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筑基、说走就走的旅行

目录:屠魔工业| 作者:?#31080;?#20013;的胖子| 类别:武侠修真

    承平年月里,三个月的时间眨眼就过去,显然实验项目又一次超期了。

    “师兄,你不用这块令牌了?”内事处的男人拿着手中的令牌,看着眼前的年轻人有点奇怪。

    这位内事处的弟子早几年就已经筑基,按修真门派的规矩,本应该喊沈文剑师弟的。不过这位弟?#26377;?#34892;与沈文剑同在竹石峰,距离近了,没人觉?#27809;?#31569;不了基,在竹石峰甚至很多人觉得大部分筑基修士面对练气期的沈文剑都毫无胜算,因为他手里的怪东西太多。

    沈文剑点头:“打算下山看看,门里的事让别人处理吧。”

    “那好,令牌就由内事处收下了。”弟子转身将令牌放到身后一大排柜子中的一个抽屉里,又从另一个抽屉中寻找一番取出个东西,“师兄,这是你的凭证。”

    所谓的凭证,就是个小小的玉片,上面留有沈文剑被封在其中的血珠,外面用蝇头小?#20013;?#20102;以此在内事处领了什么东西。

    确认过玉片,沈文剑也不多话,直接出门把玉片投进内事处旁边一口井里,这口井颇?#34892;?#24180;代,唯一的功能就是消除玉片中的血痕与字迹,以便回收利用,抽离的血气还能另作他用,相当的?#32321;!?br />
    从内事处出来,沈文剑没有再回到自己的小窝里,而是上山跟陈月师叔告知出行之事,顺着外围的山道来到竹石峰最大的一圈。

    这个位置在整个浮空的竹石峰,差不多处在中间偏下一点儿,能直接看到地面上茂密的林地,以及将各峰连接到地面的巨大锁链。

    双脚踩在最边缘,看着脚下至少三四百米的落差,沈文剑感到血液有点上头,心脏扑通扑通蹦的相?#34987;?#20048;。

    筑基?还是跳下去在空中筑基?后面的想法相当霸气。

    于是,沈文剑怂了。

    额头上一滴冷汗流下,觉得自己还是不适合在自由落体状态处理太多体内细节,上辈子就没玩过跳伞,这辈子也是第一次,万一懵逼乐子就大了。

    那?#27425;?#39064;来了,既然他没准备好,为什么会想到这样的馊主意呢?

    他有不得不下山的理由,在山上生活了十六年,准备了十年,面对传说中滚滚而来的历史车轮,他不得不做出改变。

    万魔吞天,一个三千年左?#20063;?#26377;一次的?#30452;洹?#27784;文剑也许做不了什么,却也不愿坐以待毙任人宰割,总要开始做些热身动作才是。

    万魔吞天距离现在还有点远,眼前则是为一年后的某项活动做筹备,若成功至少少辛苦几年或者更多。

    就在?#32321;?#22352;下,双手抱元守一,体内一阵震颤,伴随着喀拉拉的骨骼声响,内视法终于得窥细节,无形无色的气在丹田凝成雾状,紧跟着筋脉中的气也随之向雾转变。

    水到渠?#20254;?br />
    脑海里浮现出这个词汇,沈文剑脱离内视状态,只觉得眨眼间世界就变得不同了,似乎世界的色?#26102;?#21644;度都高了一些。

    正要跳下去,脑海里一个声音阻止了他的动作。

    “归元系统启动。”

    “什么鬼?幻听?”

    沈文剑?#35835;?#19968;会儿,念出声来:“归元系统?”

    随着他的声音,一张半?#35813;?#30340;屏幕状图形出现在眼前,然后……似乎没有然后了。

    金手指?为什么不能用?有人在家吗?你是谁?我还是不是我?

    没有任?#20301;?#24212;。

    什么破烂金手指啊!

    沈文剑傻了好一会儿,在心理吐了个槽,再次将注意力放到半?#35813;?#23631;幕上。

    屏幕上的画面也跟“系统”这个词汇搭不上界,除了正?#34892;?#30340;一个点,其他部分都是一片灰了吧唧的。注意到中间的点,仔细一看,似乎左右是黑白两色,也不知是否是错觉,总觉得黑白两色似乎在动,难道是阴阳鱼?

    “关?#30504;俊?br />
    画面消失。

    “归元系统。”

    画面又出现,还是刚才的样子。

    “系统。”

    画面出现。

    “二货。”

    再次关闭。

    唔,貌似和声音无关,而是伴随?#32536;?#27874;或者叫神念来开启关闭的。

    沈文剑忍不住挠了挠头:这东西有什么用?它怎么来的?是我体内被植入了?#37202;?#36824;是穿越的赠品?有没有办法在不弄死自己的前提下,把这货弄出来拆解分析一下?

    这么想着,他再次使出内视法,查看着体内各个角落,尤其是头部和脊椎。至于?#32454;?#36825;种筑基后才产生的灵魂层面的东西没有去管,破系统如果在?#32454;?#37324;,那就是自?#27627;?#39746;或?#29616;?#30340;一部分,乃至可能是自己潜意识捏造演化出来的,要?#33455;?#37027;东西就又要回归到前面的哲学问题——我还是不是我,加上了乱七八糟的东西还能不能回归本我……

    沈文剑记忆里,哲学是个十分让人头疼的学科,对于他那是听一节?#25991;?#22836;大一个星期的存在,所以在检查过身体无恙后,他只是长出了一口气,将破系统暂时放到一边。

    深呼吸。

    跳!

    沈文剑一个潇洒的高台跳水动作,直接从山边跳了出来,呈“太”?#20013;?#19979;落,难度系数零点一。

    面朝大地,脸上的风感正逐渐加强,他的脑袋竟然在这一刻想些有的没的:

    用什么动作?#30475;?#23383;迎风?直接向下窜?接下来该先减速还是直?#30001;?#39134;剑?直?#30001;?#39134;剑?#28982;?#19981;会断?

    吗的没时间了!

    看到?#26053;?#36234;来越大颗的树冠,他终于抛开杂念,手上捏个剑诀随便甩开。

    “噌!”

    身后的宽刃剑从剑?#29615;?#20986;,绕了小半圈贴上脚底,带着整个人开始转动。

    在空中画出个弧线,飞剑带着人悬停在树梢上不到二十米。

    “还行,法术缓冲程度比预料的强,重力感受?#34892;?#22833;真,风刮着脸还是疼。”

    以后是多涂润肤霜还是用术法保护面皮呢?

    自言自语着,脚下的飞剑带着他滑坡式下行,不一会儿他一脚踏出飞剑范围踩在草地上,飞剑也乖乖回到身后在空中摆了个POSS回到剑鞘里。

    这套行云流水的行动看着就跟仙人一般,不过沈文剑自己知道里面名堂有多少。

    实际上他在筑基阶段根本使不出御剑飞行的法门来,他用的自然也不是御剑术,而是控物术,更?#25237;说?#21017;叫隔空取物。

    他背后的剑不是传统意义的飞剑,只是个试验产品,当初弄这东西,就是为了免费修?#35789;?#39564;过程中破坏的?#35838;?#20043;类的东西的,山上实验室那堆刻有阵法的砖头就是,造出“飞剑”只是?#36744;?#21697;。现在他身后的这把是第二版,与之前利用真气的首版区别很大,加宽加长了剑身,相比真气版,真元版能量利用方式也变的更复杂,专为自己筑基之后设计的。

    既然是试验品,自然谈不上飞剑的各种嚣张,哪?#36718;?#26159;载着他自己也飞不了几分钟,或许筑基阶段提升之后时间能长些,也不能用来?#19979;罰?#26368;多算是“跳路”。

    无关小事且不去论,沈文剑下山来,有两个目标。

    一是体验民情,然后去门派周边顺便找些材料;二则是搜集一些关于万魔吞天的文献,这东西山上也有,但毕竟是一家之言,沈文剑希望多看点试图从更客观的层面了解传说中的?#24405;?br />
    投胎过来十八年,他无时不刻的想要了解下全新的世界,只是门内弟子没有筑基,出门实在太危险。不想修?#35835;耍?#21435;山下的小镇里当店小二去吧。

    沈文剑的外公是长?#24076;?#29702;论上倒是能带他出去晃荡,可之前自己还小,去哪、干什么都不是自己能做主的,还不如留在山上攻破那些迟早都要去做的疑难课题。

    身在仙山的他想要去看看民间事物,很多同门都无法理解,不过都是细枝末节无需在意,他自己了解就行。

    回到眼前,玉剑山下的地形算是低矮丘陵,这个地形的树木并没有遮天蔽日的大小,密度也不高,地面以各种数十厘米到两三米的灌木为主,花花草草的倒是较为稀少。

    低矮灌木是林间行动的最大阻碍,破烂地形里沈文剑还没走上五分钟就不开心了,根据记忆里读过的典籍一一对照看到过的植被后,觉得自己不混上几个?#26053;?#37027;个神运从中挖出宝贝,撇了撇嘴。

    检查过体内真元,稍作估算,借助太阳再做过方向定位,架起试验飞剑第二版向旁边飞出去。

    三分钟不?#21073;?#27784;文剑?#19994;?#20102;目标地点,落下地来。

    这是条路,一条连接着山下小镇和外门村子的路。

    玉剑山所领范围很大,按照上一世的观念,大体有一个地级市那么大的区域,里面有九CD是无人区——叫自然保护区或放养区都行,反正地界外的人尤其是修?#24230;?#22763;要是跑里面来?#21576;鰲?#25688;东西、打猎、捕?#21073;?#37027;都是要打起来的。

    沿着路走啊走啊走,中途沈文剑还从包里抄出本?#22987;牽?#25343;笔在上面记录些路上行人着?#21834;⒙繁?#26893;被、?#32423;?#36339;出来的小动物什么的,花了整个下午的时间,临到日暮才走到西村。

    飘着的几座山峰和用于放养?#22270;读?#33609;灵兽的自然保护区之外,玉剑山领下有四处混居点,玉山镇、玉?#21073;?#29577;矿?#21073;?#25509;待村(东)、接待村(西),几处?#21152;?#26222;通人和门下弟子活动,镇子还有点儿规模,接待村原来是驿站加旅店功能,后来有普通人住到旁边就成了村子,现在倒也有两三百来户人家,说是小小镇也无不?#20254;?br />
    话说仙门也要驿站吗?不都是飞来飞去的东西传讯?自然是要的,不过是个成本管理问题,无需详解。

    混居区外,领下还有几个非混居的小镇,里面没有玉剑山的产业,运输也不直接和外界接壤,需经玉山镇中转,只能算作人才储备地,平时没什么存在?#23567;?br />
    “小哥,跟你打听点消息。”沈文剑在村里抓到个倒霉的直接提问。

    “啊,师兄您说!”

    沈文剑打娘胎里出来第一次出?#21073;?#22320;上的人自是不可能认识他,倒霉的之所以仍然一副谦?#25226;?#23376;叫着师兄,因为这货身上的服装属于玉剑山外门,而沈文剑穿着的是山上的?#36335;?br />
    玉剑山的外门不是?#30475;?#25171;杂的地?#21073;?#26356;类似于小说中的武侠门派。外门弟子多是无缘修行之辈,练些强身健体之功,管管刁民,帮乡里乡?#23383;?#29702;普通匪患倒也足够,差不多是民间自?#20301;?#30340;概念。

    顺带一提,修习强身健体之功,与练气筑基有那么一丁点儿关系,却不是个可以随意互相转换的体系。以前世的记忆做个不恰当的类比,两者相当于文科中的哲学与理科中的基础?#33455;?#31867;的差别。一个多半只是听到就会头昏脑胀不知所云,好在覆盖面大,是个人都听过几口,都能念几句,但要成为大师只能死后再说;另一个只覆盖到精英中的精英,参与者十有**白费力气,但每个人至少?#21152;?#19968;篇篇论文推进着各种各样的课题,一旦有人成功则最终能在十到二十年内改变整个世界,如基础材料学衍生的全新工业材料!

    外门弟子见了山上的人,逢人叫师兄准没错,就算辈分弄错了来人也最多是皱个眉头,不会跟他们?#24179;稀?br />
    ?#38712;?#20204;村里有没有人马上要死的?我做个调查。”

    “咦!?”倒霉的表情扭曲,苦思一阵,“那师兄您跟我来。”

    沈文剑?#27425;?#26449;找要?#21862;?#27963;的人,一不是为装13,二不是心理BT,?#30475;?#26159;路上突然想到个需要统计的数据,过来查验。

    消失的重量!

    地球人都知道人死的时候会有10克至42?#35828;?#37325;量消失,将样品范围扩大后差距可能会更大,于是沈文剑就想顺便看看本地的情况。此方世界有灵气存在,消失的部分也许会更明显,魂魄他在山上就见过,可那都是同门师叔师伯师兄弟乃至祖师爷之类的,从道德出发他没办法捉起来做?#33455;俊?br />
    两人走了百来米,来到一户略显破败的人家。

    “张家婶子!在家没?”

    不一会儿,“吱?#20581;?#19968;声,老木门被打开。

    “咦?小林哥,有事儿?”

    这位张家婶子极为古怪,倒霉货把沈文剑带来,明显家里有人要死了,可眼前的张家婶子不止没什么悲伤或苦恼的表情,竟然还使着胭脂水粉化了?#20445;?br />
    “欸,这位是山上下来的师兄,想看看老张。”

    听到倒霉货的话,张家婶子这才一脸?#33041;?#30475;向沈文剑。

    还好沈文剑虽然在山上是个奇葩,却也不是脑残,立刻开口解?#20572;骸?#24744;放心,我保证不救人。”

    ……他的话让另两人表情僵硬,不知该如?#20301;?#24212;,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仙长请进。”张家婶子还是明白事理,知道跟山上的人不能硬掰。

    进到屋里,看了看躺在榻上的病人,伸手搭脉,不一会儿沈文剑失望的摇头。不是因为救不活,而是榻?#29616;?#20154;若没人喂点毒药什么的,三年两载的根本?#21862;坏簦?#20182;自不可能为了搜集个暂时可有可无的数据在这里守着。

    “有?#22836;?#20154;。”说完,沈文剑拉着倒霉货从气氛尴尬的房里出来。

    “师兄,怎么样?”倒霉货问。

    沈文剑只是摇头,从腰间的荷包里掏出一块碎银给倒霉货:“拿去喝酒吧。”

    这世界是有灵石的,不过它的市场价值浮动极大,没资格成为货币,还是金银铜这些出产成本与损耗都更为稳定的比较管用。

    “谢谢师兄。”

    分开之后,沈文剑自去找村正,也就是玉剑山在村里的管事。

    而倒霉货银子都没捂热,刚准备上地头挖两锄头刨几个吃?#24120;?#23601;被自家女人找上门?#27492;?#36523;把银子给掏走了。

    像东村西村这种接待村,规模不大,各种外来眼线、好管闲事的却满地都是,来了什么人,干了什么事,只要不是故意遮掩,一眨眼的工夫全村都知道了,要不然怎么叫倒霉货呢。

    就算是换个没女?#35828;募一錚?#19968;转背?#19981;?#34987;狐朋狗友拉去喝酒,总之这钱绝捏不住一刻钟。
49选7开奖历史记录
nba竞彩篮球大小分析 吉林11选5胆拖模拟投注器 上海福彩官网 全天幸运赛马计划开奖 新疆十一选五前三遗漏 新快3走势 白小姐一码中特图 实况足球2016 正版香港特码王 内蒙古快3跨度与和值走势图 福利彩票怎么样 快乐彩走势图 辽宁12选5玩法说明 双色球2019036开机号码 网吧互动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