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縱橫紅楓島 第952章 破秘海

目錄:萬仙圣尊| 作者:韓詩| 類別:武俠修真

    第952章破秘海

    常得道正捂著手臂,思忖找機會出手,沒想到陳楓竟然再次向他攻擊。他又驚又怒,趕緊祭起了一塊赤紅色的血鑒。

    這塊血鑒是他從秘士階段便開始使用的秘器,后來又改造成秘寶,消耗了許許多多的珍貴材料和大量心血。這塊血鑒可攻可守,還能污穢敵手的秘寶,是常得道身上最強大的兩件秘寶之一。他打定主意,要依靠血鑒,讓陳楓的飛剪有來無回。

    “轟”的一聲,常得道眼前一花,隨即發現血鑒已經炸裂。血鑒的防御在觸碰到飛剪的瞬間就破掉了。因為觸發了血鑒最后的禁制,血鑒中毒血猶如巖漿一般涌出,又如同怒濤狂浪向陳楓呼嘯撲來。

    飛剪在空中一閃,一道道雷光便在毒血中炸開。在破開毒血之后,剛剛有些潰散跡象的雷龍竟然再度沖來,氣勢更勝之前。

    看到雷龍向自己沖來,常得道終于慌了,知道自己的生死已經懸于一線,不由大叫:“師兄救我!”一邊說著,一邊拋出一個青銅鐘罩住自己。

    他的這件銅鐘也是秘寶,但是防御時會將整個人都罩入青銅鐘里,也就失去了進攻的機會了。可是如今常得道已經不敢去想進攻的事情了,只想著保命。

    青銅鐘拋出的瞬間,立即變得巨大。常得道覺得自己與外界的聯系都消失了,眼前一片黑暗。他終于踏實了,還好被青銅鐘護住了。

    他倒是沒有猜錯,他確實被青銅鐘護住,讓風雷飛剪未竟全功。

    陳楓調轉風雷飛剪,又向寶鏡先生攻去。黃韜不由長舒一口氣,師弟暫時是安全了。

    誰想到這時候陳楓突然回轉身,對著青銅鐘動了動嘴唇。

    青銅鐘內的常得道的心剛剛放下來,便覺得自己的秘海中突然涌出了熊熊巖漿一般,有濃濃的黑煙和厚厚的灰土落下,更有一股熾熱無比的灼燒感出現。他身在青銅鐘內,只覺得眼前一會光亮,一會黑暗,一會狂躁,一會寧靜……

    猛地,他的秘海中爆發出轟然巨響,大部分秘識竟然不受控制一般收縮起來,隨后不斷亂竄。

    巨大的危機感再度降臨!

    可危機感產生的同時,常得道又有了一種十分充實的感覺。他發覺自己的秘識竟然在不斷壯大,而他自己則像是又長了一雙神秘莫測的眼睛一般,可以居高臨下俯視所有的秘宗,又能洞察內心,窺探到所有人的秘密。他覺得自己不再是血煞宗的一個長老,而是可以獨占整個紅楓島的霸主。這種自信的感覺很好,最少比他預想中當宗主的感覺好多了。

    可是,很快,他覺得壞了,自己的秘海中竟然裝不下那么多秘識了。可是,千奇百怪的念頭和情緒在他的秘海中不斷出現,一點點膨脹。逐漸地,常得道的秘識被一點點擠壓,讓他有種想在地上翻滾的感覺。

    常得道慢慢蜷縮,最后忍不住以頭來撞擊青銅鐘。外面的秘宗只聽到青銅鐘內傳來“當當當”的聲音,卻不知

    -----這是華麗的分割線--

    小說網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薦閱讀:

    ----這是華麗的分割線---

    道發生了什么。

    再一次逼退其余四個秘宗的攻擊,陳楓單手向青銅鐘遙遙抓去。黃韜不由覺得可笑,秘寶和秘器不同,都經過祭煉。尤其是秘宗的秘寶,都有秘宗的秘識烙印,并不是輕易就能抹掉的。陳楓這一抓,能做什么?

    誰想到,在紅楓島也有些名氣的青銅鐘竟然迅速縮小,隨即被陳楓攝入手中。常得道的秘寶就這樣被收走了。

    四個秘宗頓時有了不好的預感:能夠如此被輕松收走的,只可能是無主的秘寶!

    再看常得道,癱倒在地上,倒是沒有死。只是,他雙眼呆滯,口鼻歪斜,咧著嘴在傻笑,還流著涎水,得意地說:“惹了我,你們都該死!”笑了沒兩聲,他又用僅存的一只手抱著頭在地上打滾,還痛苦地喊叫:“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四人都不清楚常得道是出了什么狀況,但都知道問題出在陳楓那里。

    “你對我師弟做了什么?”黃韜撲過去,扶起了常得道,又檢查了一番,不由失聲說,“你竟然壞了他的秘海!”

    黃韜與常得道自小一起拜師修煉,感情甚好。因此,他才會做出將宗主知位留給師弟的決定。眼下師弟秘海已崩潰,秘識也在漸漸消散。斷了一只胳膊還能有機會治好,但是秘海崩潰,修煉一途幾乎就沒有希望了,甚至連個常人都不如了。在他看來,陳楓不僅害了常得道,還毀了血煞宗的希望。

    四個秘宗圍攻葉留雨,如今常得道淪為廢人,其余三人便罷手了。在秘府遺址中再做這種拼斗意義不大。尤其是看到陳楓舉手之間竟然廢了常得道的秘識、奪了他的秘寶,大家都覺得不可思議,甚至覺得頭皮發麻。再看向陳楓,再也不覺得他是個秘界的后輩了。

    其實,陳楓這樣的出手暫時也只能做到這一次而已。他吞噬了鶴仙子一半的秘識,發現既可以將其強行消化,據為己有,也可以擯棄掉。鶴仙子的秘識十分醇厚,但畢竟不是陳楓自己修煉的,和自己的秘識并不匹配,其中許多負面情緒,還可能成為他修煉過程中的隱患。吞噬掉鶴仙子的秘識,固然能帶來短時間內秘識的壯大,但會影響陳楓秘識的精準度。為此,陳楓選擇吸收了鶴仙子秘識中最原始、最精純的那一小部分,舍棄了大半部分,都憑特殊的手段以戮神針送入常得道的秘識中。青銅鐘雖然能阻住秘寶和大部分秘術攻擊,但攔不住秘識,所以才出現了這種情況。

    “當年借給黑潮和清波浮空傘的時候,你們可曾想過助紂為虐會害了多少無辜?如今輪到自己了,卻悲憤起來,不覺得可笑嗎?”陳楓冷冷地說。

    黑潮和清波借浮空傘之事對血煞宗來說是小事,只是因為牽扯到天外奇珠,黃韜才有所耳聞。不過,對高高在上的他來說,一個村子村民的死亡也抵不上他血煞宗小小的損失,何況他的師弟、宗主繼承人就這樣廢了。因此,黃韜再一次向陳楓攻來。
49选7开奖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