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百帝傳承 第七百七十二章 說來話長……

目錄:劍道毒尊| 作者:香辣魷魚干| 類別:散文詩詞

    劍道毒尊第一卷第772章說來話長……晨光熹微,蘇玄便是睜開了眼眸。

    經過了一晚上的修煉,原本體內混亂的靈力與妖氣,也是漸漸得以梳理開來。

    大多數的力量,皆是被其煉化為了一股股精純的力量,充斥在無數經脈之中,靜靜地流淌著。

    張口吐出一股憋悶了無數日的濁氣,蘇玄緩緩站起身來,目光望向窗外的梅樹枝頭,心中一時間也開始思緒翻涌起來。

    只是,他才剛陷入沉思狀態下,至多過去了半個時辰,便是聽到了身后,忽然傳來了一聲嚶嚀。

    剛回過身去,便是見到,那原本還在沉睡中的玄雅,忽然捂著有些難受的胸口,坐起身來。

    即便如此,但這一夜,也是她睡得最香甜的一晚上。

    一直以來的噩夢,獨獨只有這一夜沒有出現,取而代之的,居然是一場美夢……

    夢中的自己,找回了那個屬于自己的“家”,也找到了自己的方向,在夢中,自己是那般的無拘無束,心情暢快……

    下意識地,微微抿起的嘴角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最后,她才睜開了緊閉的眼眸。

    “嗯?”

    為何,觸感是如此的柔軟舒適,而并非是想象中冰冷的地面……

    徹底睜開眼眸,她頓時被眼中的景象,嚇了一跳。

    這里,分明就是外界的客棧,而她現在,也正躺在一張軟床上面。

    可,自己是如何躺在這里的?!

    一念及此,她迅速低下頭去,望著仍舊穿在身上的衣服,這才悄悄舒了口氣。

    但,緊隨其后的,她又抬頭看向了窗邊的蘇玄,下一刻,她的腦海中,不禁一片空白。

    她隱隱約約中,只記得自己昨晚似乎急于傾訴,一時間,竟是罕見地喝醉了。

    在那之后,自己說過怎樣的話,做了什么事情,卻都一概不知了。

    一睜開雙眼,看到的,便是這樣一幅場景,以及站在那邊的蘇玄。

    昨晚,到底發生了什么?!

    她從床邊翻坐下來,剛剛走了幾步,卻忽然覺得身體有些不適,頓時俏臉一寒,旋即看向蘇玄,問道:

    “你,是不是對我做了什么?”

    突如其來的質問,頓時令蘇玄一頭霧水,他看了看,臉色似乎有些微微紅潤的玄雅,再加上她有些不利索的動作,頓時反應過來。

    對方此舉,怕是誤會自己了。

    若是換成是小狐貍,或是其他女人,說不定自己還可以開開玩笑。

    但蘇玄十分清楚,面前的這個女人,可不是能夠隨意開玩笑的那種女子。

    而且,若是真的發生了什么,恐怕她會二話不說,立即選擇拼命,要么便是去死。

    無奈的搖了搖頭,蘇玄嘆道:“什么也沒做。”

    “不、不可能!”

    玄雅盯著蘇玄,問道:“那為何,我會……”

    后面的話,她有些難以說出口。

    雙腿猶如灌了鉛一般,格外酸痛,可昨夜明明只是走了一段路,豈能造成這般下場?

    唯一有可能的,便是對方趁自己沉睡之際,做了些什么!

    越是這么想,玄雅便越是感到有些無地自容。

    甚至是……惱恨。

    惱恨自己,似乎看錯了人。

    看起來值得人欽佩的輪回珠之主,原來也是一個只懂得趁人之危的小人?

    雖是如此,但她還是沒有繼續說下去,她還是希望,能夠從蘇玄的口中,聽到一個不一樣的結果。

    哪怕是騙騙自己,她的心里,也會舒服一些。

    聞言,蘇玄無奈道:“你昨晚到底做了些什么,你都不記得了?”

    玄雅仍舊注視著前者,一言不發。

    越是這樣的目光,便越是令蘇玄感到無可奈何。

    搖了搖頭,他只得如實說道:“昨晚上,你從床上一共跌落了七次。”

    “每一次,都要費很大功夫才能將你扶回床上,至于其他事情,什么都沒有發生,就是這樣。”

    聽到這里,玄雅頓時楞了一下。

    下意識地,她屏息凝神,并內視體內。

    三息過去以后,她的俏臉頓時微微一紅,更加說不出任何話來了。

    她已經知道,自己誤會了對方,所以才更加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對方了。

    不過蘇玄倒是沒有想那么多,見到對方已經醒來,雖然狀態差了些,但至少已經恢復了清醒,于是他開口說道:

    “既然已經醒了,那便回帝宮吧。”

    “昨晚,你可是徹夜未歸,你的師尊,恐怕也會擔心你吧。”

    玄雅這時離開了床邊,朝這邊緩緩走來,一邊開口說道:“擔心又能怎樣,擔心不還是沒有找過來么。”

    撇了撇嘴之后,她扭頭看向蘇玄,道:“那你呢,你也去帝宮么?”

    “不了,我也一樣徹夜未歸,清漪那邊恐怕也很擔心吧,我該回去了。”

    搖了搖頭,蘇玄淡淡笑道。

    只是,在說起葉清漪時,他的眉眼中,盡顯出一抹溫柔的笑意。

    不知何故,聞得此言,再加上蘇玄的這般神情,玄雅心中竟是嘆了口氣。

    但,她總歸還是那個玄雅。

    只是片刻之后,她便恢復了一開始的那副冰冷神色。

    “那你走吧。”

    蘇玄轉身看向她,目光中微微有些疑惑。

    被蘇玄這樣看著,玄雅低下頭去,冷冷道:“看我做什么,還不快點回去,我再休息片刻,自己會回去!”

    “好吧。”

    “反正這里距離帝宮也是極近,我便不送你了,先回去了。”

    說罷,蘇玄便是推開房門,迅速離開了這里。

    一方面是真的擔心葉清漪,另一方面,也是因為有些事情未來得及去做。

    總之,在離開時,蘇玄完全沒有注意到,身后的那個女人,微垂著頭,以及緩緩落下的淚水。

    “謝謝……你。”

    房間里已經無人,但她仍是緊緊攥著床單,緩緩說道。

    不過,蘇玄這邊才剛剛踏出客棧外,緊接著,便是見到了帝靈雙王二人。

    乍一見面,雙方皆是怔了一下。

    “白兄?”

    “你怎么在這里睡了一晚?”

    兩人愣過之后,立即提議要請蘇玄喝點茶,于是不由分說的,拉著蘇玄便落了座,隨后接著問道。

    此時,蘇玄唯有苦笑。

    原本還打算要離開,待會兒,估計又要遇到那個女人了。

    “說來話長……”

    他也沒打算解釋。

    但是,茶水剛剛上來,三人正輕抿茶碗時,漸漸從客棧樓梯間,走出來的那道身影,卻頓時令那二人驚呆了。

    一聯想起來,蘇玄之前所說的說來話長,再加上此刻逐漸出現的這道身影,顧尊與云皇,此刻皆是目光古怪的看著蘇玄。

    而玄雅,原本是打算獨自離開的,結果剛剛走到樓下,便是又一次見到了,那個家伙。
49选7开奖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