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內部紛爭 第八百三十四章 被遣送回來的人

目錄:加納之劍| 作者:索哎| 類別:散文詩詞

    雖然沙總隊長的做法前后矛盾讓白新隊長看不透,但是白新隊長卻不會因為他就放棄了自己的最終目標。為了實現這個終極目標,白新隊長每一天都在積極的進行納新工作,在這個各個公會納新數量都在不斷下降的時期,白新隊長每一天的業績卻實現了逆流而上,每一天都能保持一個相對穩定的數量,甚至時不時還能有些許的增長。

    如果論起對工作的認真程度與工作的業績來說,白新隊長絕對是這整個異世界之最了,即便是各大公會的主力小隊與比起來恐怕都有所不及。而現在的甜心海盜團之所以能夠成為所有公會之中體量最大的一家公會,這也與白新隊長這個最早一批加入甜心海盜團的成員有這直接的關系。

    而白新隊長之所以會這么努力認真的工作卻絕對不會是因為“完成會長所下達的任務”、“公會的整體發展”以及“盡職盡責”這樣冠冕堂皇的理由,他這么努力的工作完全都只是為了他自己而已。

    擁有更好的工作業績,自然也就更有可能被公會的會長注意到從而被提拔到更高的職位,這是白新隊長最初的想法。但是現實卻并非如同白新隊長所想象的那樣,因為會長的注意力幾乎全部都集中在了主力小隊的建設已經和其他公會的競爭方面上,所以即便白新隊長在每一次的招募到的新人都是幾個納新小隊長之間最多的,可是他卻依舊沒有如愿以償的受到會長的重視。

    而這一次欣桐所給他們留下的任務對于白新隊長來說毫無疑問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只要將其他幾個小隊的小隊長全部鏟除掉,那么即便沒有會長的直接任命,白新隊長他依舊可以順利成章的提升他在公會之中的地位。

    如果你們不幫我升職的話,那么我就來自己給自己升職——這便是此時白新隊長心中最為真實的想法。

    只不過白新隊長雖然打了一手好算盤,但是他的計劃還沒有實施多久就很快就被一場突然起來的巨大變故所打破。就在他們召開完第二次公會大會的第二天,在白銀城之中照例進行納新的白新隊長竟然看到了那名被他派上島的那名白新小隊成員。

    見到這名白新小隊成員之后,白新隊長的第一反應便是這名成員違背了自己的命令擅自跑回來了。這可著實讓白新隊又驚又氣,因為在他的計劃之中,每次上島的白新小隊成員可是十分重要的一環。他們作為自己的“護身符”是其中的一個作用,另外一個更加重要的緣故便是要在會長以及主力小隊成員面前“混臉熟”,要知道在欣桐帶領著主力小隊成員上島之后,每次被派上島的五名成員便成為了他們和會長以及主力小隊成員之間唯一的溝通渠道。

    而此時這名白新小隊的普通成員竟然擅自返回了白銀城,這無疑是對他的全盤計劃產生了巨大的負面影響,所以白新隊長立刻朝他走了過去,然后控制不住的朝著他怒吼質問道:“我不是派你去好運島了么?你怎么又回來了!”

    原本這是在路上走路的這名白新小隊成員突然就被白新隊長吼了一嗓子,他著實是受到了不小的驚嚇。然后在看到一臉憤怒的白新隊長之后,他所受到的驚嚇也就只能往自己肚子里吞了。“我……我的確是上島了,只……只不過……我又被遣送回來了。”這名白新小隊的成員唯唯諾諾的說道。

    這名白新小隊普通成員的回答并不能讓白新隊長滿意,反而還進一步的激怒了他。要知道“每隔兩天便送五名公會成員上島”這可是欣桐親自下達的命令,而且他們上一次送上島的五名成員都沒有被遣送回來,為什么偏偏等到第二次的時候就被遣送回來了?而且,被送回來的為什么不是別人,偏偏就是他這個被自己指派上去的人?

    因為害怕我責罰你所以只能選擇撒謊了么?白新隊長在心中想到。自認為識破了這名普通成員謊言的白新隊長并沒有急著去戳穿他,因為此時白新隊長心中的憤怒已經不是能夠通過罵他一頓就能夠被化解的了,他要一層一層的揭開這名普通成員的謊言,然后看到他原形畢露之后的絕望表情,這才是能讓白新隊長心滿意足。

    白新隊長假裝相信了他所說的話,然后擺出一副疑惑不解的表情的繼續向他詢問道:“那你為什么會被遣送回來呢?是不是因為你沒有聽從會長他們的命令,所以才被遣送回來了呢?”

    “沒有,沒有。”對于白新隊長給他扣上的這頂“抗命”的帽子,這名白新小隊的普通成員立刻搖頭否定,然后像白新隊長解釋道:“只要是會長他們下達的命令我絕對都回去執行的,而且我被遣送回來這也是他們的命令,但是我真的不知道會為什么會被遣送回來。”

    哼,到底還是在說謊,說什么不知道,其實根本就是毫無緣由只不過是你自己擅自跑回來罷了,白新隊長在心中冷哼一聲然后想到。“那我再問問你,你被遣送回來的這個命令是誰下達的,是會長親自下達的么?”

    “不是會長,是一個叫做欣桐的女生。她自稱是會長的妹妹。我不認識她,但是我們一同上島的人都聽從了她的命令,所以我也聽從她的命令。”

    還知道欣桐是會長的妹妹么?不過這也就是你所知道的全部了吧。你的話里簡直是漏洞百出,可能你不知道當時下達這個命令的人正是欣桐吧。如果是換了一個別人把你遣送回來,那么你的話多少還有那么一點可信度,但是唯獨欣桐是絕對不可能的人。

    經過了簡短的幾句對話之后,白新隊長已經可以將其撒謊的事實確認無遺,也就是在這個時候白新隊長開始加大了他的攻勢,準備一步一步的將他推向絕望的深淵。“那我再問問你,被遣送回來的人是只有你一個還是說大家都被一通遣送回來了。”

    “不只有我一個,只要是這一次上島的成員,大家全部都被遣送回來了。”
49选7开奖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