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八五一章 來 找刺激啊

目錄:仙藥供應商| 作者:糖醋于| 類別:都市言情

    有熱氣從地里冒出來,雖然十分的微弱,常人可能根本感覺不到,注意不到,他伸手一試便知。

    在這下面。

    王耀四處看了看,沒有鐵锨也沒有鎬頭。

    算了,還是直接用手吧!

    他直接蹲下來伸手開始挖了起來,這是山,不光有土,也有山石,他的雙手卻是好似比鐵還硬,比鋼還強,雙手翻飛,土石飛濺出來,他的身體不停的下陷,地面上很快就出現了一個土坑。

    山下的溫泉山莊之中。

    “先生去哪里了?”賈自在在山莊之中找到了鐘流川和潘軍,他實在是百無聊賴,這山莊之中是真的沒什么好玩的,蕭瑟的如同秋日一般,他們五個人算是稀罕物了。

    “我也不知道。”

    正說著話呢,就看到一個黃毛年輕小子領著七八個年輕人提著棍棒朝著他們這邊走了過來。

    “嗯,什么情況?”看到這幾個人,賈自在的眼睛亮了。

    “來這里,來這里!”他忍不住道。

    “干什么?”胡媚瞪了他一眼。

    “找事啊,你沒看他們分明是來找事的嗎?”

    “瑪德,去哪里了?”那個黃毛年輕人一邊走一邊嘟囔著,然后,他就看到了賈自在他們,準確的說是看到了胡媚。

    “大哥,那個妞很漂亮啊!”

    “走。”

    幾個人提著棍棒,晃晃悠悠的來到了鐘流川他們幾個人的面前。

    “美女,認識一下?”那個黃毛小子咧著嘴擺出了一個自認為十分帥氣而且紳士的姿勢。

    嘿嘿,賈自在樂了,居然敢有人當著自己的面調戲自家的媳婦,真是膽子大得很呢!

    太歲頭上動土,捋虎須,這些詞語已經無法形容他此刻是何等的作死了。

    “你興奮個什么勁?”胡媚十分不滿道,自家被調戲,看著身旁的丈夫居然十分興奮的樣子,這不是有病嗎?

    “終于有事情可做了。”賈自在暗道。

    “這個黃毛,你這么明目張膽的調戲我的媳婦,腦子是不是讓驢踢了?”

    “呀呵!”這黃毛聽見之后一愣,然后眼睛一斜,上下大打量了賈自在一番,

    “不是本地人吧?”

    “的確不是。”賈自在點點頭。

    “那就好,這樣,讓你媳婦陪我們哥幾個喝喝酒,樂呵呵,怎么樣啊?”

    “你好囂張啊,我來的時候看見外面可是掛著橫幅的,好像是打擊村霸地痞吧,你這算不算是頂風作案,花樣作死啊?”賈自在點了一根煙。

    黃毛和他身后的那幾個人年輕人聽后臉色變了,最近這縣里的確是對這個打擊的挺厲害的,附近的村子已經抓了好幾個了,聽說進去好可憐的那種,他們還年輕不太懂事,就是覺得這樣做挺威風的,自然是不想進局子。

    一時間,他們站在那里,進退兩難,好尷尬的那種。

    動手啊,傻愣著干什么?賈自在心道,他這還等著還手呢,欺負小朋友、壞學生之類的是事情他是最喜歡做了。

    “怎么了,突然間想通了,還是怕了。”

    “嗯。”鐘流川搖了搖頭,決定不站在這里陪著個無聊的家伙做這種無聊的事情。

    “我怕什么?!”黃毛眼睛一瞪,脖子一耿。

    年輕人,火氣大,最怕激。

    “哎呀,就是嘴上本上,沒這個膽量,回去吃奶吧?”賈自在擺擺手。

    “我尼瑪,給我上,出了問題我兜著!”

    這黃毛年輕人聽到這里是再是忍不住了,掄起手中的木棍朝著賈自在的頭就砸了下來。

    “這可算是動手了,我都等不及了!”賈自在興奮道。

    哎!

    啪!

    黃毛被一耳光抽的有些發蒙,然后就覺得腮幫子疼的厲害,火辣辣的。

    啪,啪,啪,接連不斷的脆響聲,幾個年輕人捂著腮幫子愣愣的望著站在自己面前的這個叼著煙卷,一臉壞笑的男子。

    疼,疼,

    這個人怎么就只會打臉呢?

    “老大,這家伙是個練家子!”一個腦子稍微正常點的年輕人道。

    “撤!”

    好漢不吃眼前虧,他們果斷的想要跑。

    “撤,經過我同意了嗎?”賈自在見狀可是不樂意了,這邊熱身還沒做完呢,剛剛有點樂子,哪能這么輕易的就讓你們撤了呢?

    他一步攔在了這些個年輕人的面前。

    “別急著走啊?”

    “你還想干什么?”

    “我們玩一個有些吧?”

    “不玩,我們沒空。”

    “呀,剛才不是挺愣的嗎?”

    “無聊!”鐘流川果斷的轉身離開。

    “等等我。”潘軍也跟著走了,剛才他還有些擔心這個賈自在的,但是剛才對方一出手他就看出來,這個人有功夫在身,而且是相當高明的那種,既然對方不會有事,那就沒有必要繼續留在這里看他欺負小學生了。

    黃毛咬著牙,握著木棍的手臂在發抖。

    “要不然你們再試試吧,剛才或許只是偶然。”

    “給我滾開!”黃毛忍不住了,然后提著棍子又沖了上來。

    啪又一耳光,這一下打的是左臉,剛才是右臉。

    嘰嘰嘰,啾啾啾,好多小星星。

    頭好暈呢!

    另外幾個人見狀渾身忍不住一個激靈,聽著聲音就知道很疼,也不知道這大哥會不會被打傻了。

    “行了,”胡媚在一旁也忍不住了。

    “那哪行啊,剛才他可是想調戲你的。”賈自在道。

    “站起來,我們玩一個腦筋急轉彎的游戲,我問你們答,五個數回答不上來,抽耳光。”

    “森林里開大會,誰沒來?”

    “5、4……”

    “大象!”一個年輕人急忙道。

    “為什么?”

    “裝冰箱里了!”

    “不對!”賈自在道。

    然后啪啪,這些個年輕人另外一半臉上都挨了一耳光。

    “那是誰?”

    “臭鼬。”

    “為什么?”幾個年輕人一愣。

    “因為它太臭了,不讓它去參加。”

    “握草,這算是什么理由?!”幾個年輕人聽后直接愣了,這特么是腦筋急轉彎,這特么的是玩我們的吧。

    “第二題,小明有三個哥哥,大哥叫小強,二哥叫大強,三哥叫什么?”

    幾個年輕人聽到這個問題傻了。

    這特么誰知道,還不是你說叫什么就叫什么,索性不說了,反正早晚會挨揍。

    “5、4……”

    “不知道。”

    “哎,叫二強啊,多簡單的問題啊,你們怎么能不會呢?”賈自在道。

    “跑!”

    不知道誰喊了一聲,這七八個青年分朝不同的方向跑去,然后他們每個人在極短的時間之內全部躺在地上。

    媽呀,提到鐵板了!

    他們的臉上都寫滿了驚恐。

    “這位大哥,我知道錯了,饒了我吧?”一個年輕人跪在地上求饒,他這一開口,立即有人跟著,這七八個青年都給賈自在跪下了。

    “什么情況,男兒膝下有黃金,怎么能這么沒骨氣呢,都給我站起來!”賈自在陰沉著個臉道。

    “要不然繼續抽耳光!”

    幾個人聽后麻利的站了起來。

    “下面我們再玩一個游戲,真心話大冒險!”

    “還玩?!”

    “怎么,你有意見嗎?”

    “呃,不是,沒有。”

    “說說,你們什么學歷。”

    “高中。”

    “中專。”

    “初中。”

    “嘶,哎呀。”賈自在聽后搖著頭,“你們真是看可以,我都是大學本科,函授的。”

    “提問啊,說出近代六位有名的文學家和他們的代表作。”

    “金庸,《天龍八部》、《射雕英雄傳》”

    “古龍《小李飛刀》、《陸小鳳》”

    “《鬼吹燈》”

    “什么玩意?!”

    賈自在的臉色是越來越難看了。

    “什么金庸,什么古龍,什么鬼吹燈?是魯迅,是郭沫若,是茅盾,是巴金,是老舍,是曹禺!”

    啪啪,賈自在忍不住耳刮子抽的。

    做這種事情會上癮的。
49选7开奖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