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五百九十七章 势均力敌啊

目录:特种兵王| 作者:护花使者本尊| 类别:散文诗词

    第三千五百九十七章 势均力敌啊

    “身后这人,算是被我们找到了突破口,怎么可能放过我们,今日必然会对你我穷追不舍!”巴四带着几分担忧道。

    “这是为何?”慕容元青问道。

    “你想想,六位星空大帝都派嫡系出席升龙大会,而且都势均力敌,如今他这一方被我们找到了突破口,若是放我们走,不怕我们告诉青冥大帝的嫡?#25285;?#22914;何破解他?如今我必然成了他的目标!”巴四分析道。

    慕容元青跟梅梅一想,均是点头,好像还真是这个道理。

    梅梅顿了顿道:“我们几人未必打不过他,但他那个法宝碧色圆球实在不简单,我们恐怕难以招架。”

    慕容元青道:“这是?#27604;唬?#19981;带点真?#19968;?#22312;身上,他也不能代表一方来参会,跟其他五个天之骄子较量。”

    言毕,他又无不可惜地叹口气道:“今天也真是没想到,连宋楚扬都在短时间内栽在那人手上,他也是个奇才啊!”

    “算了,他殒命跟我们毫无关?#25285;?#21482;要我等保住性命就好,眼下,我们要尽力全身而退!”

    慕容元青招呼大家道。

    话分两头。

    此时的宋楚扬,正艰难地睁开双眼,顿?#26412;?#24471;头疼欲裂。

    他撑着疼痛环视一周,发现眼前全都是绳子,自己的双手双脚也被晶绳紧紧地束缚着。

    宋楚扬顿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自己好似陷入了监?#25105;话悖?#22788;在一个狭小的混沌里,有要被窒息的错觉。

    他想到了之前的事情,马上明白了自己这是在哪里。

    正是那不起眼的小碧色圆球,谁都没想到它其中另有一番天地。

    宋楚扬的第一反应自然是挣脱束缚,可是眼下该如何挣脱呢?四肢甚至完全被固定,不能活动丝毫。

    这是只听得贺铁心叹息一声道:“这如何是好,我试过了,根本打不开。”

    宋楚扬侧眼一看,贺铁心也跟自己如出一辙,被紧紧地固定在一个架子上,晶绳缠绕。

    他一阵无奈,贺铁心的本事可比自己大多了,他也没办法?

    “大家人都齐了吗,没有伤亡吧?”宋楚扬只得先清点人头。

    “宋楚扬,我在这儿,就在你身后!”宋楚扬后面传来曹籽雯的声音。

    “我们都在呐!”只听得不远处陆仁甲跟万年清也道。

    “我也在!”令狐冲锋道。

    听声音都在自己附近,幸好人都齐了,宋楚扬也就放心了。

    眼下被捆绑的程度,令狐冲锋只能轻轻扭头,他朝着右边一看,就瞧见了自己的崩星印。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令狐冲锋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手脚都被固定,崩星印根本拿不到手里。

    “靠,这么折磨爷爷!”令狐冲锋内心无比抓狂。

    若是崩星印在手,这一个破圆球顶什么用,分?#31181;?#32473;他砸个稀巴烂!

    但是没办法,说到底就差那么一点点。

    若是换成其他的宝贝,令狐冲锋是可以做到隔空取物的,也就是将物件化成云烟,然后吸到手再重新组?#31232;?br />
    这个办法屡试不爽,令狐冲锋本以为今天也能派上用场,但仔细一想他就更抓狂了。

    这崩星印可不是一般的法宝,制造过程是极其细致的,而且看起来体积虽小,却是由无数精晶制成。

    所以,一旦化成云烟,令狐冲锋根本没有信?#24917;?#20854;重新组成原来的样子,那绝对是一件大工程。

    之前这个办法可以用在其他法宝身上,主要是其他法宝制造起来本就很简易而粗糙,重新组合也就是分?#31181;?#30340;事……

    “令狐,别骂了,大家?#19981;?#24179;安,算不错了。”宋楚扬内心有了些?#21442;浚?#24403;下也不急了

    这时只听令狐道:“你可不要太乐观了,依我看,这地方一刻也待不得,你瞧咱们身体周围流窜的都是些啥东西!”

    宋楚扬一惊,低头一看,这才发现?#22235;摺?br />
    每个人莲身上都氤氲着大量的乌色云烟,正是妖魔雾气,这气息能够从?#35828;?#34920;皮进入,侵蚀人体,最终将人,妖魔化。

    最可怕的是,这妖魔雾气根本无从躲开,因为?#33268;?#22826;多,你真气?#38047;?#24635;有真气耗尽的一刻,最后结局还是一样。

    宋楚扬既是愤怒又是纳闷,他们几人已经被禁锢了自由,想要取了他们的性命易如反掌,又何必要如此折腾?

    就听贺铁心道:“此人?#26377;?#30495;乃恶毒,想让我们变成行尸为他所用。这样被毒气侵蚀下去,很快我们的意?#27602;突?#34987;掌控,到时候完全成为他的傀儡。”

    宋楚扬顿?#26412;?#24471;哔了狗了,他宁愿求一死,也不愿意整个人被别人所操控,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做一些事情。

    “不过,陆仁甲跟万年清应该不会受影响,毕竟他们原本是妖族。”贺铁心又道。

    宋楚扬心里非常?#20445;?#21448;拼出力气使劲争取了几下,但还是无济于事。

    一边的令狐冲锋见状,悲天悯?#35828;潰骸?#30495;是造化弄人,本以为局势发展还算顺应人意,不曾想?#31449;?#36133;在了这升龙大会中,唉!”

    顿了顿,他又愤怒道:“说白了,就是我瞎了眼,呼噜小王一事我们就该冷眼旁观,如今却被他害惨了!”

    这话等于是怪宋楚扬,毕竟此事是他定的主意。

    宋楚扬只得叹口气道:“我也未曾想到他能如此穷追不舍,不然……”

    “罢了罢了,你们两位妖族,对这妖魔雾气应该比较熟悉吧,能不能缓解一下?”宋楚扬问陆仁甲跟万年清道。

    万年清一脸无奈道:“这东西跟空气一样,无处不在,我们又被束缚了手脚,应该是没办法了。”

    陆仁甲本就又惊又怕,听到这话终于忍不住了,道:“混蛋宋楚扬,自从跟着你就,没好事,今天又把老子坑到了这地方,得嘞,你自己找死就算了,还要拉上我们……”

    陆仁甲隐忍已久,今天反正是出不去了,干脆将心里的积怨一股脑儿释放掉。

    一边的令狐冲锋顿时大笑道:“?#20174;从矗?#30495;不容易,总算见你爷们了一回,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是吧?”
49选7开奖历史记录
3d248期开奖号码 河南11选5多少钱一柱 松哥爆料单双中特网 安徽十一选五查询 单双中特准免费 皇帝网六合图库大全 福彩手机端可以买彩票 安徽快3直播开奖结果查询 西虹线上娱乐是骗人吗 上海福利彩票中心平台 火拼百人牛牛 六十期六肖中特 湖北十一选五专家预测号码 围棋shiping 今日排三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