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香湘省亲(中)

目录:屠魔工业| 作者:?#31080;?#20013;的胖子| 类别:武侠修真

    一进门,立刻发现异常之处。

    “香湘,你家居然有聚灵阵,怎么没跟我说过。”沈文剑笑着?#30465;?br />
    “我也是今天才知道啊。”

    刘香湘离家才几岁,大人没跟她讲过,她自己也没能力发现灵气异常。

    没走几?#21073;?#19968;个满脸褶子的老人迎上前来。

    “三小姐,请随老奴走,今日有贵客临门,若冲撞了怕是不妥。”

    我师父不是贵客么?

    刘香湘没把话说出口,脸色难看,转过头用眼神询问沈文剑。

    他耸肩,无所谓的说:“客随主便。”

    老奴似乎才看到三个男人,开口询问:“三小姐,这几位是……?”

    “这是我师父,刘师伯和侯师伯。”辈分不太好介绍,干脆以师伯相称了。

    老奴一脸恍然,不过似乎也搞不清三小姐的师父?#20146;?#20160;么的,没什么其他表示,在前面领路。

    刘府内路径相当复杂,过了几条回廊,转了七、八个弯,进入个牌子上写着玉园的院子。

    ?#22909;?#21475;已经立着个妇人。

    “莺婶!”刘香湘认出妇人。

    妇人快走几?#21073;?#21040;近前双手托起刘香湘的手,很激动的样子:“三小姐竟记?#38754;?#23376;。”

    “莺婶还是老样子,如何不记得。”

    两人说几句贴心话,旁边领路的老奴见插不进话,抱拳道了声“告辞”退走。

    两女一阵感慨,莺婶才问起沈文剑三?#35828;?#36523;份。

    又把刚才的话说了一遍。

    “竟是玉剑山上仙,婢子该死,快快里面请。”莺婶知道刘香湘在何处修行,态度截然不同。

    这个名叫玉园的小院子,才是刘香湘真正的家。

    她的父辈有三个男人,她爹是老二,却不是嫡子。

    刘香湘的奶奶是个修为不甚高的散修,大概是运气好,这一房两代人中,已经亡故的刘明秀和刘香湘?#21152;?#19981;错的修行天赋。

    正因如此,作为庶子的二老爷才能一直留在刘府大院里。

    沈文剑对这个家庭没什么好感,刘香湘的爹把她送去修行多半是为了刘府的地位,若不是玉剑山有他这怪胎在,以她的情况按普通套路修?#23545;?#27515;球了。

    莺婶领几?#35828;?#20559;厅里坐着,招呼丫头奉上茶点。

    “三小姐,老爷陪家主待客,一时不?#27809;兀?#26159;否先给几位上仙?#25165;?#23621;所?”

    刘香湘点头:“莺婶做主便可,我师父很好说话的。”

    等莺婶离开,沈文剑才开口和刘香湘说?#21834;?br />
    “你们刘府除你和你姑姑,其他人都在哪修?#23567;!?br />
    偌大个刘府嫡孙庶子就不少,再算上家仆家奴大几百号,有聚灵阵压着,沈文剑实在不太相?#32982;?#26377;刘香湘这房才有修行天赋。

    刘香湘摇头:“当时还小,没留意过,师父问这个干什么?”

    “玉剑山在?#35828;?#21517;声不显,若刘府里还有几个在别处修行的,你怕是说不动他们迁居。”

    刘香湘闻言皱起眉头:“师父说的是。那我?#26085;?#20960;个人问?#26159;?#20917;,再谈迁居之事?”

    “你的家事你自己?#25165;牛?#22914;果有人欺负你,有我和师叔在。”沈文剑底气很足。

    他的底气,源于大城里的修士水平?#21152;?#38480;。

    别看刘府里有聚灵阵,沈文剑刚刚拿仪表看了眼,府内的灵气浓度也就是玉剑山小盆地的平均水?#21073;?#36319;山上比实在没什么好比的。

    灵气环境与修行的关系很密切,即使不修炼,灵气也会年复一年的影响体?#30465;?#34429;然不直接影响修为,但在优秀环境与渣渣环境中的修士,在冲关时的难度、借外力施法等方面会有差别。

    像茁安这样的大城,一直在城里修行的,成丹期说不定都能算高手。

    ?#27604;灰部?#33021;存在外面请来的打手,不过既然能请的?#21073;?#22810;半金丹就到顶了,身边两位师叔都能搞定。

    很快来了个丫鬟来领几人去客房,刘香湘也跟在后面看看师父具体在哪个房,迟些好商量事。

    玉园的院子不大,客房貌似也不?#20146;?#38376;的客房。

    给沈文剑三人?#25165;?#30340;客房是两个套间,都是两室一厅的。客房后面隔着几米跨度的花坛和带拱门的矮?#21073;?#23601;是下?#35828;?#23621;住区与厨房。

    玉园五脏俱全,似乎是刘府中的另一个府邸。

    沈文剑交代丫鬟不用提供?#25925;常?#22312;客房里和两个师叔喝茶,过去两个多小时,刘香湘打探消息回来了。

    “师父,家里还有三个人在外修行,都是大伯和三叔房里的。大伯房里两个在雨帘门,就在雨山上,三叔房里的在彩霞谷。”她一口气就把消息说的清清楚楚。

    ?#23433;?#38686;谷?你们?#19994;?#32593;倒是撒的广啊。”

    沈文剑笑了,刘香湘有些脸红。

    彩霞谷距离茁安比玉剑山还远,也是百山大会正会门派。

    如此看来,刘府似乎比较信任雨帘门,可能里面存在某些利?#23138;啦?br />
    师徒俩商量一下,决定让刘香湘先和她爹谈谈迁居的事,看看情况再说。

    晚上,父女俩终于见面。

    刘父四十有九,年纪不老,胡子和头发却已有少许花?#20303;?br />
    “香儿信上所言,成丹才会下?#21073;?#33707;非?#32824;?#24050;是金丹高手不成?”

    “咯咯!爹爹,金丹哪称得上高手,何况我这种才成丹的。”

    实力带来自信,十几年前她可不敢笑话她爹的小差错。

    刘父脸上闪过一丝?#38480;危?#35299;?#25512;?#26469;:“你大伯言必称金丹高手、元婴强者,香儿莫笑话爹爹。”

    “我师父就等同元婴级,保护我师父的两位师伯都是返虚期,玉剑山上金丹真的只是很寻常的弟子。”

    刘父脸色变白:“竟是元婴?#22836;?#34394;?香儿怎不让下人传话与我,怠慢了贵客如何是好?”

    “师父很好说话的,两位师伯要保护师父,不会单独接受款待。”

    保护一?#26102;?#36830;续提起,刘父也反应过来:“为何香儿师父会有返虚大能保护?”

    刘香湘知道自己说多了,岔开话题:“山上的事我也过问不得太多。此?#20301;?#26469;,是想问问爹爹,迁居之事考虑的如何了?”

    刘父的注意力果然被转开,只是一提到迁居,他的表情就很凝重:

    “香儿,你为何总在信中提起迁居之事?”

    “再有几年便有灭世天灾,在这茁安城里难有活路。”

    “香儿有所不知,那雨帘门强者已允了刘府,若有灾劫必会护持一二,便有天灾也无妨。”

    听到雨帘门口气这么大,刘香湘有些上火:“他雨帘门算个什么东西,玉剑山也保不得领内民众全须。”

    刘父听?#20040;?#35805;,想要喝斥,又想到女儿的师父就是他口中强者,若恼了人家可不好。

    站起身来一甩袖子:“爹爹困了,有事明日再谈吧。”...
49选7开奖历史记录
黑龙江36选7风采走势图 新加坡快乐8开奖时间 福建体彩11选五走势图 17500乐彩网 福建11远5 派彩走势图 特区彩票论坛首页 浙江大奖得主 曾道人内幕玄机图库 体彩p5和值走势图带连线 2019双色球中一个蓝球 湖北30选5一等奖多少钱 3d双彩论坛的字谜 进出口超市 云南11选5开奖 排列五开奖号码走勢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