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四百三十九章 好戏开场

目录:金玉良医| 作者:寂寞的清泉| 类别:都市言情

    一出房门,寒风卷着大雪扑面而来。姜展唯低咳了一声,等到王嬷嬷和小中从耳房中走出,他便搂着陆漫,向古榕院走去。

    路上,姜展唯还吩咐王嬷嬷道,“回去收拾东西,明日早些下山。”

    回到古榕院西屋,陆漫低声说道,“那个人不是蔡公公,是假货,他如此做为,应该是在试探我这个神医的实力。咱们就这样无功而返?”

    姜展唯说道,“我只是那么说说,一切都按原计划进?#23567;?#32769;狐狸越试探,就越说明他是真心想找你看病。若我没料错,明天他会派人再来找我们。之前我只有九成把握,通过今晚却有了九成九的把握他能钻进咱们圈套。”又问道,“你怎么看出来那人是个假货了?”

    陆漫解释道,“许多病光靠诊脉诊不出来,羊痫病就是其中一种。但所有疾病?#21152;?#19968;个大体分类,我虽然不能光靠诊脉精确诊出每个分类里的具体哪一种病,却能诊出大概方向。羊痫病属于脑部疾病,从这个假货的脉象我看出他根本没得这么方面的病,再加上他有些紧张,我就猜出来了。”又道,“蔡公公让我给一个假货诊脉,是不是想看看我做为‘神医’是否有与众不同的真本事,若有,才会安心让我给他治病?”

    姜展唯说道,“嗯,有这个意思,还应该有另一层意思,就是进一步看看我们有没有不利于他的动作。若对他不利,他马上就会遛之大吉。”又赞许地看看陆漫,笑道,“我的媳妇真行,早一步发现情况,让我们少了许多麻?#22330;?br />
    第二天是腊月十二,这一天也是先太后八十冥寿,蔡公公肯定会在凌晨亲自去寺里给先太后上头炷香。

    半夜,陆漫在西屋睡得正香,有人在东屋的窗上轻轻敲了几下,里面传来姜展唯“嗯”的声音。

    这是蔡公公出去上香了。

    一个多时辰后,东窗又被敲了几下,姜展唯又“嗯”了一声。

    这是蔡公公回来了。

    等到天光大亮,陆漫一觉睡到自然醒。

    她穿上衣裳来到厅屋,见姜展唯正坐在椅子?#25103;?#21574;。便问道,“我们准备下山吗?”

    姜展唯笑道,“风大,我们要晚些再回去。”

    陆漫的面上一喜,应该是那边坐不住了。

    下人把斋饭摆在桌上,姜展唯已经吃过,陆漫自己坐下吃起来。

    屋里没人了,姜展唯才跟陆漫低声说道,“辰时胡公公又来请你,我说你累着了,还未起床,巳时三刻再过去。胡公公回去后又来说,大天亮的,你去他那里不方便,蔡公公会来这里求诊。”声音更低了,“已经有线报,那几位已经请好,到时会去那里。”

    若蔡公公昨天没搞那一出,陆漫?#19981;嵴医?#21475;拖到今天正式“治病”,有了昨天那个插曲正好,反倒帮他们拖延了时间。

    陆漫吃完饭,等了小半个时辰,就有三个人上门。

    他们都穿着普通的绸缎衣裳,披着玄色斗篷,斗篷的帽子压得低低的,根本看不到人长得什么样。

    几人进了屋才把帽子抹下去,一个是胡公公,一个是青年太监,另一个老太监跟昨天那个“蔡公公”有八?#19978;?#30340;样子。

    胡公公介绍道,“姜大人,姜少夫人,这位是蔡公公。”

    蔡公公笑道,“姜大人,姜少夫人,咱家也是没辙了,对不起了。”一张嘴,看到他的嘴里只剩几个牙齿,怪不得嘴瘪得那样厉害。

    陆漫有些“愣神”,呆呆地看着蔡公公。

    姜展唯?#20174;?#24555;,抱拳笑道,“小心使得万年船,理解,理解。”

    蔡公公看看还没?#20174;?#36807;来的陆漫,?#20013;?#36947;,“姜少夫人‘神医’名声果然名不虚传啊。”

    陆漫似才?#20174;?#36807;来,说道,“哦,原来昨天那位蔡公公是假的呀。”

    姜展唯拉了拉陆漫,有些不高?#35828;?#30385;了皱眉。又赶紧给蔡公公解释道,“蔡公公请谅,妇人不懂事,口无庶拦。”

    蔡公公大气地说道,“姜大人?#25512;?#20102;,姜少夫人直爽,赤诚可嘉。”

    蔡公公被请去东侧屋,陆漫坐过去给他诊脉,又仔细问了他患病的情况。蔡公公偶尔会说?#22919;洌?#22810;是那个一起来的青年太监在说。

    陆漫看完,又?#20102;计?#21051;,斟酌着说道,“公公的病已经到了中后期,我不敢说一定能够完全治愈。但若是公公听医嘱,配?#29616;?#30103;,定期出来施针,定期诊脉换药,再加上那种特制药,能够很大程度使公公的病症得到缓解,至少不会突然发病。”

    蔡公公先是沉了脸,听到后一句,表情又放松了,说道,“咱家已经近六十的人了,只要能够缓解病症,多活一天是一天。”

    陆漫笑了起来,说道,“蔡公公的心态好,有时心态?#19981;?#20915;定病情,你的病能完全治愈也未可知。”

    之后她站去他身后,慢慢给他按摩脑袋。这个按摩手法适合所有头痛的人。

    半刻钟后,蔡公公舒服得哼出了声。自从他十几年前伤?#22235;?#34955;而患上羊痫,脑袋就从来没有这么舒坦和清明过。这个小妇人真的是神医,比那些鸟御医强得太多……

    在蔡公公昏昏欲睡之?#21097;?#38470;漫停了下来。她说道,“下一步是施针,第一?#38382;?#38024;的时间比较长,需要一个时辰。之后,是?#26085;?#31181;病的特制药,药后一个时辰,?#20013;?#35201;施第二?#25569;搿?#36825;个过程下来,要到下晌酉时才能结束……”

    现在蔡公公对陆漫的医术已经完全信服,说道,“那就麻烦姜少夫人了。”又?#38498;?#20844;公说道,“回去跟他们说,咱家酉时后再回屋。”

    胡公公退下。

    蔡公公倚在罗汉床上,陆漫开始给他施针,没多久,他便睡着了。

    这时也到了晌饭时间,那个青年公公被请去厅屋吃斋饭。饭后,他也睡了过去。

    寺里后院的一间禅房内,两个和尚正在下棋。一个和尚白?#30528;?#32982;,大概六十多岁的样子。一个和尚面白清瘦,童颜鹤发,看不出来他究竟有多少岁。

    ?#30528;?#21644;尚看到一个小和尚在屋门口晃了一下,笑道,“师叔祖,那些人已经下山了。”
49选7开奖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