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四百三十九章 好戲開場

目錄:金玉良醫| 作者:寂寞的清泉| 類別:都市言情

    一出房門,寒風卷著大雪撲面而來。姜展唯低咳了一聲,等到王嬤嬤和小中從耳房中走出,他便摟著陸漫,向古榕院走去。

    路上,姜展唯還吩咐王嬤嬤道,“回去收拾東西,明日早些下山。”

    回到古榕院西屋,陸漫低聲說道,“那個人不是蔡公公,是假貨,他如此做為,應該是在試探我這個神醫的實力。咱們就這樣無功而返?”

    姜展唯說道,“我只是那么說說,一切都按原計劃進行。老狐貍越試探,就越說明他是真心想找你看病。若我沒料錯,明天他會派人再來找我們。之前我只有九成把握,通過今晚卻有了九成九的把握他能鉆進咱們圈套。”又問道,“你怎么看出來那人是個假貨了?”

    陸漫解釋道,“許多病光靠診脈診不出來,羊癇病就是其中一種。但所有疾病都有一個大體分類,我雖然不能光靠診脈精確診出每個分類里的具體哪一種病,卻能診出大概方向。羊癇病屬于腦部疾病,從這個假貨的脈象我看出他根本沒得這么方面的病,再加上他有些緊張,我就猜出來了。”又道,“蔡公公讓我給一個假貨診脈,是不是想看看我做為‘神醫’是否有與眾不同的真本事,若有,才會安心讓我給他治病?”

    姜展唯說道,“嗯,有這個意思,還應該有另一層意思,就是進一步看看我們有沒有不利于他的動作。若對他不利,他馬上就會遛之大吉。”又贊許地看看陸漫,笑道,“我的媳婦真行,早一步發現情況,讓我們少了許多麻煩……”

    第二天是臘月十二,這一天也是先太后八十冥壽,蔡公公肯定會在凌晨親自去寺里給先太后上頭炷香。

    半夜,陸漫在西屋睡得正香,有人在東屋的窗上輕輕敲了幾下,里面傳來姜展唯“嗯”的聲音。

    這是蔡公公出去上香了。

    一個多時辰后,東窗又被敲了幾下,姜展唯又“嗯”了一聲。

    這是蔡公公回來了。

    等到天光大亮,陸漫一覺睡到自然醒。

    她穿上衣裳來到廳屋,見姜展唯正坐在椅子上發呆。便問道,“我們準備下山嗎?”

    姜展唯笑道,“風大,我們要晚些再回去。”

    陸漫的面上一喜,應該是那邊坐不住了。

    下人把齋飯擺在桌上,姜展唯已經吃過,陸漫自己坐下吃起來。

    屋里沒人了,姜展唯才跟陸漫低聲說道,“辰時胡公公又來請你,我說你累著了,還未起床,巳時三刻再過去。胡公公回去后又來說,大天亮的,你去他那里不方便,蔡公公會來這里求診。”聲音更低了,“已經有線報,那幾位已經請好,到時會去那里。”

    若蔡公公昨天沒搞那一出,陸漫也會找借口拖到今天正式“治病”,有了昨天那個插曲正好,反倒幫他們拖延了時間。

    陸漫吃完飯,等了小半個時辰,就有三個人上門。

    他們都穿著普通的綢緞衣裳,披著玄色斗篷,斗篷的帽子壓得低低的,根本看不到人長得什么樣。

    幾人進了屋才把帽子抹下去,一個是胡公公,一個是青年太監,另一個老太監跟昨天那個“蔡公公”有八成像的樣子。

    胡公公介紹道,“姜大人,姜少夫人,這位是蔡公公。”

    蔡公公笑道,“姜大人,姜少夫人,咱家也是沒轍了,對不起了。”一張嘴,看到他的嘴里只剩幾個牙齒,怪不得嘴癟得那樣厲害。

    陸漫有些“愣神”,呆呆地看著蔡公公。

    姜展唯反應快,抱拳笑道,“小心使得萬年船,理解,理解。”

    蔡公公看看還沒反應過來的陸漫,又笑道,“姜少夫人‘神醫’名聲果然名不虛傳啊。”

    陸漫似才反應過來,說道,“哦,原來昨天那位蔡公公是假的呀。”

    姜展唯拉了拉陸漫,有些不高興地皺了皺眉。又趕緊給蔡公公解釋道,“蔡公公請諒,婦人不懂事,口無庶攔。”

    蔡公公大氣地說道,“姜大人客氣了,姜少夫人直爽,赤誠可嘉。”

    蔡公公被請去東側屋,陸漫坐過去給他診脈,又仔細問了他患病的情況。蔡公公偶爾會說幾句,多是那個一起來的青年太監在說。

    陸漫看完,又沉思片刻,斟酌著說道,“公公的病已經到了中后期,我不敢說一定能夠完全治愈。但若是公公聽醫囑,配合治療,定期出來施針,定期診脈換藥,再加上那種特制藥,能夠很大程度使公公的病癥得到緩解,至少不會突然發病。”

    蔡公公先是沉了臉,聽到后一句,表情又放松了,說道,“咱家已經近六十的人了,只要能夠緩解病癥,多活一天是一天。”

    陸漫笑了起來,說道,“蔡公公的心態好,有時心態也會決定病情,你的病能完全治愈也未可知。”

    之后她站去他身后,慢慢給他按摩腦袋。這個按摩手法適合所有頭痛的人。

    半刻鐘后,蔡公公舒服得哼出了聲。自從他十幾年前傷了腦袋而患上羊癇,腦袋就從來沒有這么舒坦和清明過。這個小婦人真的是神醫,比那些鳥御醫強得太多……

    在蔡公公昏昏欲睡之際,陸漫停了下來。她說道,“下一步是施針,第一次施針的時間比較長,需要一個時辰。之后,是喝這種病的特制藥,藥后一個時辰,又需要施第二次針。這個過程下來,要到下晌酉時才能結束……”

    現在蔡公公對陸漫的醫術已經完全信服,說道,“那就麻煩姜少夫人了。”又對胡公公說道,“回去跟他們說,咱家酉時后再回屋。”

    胡公公退下。

    蔡公公倚在羅漢床上,陸漫開始給他施針,沒多久,他便睡著了。

    這時也到了晌飯時間,那個青年公公被請去廳屋吃齋飯。飯后,他也睡了過去。

    寺里后院的一間禪房內,兩個和尚正在下棋。一個和尚白白胖胖,大概六十多歲的樣子。一個和尚面白清瘦,童顏鶴發,看不出來他究竟有多少歲。

    白胖和尚看到一個小和尚在屋門口晃了一下,笑道,“師叔祖,那些人已經下山了。”
49选7开奖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