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194章青城山下胡小紅

目錄:食香計| 作者:不語安然| 類別:都市言情

    那個小女孩窩在周氏的懷里,微笑著沖姜有財擠了擠眼,那臉上分明寫著”你不帶我回來,我也有辦法來你家。”

    姜有財走到井邊,邊洗手臉邊道:“爹,娘這種來歷不明的小女孩你們為什么要收留?”

    “什么叫來歷不明?”周氏不滿地嗔了姜有財一眼,覺得她一點愛心都沒有,“這小姑娘跟我說了,她叫小紅,是在外面玩時被人販子拐到這里,她趁人販子不注意逃了出來,我們就收留她一段時間好了,等她父母找來接她回去,省得她一個人在外面流浪萬一遇到什么危險倒讓她父母傷心了。”

    姜有財洗了臉,把布巾搭在繩子上:“這孩子有父母找來才怪!”

    周氏白了她一眼:“人家父母和你無怨無仇的,你別開口就詛咒人家。”

    姜有財閉嘴,暗中狠狠的瞪了那小女孩一眼。

    小女孩把一只手指頂著鼻子做了個豬鼻子的模樣,在嘲笑姜有財是只豬,拿她沒有辦法。

    姜有財進廚房喝了兩碗涼開水出來問周氏:“娘,我的夜宵呢,怎么沒看見?”

    “你今天晚上沒夜宵吃,我把你的夜宵給小紅吃了,你要是肚子餓娘就給你做點夜宵。”

    姜有財擺擺手:“我不餓,我洗澡,我睡覺。”

    這都什么事啊,收留了一個孩子,她馬上就靠邊站了。

    周氏懷抱著小紅拍拍她的背:“小紅,小紅,我們也去洗香香,洗香香之后好睡覺覺。”

    姜有財只覺得一陣肉麻,去廚房舀早已燒好的熱水準備洗澡,就聽小紅奶聲奶氣的對周比道:“我洗了澡想和小哥哥一起睡。”

    周氏慈愛的連聲說好。

    這小姑娘才只有三歲,離男女大防還早著呢,何況有財也是個女孩子,兩個人睡在一起無妨的。

    姜有財嘴角露出一抹壞笑,行啊,跟小哥哥我睡覺啊,待會兒看我怎么審問你!

    洗完澡之后,周氏就把小紅送了進來,叮囑姜有財晚上要好好照顧小紅。

    關上門,姜有財扭頭,發現小紅在她的床上愉快的滾來滾去。

    洗了澡的小紅,周氏給她換了一件蘭花穿舊的小肚兜,補丁摞補丁的,像一面五彩旗,下身什么都沒穿,光溜溜的。

    所以小紅在床上打滾的時候,姜有財把她小饅頭一樣的白屁股看得清清楚楚。

    姜有財爬上床,照著小紅的白屁股就是狠狠一巴掌:“說吧,你到底是哪路妖精?”

    小紅摸摸被打痛的屁股,坐了起來,驚喜的問姜有財:“你是怎么看出我是小妖精的?”

    姜有財輕蔑地斜睨著小紅:“就憑你一會兒變成美少女,一會兒變成幾歲的小娃娃,如果還猜不出那我豈不是一頭豬?你也太侮辱我的智商了吧!快說,你到底是什么來歷!”

    小紅用頭蹭了蹭姜有財的一條胳膊:“小哥哥,你聽我說。”

    接著就唱了起來:“青城山下胡小紅,洞中千年修此身。”

    咦,這歌有點熟啊,好像是白娘子唱過的耶。

    姜有財本能的和音:“啊...啊...啊...啊...”

    小紅眼睛一亮,干脆站在床上翩翩起舞,秋波流轉,好不動人:“勤修苦練來得道,機緣巧合變成人。”

    姜有財在心中默默點贊,妖精就是妖精,哪怕變成一個三歲的女童,也這般魅惑:”啊...啊...啊...啊...”

    胡小紅含情脈脈的看著姜有財,柔情萬種的唱道:“感念小哥救命恩,特歷紅塵身相許~”

    “啊...啊...”姜有財才啊了兩聲,忽然意識到什么,做了個停止的動作。

    小紅這才沒有再繼續跳舞唱歌了,眨巴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疑惑得看著姜有財。

    姜有財道:“你是說我對你有救命之恩?”

    小紅猛點頭。

    姜有財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的問:“你是那只火狐貍?”

    除了火狐貍,她不記得自己還對什么小畜生有救命之恩,但是和紀寧玨在一起時殺了不少生。

    小紅猛點頭,一頭撲進她的懷里:“對呀對呀,我就是那只又萌又可愛的火狐貍,啊,現在總算可以把尾巴放出來了。”

    隨著她話音剛落,白饅頭一樣的小屁股上就露出了一根毛茸茸的火紅色的大尾巴。

    姜有財本待把這個妖精扔到地上,可是一想到火狐貍臨走前還特意讓她挖到一顆千年何首烏,看在錢的份上,也不能那么殘暴的對待小狐貍精呀。

    她鼻子在空中嗅了嗅:“不對呀,你怎么不臭了?”

    小紅歡快的搖搖大尾巴,摟著她的脖子告訴她:“我把那個臭腺給切了,以后都不會臭了。”

    姜有財聽了不禁微微動容,這小妖精居然為了自己挨了一刀把臭腺給切了,有點心疼地摸了摸她的小腦袋:“切臭腺的時候很疼吧。”

    “嗯,很痛!”回憶起當時的那份痛,小紅不禁淚汪汪,“可是如果不把臭腺給切了,我就不能待在你身邊,所以痛也得忍著。”

    姜有財內心充滿了罪惡感,就因為當初自己這一句話害這么小的一只狐貍受了大罪。

    “你想住在我家就住下吧,至于報恩就不必了。”自己是個女的,怎么娶這只小狐貍精?自己還想嫁人呢!

    小紅把頭搖得像撥浪鼓:“不嘛!我已經想好了,現在你年齡也不大,所以我變成小女孩陪伴在你身邊,等你有十六歲了,我就變成大姑娘嫁給你。”

    姜有財撫額倒在床上:“姑娘,我有何德何能讓你對我傾心若此?我真是受寵若驚,擔當不起!”

    小紅在她身邊躺下:“因為你對我有救命之恩呀,你們人類不是講究救命之恩以身相許嗎?”

    “可問題你不是人類,你是只小妖精呀。”姜有財摸了摸小紅頭發豎起的一對紅色絨毛的小耳朵,那對小耳朵像是怕癢似的居然還很配合地軟了下來,好萌!

    小紅馬上泫然欲哭:“你是不是嫌棄我是一只小妖精?可是我已經修煉成人形。”

    姜有財認真臉的看著她:“問題是如果我娶了你,我們以后生的孩子不是妖人就是人妖,對他們很不公平的。”

    “那不一定喲!那得看誰的那什么更強大,孩子就隨誰。”小紅對著姜有財風情萬種的眨了眨眼,“就這么愉快的決定了,等你一到十六歲我立刻變成一個絕色美女嫁給你。”

    姜有財還想掙扎一下:“我擔心我和你在一起會被你吸干精血而死,你這不是報恩,是來報仇的吧。”

    小紅揮起小拳拳打了幾下姜有財的胳膊:“我們狐貍精才不會吸人精血呢,是你們男人迷上我們狐貍精會一發不可收拾。書上說狐貍精會吸人精氣那全都是胡說八道,其實事實往往是男人自己太過不知節制,最后****。”

    她媚眼如絲的看著姜有財:“只要你懂得節制,我們兩個在一起我包你幸福。”

    姜有財見和她說不通,只得換了話題:“你剛才歌里唱是機緣巧合變成人的,是什么機緣巧合?”

    小紅坐在床上,用薄薄的小舌頭舔著自己的腳、手、回答道:“那個機緣巧合跟你有關系哦,我已經修煉了好多年,只是一直修煉不成人形,但是進了你的空間之后好像沖破了那道難關,回去之后很快就修煉成人形了。”

    “這樣啊。”姜有財見兩個人說話間小紅已經開始舔肚子,然后是背,然后……以不可思議的柔韌度要去舔自己屁股的時候,姜有財及時阻止了她。

    再看下去太辣眼睛了!

    “不能舔咩”小紅很遺憾地問,眼睛水汪汪的看著姜有財,將屁股撅到姜有財的嘴邊,翹起尾巴,搖了一搖,“那你幫我舔……”

    姜有財一掌把她掀翻到一邊,厲起了眼睛:“你要是再敢提這種無理的要求,看我不打死你!”

    “哦。”小紅放下屁股,垂下尾巴,很乖順地躺下了。

    很快,一人一妖全都睡著了。

    醉香樓的珍珠圓子、亂棍打死豬八戒、手撕雞和過橋豆腐漸漸沒什么人吃了,大家想吃這些菜時仍舊跑到慶香樓吃。

    許多食客反映,慶香樓這四道菜全部都改良了,比以前的味道更好。

    樂平貴氣的不行,這四道菜醉香樓是付了一百兩銀子給田大廚的,別說賺錢了,本還沒有回來姜有財已經重新改變了配方,他那一百兩銀子算是打水漂了。

    姜有財為人厚道,別說還要在慶香樓干三個月,哪怕只干三天,她也會盡心盡力。

    你醉香樓用令人不齒的手段弄到了珍珠圓子那四個菜的配方,那我就把配方再改改,做得更好吃,讓你弄到的那四個菜的配方成廢紙!

    陳掌柜見了心中自然感動,更多的是懊悔,不該無端懷疑姜有財的。

    是自己對不起姜有財,陳掌柜也不好意思再死皮賴臉的求姜有財別走了。

    樂平貴白白損失了一百兩銀子,怎么想怎么不甘心,命人把田大廚找了來,讓他要么吐出那一百兩銀子,要么就重新搞到正宗的珍珠圓子那四個菜的配方。

    田大廚嗤道:“樂掌柜,虧你開著這么大一個酒樓,竟然說出這么好笑的話來,我當時賣給你們那四個菜的方子就是正宗的!

    現在是人家重新改良了,并非我的過錯,我為什么要吐出那一百兩銀子來,本來做生意就有風險。

    要是樂掌柜憑著那四個菜方子賺翻了的話,會回頭分我一些錢嗎?現在樂掌柜虧了就找上我來,樂掌柜覺得我會買帳嗎?”

    樂掌柜獰笑道:“這不是你會不會買賬的問題,而是你有把柄在我手里!”

    田大廚滿不在乎的斜看著他:“什么把柄?你說來我聽聽!”

    “當初是你指使你內侄把制作葛根涼粉的配方賣給我的,珍珠圓子、手撕雞這四道菜,也是你把菜方賣給我的,如果我把這些全都告訴你們東家,你說你們東家還會不會留你在他的酒樓里干活兒?”樂平貴志在必得的說。

    田大廚嗤笑道:“從出賣慶香樓的那一刻起我早就做好了這個準備,你愛說去說吧,你看我怕不怕!”

    樂平貴見田大廚死豬不怕開水燙,冷笑一聲:“你不怕你那些丑事陳掌柜知道,也不怕從慶香樓開除,不就是因為你手上有賣給我菜方的一百兩銀子嗎,加上你覺得你還可以到縣城或者府城的酒樓找活兒干嗎!

    我告訴你,你做出這等出賣東家的不義之事,陳掌柜作為苦主把你的不義之事在同行里一說,你休想在這整個府城找到大廚的活兒!”

    田大廚不屑一笑:“你說呀,你去說呀,你的丑事到時還不是公布于眾,我就不相信對你醉香樓沒一點影響!”

    樂平貴呵呵一笑:“你說的沒錯,的確會對我醉香樓有一定的影響,那就是在同行里的名聲有點臭!可這又有何妨?無商不奸,大家都彼此彼此,大哥不笑二哥!沒人會制裁我的!而對你這種出賣東家的狗,整個府城所有酒樓人人都誅之而后快!”

    田大廚不屑道:“我自己有廚藝,我可以自己開個小飯館,我看你們能奈我何!”說罷揚長而去。

    樂平貴咬了咬牙,吩咐自己手下的一個爪牙:“去把田大廚背叛慶香樓的那些事全都告訴陳掌柜!”

    陳掌柜一直飲著茶默默地聽樂平貴的爪牙把話說完,那爪牙一拱手告辭了。

    陳掌柜連站起來相送都沒有,醉香樓暗算他慶香樓,他如果還對醉香樓的人迎來送往,那他也太賤了!

    到了打烊時刻,陳掌柜下得樓來,當著所有員工的面把田大廚出賣慶香樓的丑惡行經說給大家伙聽,然后把他開除了,至于這個月的工錢一文都不給他!

    田大廚雖然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但是離開的時候仍舊很狼狽。

    陳掌柜趁機向姜有財賠禮道歉,希望自己的誠意能夠挽回姜有財想要離去之心,但姜有財的表情始終是淡淡的。

    小紅裝了幾天女童就不愿意再裝下去了,因為變成女童就真的只能呆在姜有財家里,而不能和姜有財一起同進共出,所以沒過幾天小紅的父母就尋了來,將小紅領回了家。

    小紅作為一只小妖精天性活潑可愛,雖然只在姜有財家里住了幾天,一家大小沒有不喜歡她的,所以小紅離去周氏她們還很是傷感了好一陣。
49选7开奖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