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潛伏的精靈

目錄:創世十二樂章| 作者:熾陽流火| 類別:散文詩詞

    “哇喔~卓格大師,您真是太了不起了。”在卓格大師簡要給艾爾菲介紹了幾個他的研究成果之后,艾爾菲發自肺腑的贊嘆道。即使掌握著三種主神之力讓他實在無法割舍,他仍然有拋下一切轉職成藥劑師的沖動。

    如果艾爾菲能將卓格大師這些年創造的配方全部掌握,那么他將成為真正的藥劑之神,整個大陸的藥劑師都將匍匐在他的腳下對他永久的膜拜——當然,前提是卓格大師放棄與他競爭。不過像卓格大師這種淡泊名利的真正的大師又怎么會和他這個小輩去爭那些虛名呢?

    “親愛的艾爾菲,我已經滿足了您的要求,不知您是否可以為我解開幾個疑惑呢?”卓格大師微笑著問道。

    “您盡管問。只要我知道的,必然言無不盡。”艾爾菲拍著胸脯保證道。卓格大師都已經毫無保留的將他的經歷告訴了艾爾菲,他當然也要有所回報。

    “非常感謝。首先我想知道精靈族的王仍然是厄爾文汀陛下嗎?”卓格大師的第一個問題就讓艾爾菲傻了眼。

    艾爾菲從未想過打臉會來得如此之快,當卓格大師問出這個問題之后,他才發現自己可憐的閱歷和知識,相對于卓格大師這種生命漫長的大人物來說,實在太微不足道了。卓格大師隨便的一個問題就讓他卡了殼。

    “莫非厄爾文汀陛下出了什么意外?”卓格大師注意到艾爾菲忽然變得難看的臉色,小心翼翼的問道。

    “尊敬的卓格大師,照我的估算,你估計來到這里已經上萬年之久了,您可能還不清楚,在您之后整個大陸發生了巨變,不但厄爾文汀陛下早已不是精靈王了,甚至就連精靈一族也已經幾乎在大陸絕跡了。”艾爾菲嘆了一口氣,將自己知道的萬族大戰以及精靈族的相關情報一一告訴了卓格大師。

    “什么?您是說精靈族已經在大陸消失了兩千年之久了?”卓格大師滿臉震驚的看著艾爾菲。

    “的確是這樣。在厄爾文汀陛下遇刺身亡之后,精靈族就放棄了大陸的霸權,選擇隱匿起來,現在大陸上已經很久沒有精靈族出現,只有關于精靈族的傳說。”艾爾菲知道自己的話很難被卓格大師接受,但這卻是殘酷的事實。

    “這不可能,我能從您身上嗅到熟悉的精靈氣味,我可以肯定你絕對和精靈長時間的相處過。”卓格大師用不容置疑的口氣說道。

    “不會吧?其實我的人際關系很簡單的,我可以保證您是我這輩子見過的第一個精靈!”艾爾菲斬釘截鐵的回答道。

    “不不不,這種熟悉的味道我絕不會聞錯,那是我的族人獨有的。”卓格大師玩味的看著艾爾菲,他可以肯定要么是艾爾菲在說謊,要么就是有精靈改頭換面潛伏在了艾爾菲的身邊。

    “精靈族獨有的味道?”艾爾菲嗅了嗅自己的身上,沒有發現任何特殊的味道,他心里暗自吐槽道,‘您的鼻子是狗鼻子嗎?能聞到我聞不到味道?’

    “艾爾菲您可以仔細回憶一下,最近是否和什么特殊的人有所接觸?”卓格大師提示道,他看艾爾菲的表情不像是撒謊,那么就只有第二種可能了。

    “最近?最近是指多久?”艾爾菲略顯緊張的問道。卓格大師能想到的事,他沒有道理想不到,如果一個高傲的精靈肯改頭換面接近他,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確定一個時間范圍對艾爾菲來說十分重要,他可不想猜忌曾經并肩戰斗的伙伴。

    “我可以肯定不超過十天。”卓格大師篤定的說道。

    “十天嗎?”艾爾菲稍稍松了一口氣,從現在往前十天,他已經到了帝都郊外,這些天的經歷雖然十分豐富,但真正滿足和他長時間相處這個條件的人其實屈指可數,這樣一來懷疑的范圍就大大縮小了。

    不過讓艾爾菲感到撓頭的是這個潛伏在他身邊的精靈會是誰呢?目前看來嫌疑最大的就是那個行蹤不定的神秘女童了。不過看那個女童的種種表現,倒不像是對艾爾菲有所圖謀的樣子,不過反正現在那個女童已經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艾爾菲倒也不是太過擔心。

    “看您的表情似乎已經有所收獲了?”卓格大師目光如炬的問道。

    “我大概知道是哪個人了,不過我可以確定那個人對我并無惡意。”艾爾菲想當然的回答道。

    “親愛的艾爾菲,您是不是抓錯了重點?我什么時候說過那個潛伏在您身旁的精靈對您懷有惡意了?”卓格大師對艾爾菲的腦洞也是相當無語,“我想證明的是精靈族并沒有在大陸絕跡,而是換了一種形象和身份融入了大陸中。”

    一滴碩大的汗珠出現在艾爾菲臉上,他這是得了被迫害妄想癥了嗎?怎么總是懷疑有別人要針對他?

    “雖然您沒有提供什么有價值的信息,但是能從您身上得到精靈族尚存的證據,我也就安心了。”卓格大師眼底雖然難掩失望,但仍不失禮數的沖艾爾菲點點頭。

    “沒能幫上您實在太不好意思了,您還有什么其它問題,或許我可以試著幫您解惑?”艾爾菲這回吸取了剛剛的教訓,不敢把話說得太滿了。

    “其實也沒有什么了。”卓格大師緩緩的搖搖頭,他的人生閱歷何其豐富,從剛剛那個問題中就可以看出艾爾菲知道的其實也不多,或者說他想知道的信息,艾爾菲不太可能知道,畢竟兩人的時代相隔實在太久遠了,恐怕整個大陸都很少有人能為他解惑。他再提出什么問題,恐怕就是在為難艾爾菲了。極富教養的卓格大師怎么會做出如此失禮的事?

    “不如這樣,我給您講講您失蹤以后,藥劑師在整個大陸的發展怎么樣?”充滿愧疚的艾爾菲忽然眼前一亮,想到了一個投其所好的辦法。

    “哦?這倒是一個有趣的話題,我也想知道經過這么多年的發展,大陸上的其他藥劑師都取得了什么樣的成就。”卓格大師一聽頓時來了興趣,艾爾菲的話正搔到他的癢處,他能取得這樣的成就,深知取長補短的道理。到本站看書請使用最新域名
49选7开奖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