以前不一样了,宫女太监们少了从容,多了谨慎和戒备。这是因为建隆帝连着撤换了不少太监、宫女头子,导致宫中关?#24403;?#25171;乱,人人自危了。

    不止宫女太监人人自危,因为封江?#36164;?#23456;,监门卫及其精锐大内侍卫,都处于慌乱中,新一轮的争权夺势已经开始了。

    他们乱,对小暖只有好处。小暖扶着娘?#29366;?#23481;走入慈宁宫,见太后的笑容依然是老样子,让小暖有些怀念。

    太后与秦氏闲聊几句,便问起小暖与师无咎的事儿,言语之间的诸多试探都被小暖化解。太后见什么也问不出来,只得沉下脸,吩咐人将华?#23665;?#26469;。

    见到身着一身寻常紫蓝色宫袍的华嫔进来,小暖母女的眼睛都亮了。

    宫里女人个个不丑,但是这些人就算把所有?#36164;?#37117;戴在脑袋上,也不及面前这个只意?#23478;?#24605;地?#20142;说?#31881;,头?#21916;?#30528;两根簪子的华嫔娘娘的一半!

    美人啊,见了就让小暖心情大好。

    太后见到华嫔跪在自?#22909;?#21069;,眉头就不由自主地皱紧,“你到了第四庄后需谨遵圣?#29616;?#21629;,不得随意外出,不得见外妇,不可失了体?#24120; ?br />
    小暖低垂眉眼,没想到太后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斥责华嫔,这三个“不”一个比一个重,都是打华嫔的脸。

    “是。?#34987;?#23252;应了,跪在地?#21916;?#21160;,不悲不辱,平静安详。

    太后看她这样更来气了,接下来无论她说什么,华嫔的回答都不会超过四个字。太后的?#25104;?#36234;发难看,秦氏担忧,小暖却暗笑。

    华嫔真是个妙人,她知道自己做什么也不会讨到太后喜欢,干脆消极应对。你说什么都对,你说什么都行,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只是她这恭谨的模样,却让太后的拳头像打在软面团上一样,丝毫不解气。

    火大太后喝了采珍递上来的清心去火茶后,挥挥手让华嫔起来?#35828;?#19968;旁,又怒道,“邓进忠呢?”

    “小人在此,在此。”门外传来专属于太监的、不阴不阳的笑声。刚给华嫔见了礼的小暖,扶着站在华嫔和娘?#30528;?#36793;,暗暗打量这个要去第四庄“保护?#34987;?#23252;的大太监。

    此人发中杂了白丝,一双笑眯眯的小眼,虽然胖却不让人觉得蠢,动作也不笨拙,真是个胖的恰到好处,很讨喜的胖子。

    据玄迩的资料所讲,邓进忠八岁入宫便跟在太后身边,后来才去了建隆帝身边做事。所以,他不只是建隆帝的心腹,也很得太后待见。

    “你这老东西怎得现在才来,又跑哪儿偷吃了?”太后嘴里虽骂着,但?#25104;?#21364;笑得欢快,“快,过去给秦安人和小暖见礼。”

    邓进忠从地上爬起来,笑嘻嘻地到了秦氏和小暖面前,意?#23478;?#24605;地弯了弯腰,“小人邓进忠,见过秦安人,陈姑娘。”

    小暖挑挑眉,就听这老太监又道,“请安人和陈姑娘恕罪,小人平日吃得太多,肚子太大,所以不能规规矩矩地行礼。为这事儿,太后和圣上没少骂小人,说小人再胖一斤,就要断小人的粮食了。”

    太后果然?#20013;?#20102;起来,“你这?#30333;?#30340;老东西!”

    得,人家在太后和圣上面前都是过了明路不能规矩行礼的,她们还有啥可说的。秦氏和小暖规规矩矩地还了礼,就听太后?#20013;?#30528;道,“小暖啊,这老东西去了,你可得管着他的嘴,莫教他吃得脸宫门都进不了了。”
49选7开奖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