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二百三十章 眾人

目錄:武俠之神級捕快| 作者:紫衣居士| 類別:武俠修真

    “小項,既然你是本門明部銅章捕快,又只有一個月的看守之間,我就跟你透幾分底子。

    這地牢七層關押的犯人為數不少,身懷絕技的也有很多,但大部分對于咱們都是憤恨有加,不可能給你什么好處。

    這牢里真說容易摳出東西的,有幾個,我為你點明,你稍加注意,便能有所收獲。”

    這青年守衛的話讓項央大喜過望,能有收獲那就最好了,這個人情不小,他得記下,將來這人若有所求,不能說有求必應,也會竭盡全力。

    “兄臺情義,項央銘感于心,必不相忘,還請細細道來,項某洗耳恭聽。”

    聽到項央的話,這青年點點頭,嘴角含笑,頗為滿意。

    換了個人,他豈會如此殷勤?

    正是項央那句所學不弱于人,讓他知道這少年背后傳承不俗,說不定有高人指點,就算沒有,將來也是前程無憂,賣個好當提前投資,自己又何樂而不為呢?

    “也好,你聽我說,這地牢七層,第六、七層關押的人物都是極為兇悍厲害的,他們這些人心志堅定,跟咱們勢不兩立,你就不必白費功夫。

    前五層,單說這第一層,你可去三十二號房內的管辛處試一試,這人原先是大盜,竊取財帛銀兩無數,最后落網。

    不過管辛雖然被抓,一部分贓款也被收繳,但還有一部分被此人藏匿起來,散亂于各處,神捕門也難以尋摸到。

    這人最好賭博,你若有心,拿些賭具與他玩樂一番,少說也能摳出百兩千兩,說句老實話,哥哥我不像你們能做任務獲取功勛,薪俸微博,能勉強支撐練武的消耗,仰仗這人不少。”

    “還有下一層的十號牢房的牛奔,這人心性不壞,不過為人好武,莽撞,口角之間,誤殺了一個勛貴之子,在這里要呆滿七年。

    你可進牢中與他論武,這人武功也不錯,一手旋風掌剛猛兇悍,內息霸道,若進入我神捕門,也是銅章捕快中人。

    他的掌法不外傳,但有一門聚力的法門,極為不錯,可惜我每次與他交手不過十招便被擊敗,不能使他盡興,所以與這門法門無緣。”

    “第三層中,六號房有位昔日拜火教的香主金志平,此人貪吃,極好美食美酒,牢中的飯菜都是大鍋飯,有的吃就不錯了,所以他常常對此不滿。

    小項可在外尋些美味,若自己手藝不錯,也可到咱們地牢的伙房內自己嘗試,如能讓金志平滿意,那好處就不好說了。

    不過我記得他有一門純凈內息,凝練真氣的法門極為不俗,咱們看守地牢的幾位高手對這門秘法都很是覬覦,可惜套不出來。”

    …………

    這青年守衛一番話,直說的口干舌燥,項央與他也從第一層下到第五層,關在這里的人隱隱已經能帶給他壓力。

    尤其是一個名叫歷鉅的老劍手,目光中似有疾電,與他對視片刻,項央竟然涕淚橫流,不管紫霞真氣如何防范,都難以抵擋,可想而知其劍術的造詣。

    經過打探,項央也知道這人擅長快劍,且目劍功夫了得,年輕時還和呂三思交過手,乃是一個極為厲害的的劍手。

    可惜犯了大錯,包庇一個兇惡罪犯,殺了神捕門不少人,被關押在這里,今生也是沒有出去的希望。

    “好了,小項,我了解的就這么多了,其實這一層能給你好處的已經很少了,再往下兩層,你也可去試試,但也僅僅是試試,不要抱有太大期望。”

    項央點頭,最后問道,

    “梁大哥,這地牢一路走來,我見到的高手似乎沒多少,守衛也不多,這樣不怕被人劫囚嗎/”

    “哈哈,小子,你這話一聽就是雛兒,什么都不懂。你眼見,未必是事實,許多人都藏身在看不到的角落,老子倒真希望打進來一個強人,將這地牢給拆開。”

    梁渭沒回話,地牢中一個囚犯卻猛然撕扯鐵索叫道,聲音渾然,震動血氣,項央內力深厚,沒有影響,梁渭卻頭暈目眩,幾乎站立不住。

    好在項央及時攙扶住他,并渡給對方一道紫霞真氣護身,讓他好過許多,蒼白著臉色大怒,

    “又是你,老東西,你嗓門大,今天就多受一道刑罰,別說我不給你面子。”

    說完,梁渭還專門拿出一個小本本和炭筆記下,讓那出言的老者一頓氣急敗壞,嘶吼如雷,囚牢的空氣似乎都被排干凈,成了一片真空。

    “小項,這些刺頭有時候你不得不給他些厲害瞧瞧,不然他們還以為這地牢是給他們養老的地方。”

    梁渭冷笑一聲,和項央打了聲招呼,便轉身邊去,看模樣,似乎是準備對剛剛的那個出聲的老者上刑。

    項央三觀很正,沒有看人受虐的愛好,連忙也離去,沿著第五層盡頭的石階又走下一層,這一層,就是地牢的第六層。

    “小伙子,是新來的嗎?記得很久都沒見到新人了,來咱們認識認識。”

    項央剛踏進第六層,第一間囚牢便激蕩起一陣狂風,吹得灰塵漫天,一個頭發花白的老頭將臉擠在木柵欄的空隙內,看著項央一臉的貪婪,似乎是什么美味佳肴。

    項央丹鳳眼一瞇,點頭微笑,朝著老者走去,步步沉如鐘鼓,踏著節拍,規律之處,漸漸與體內的真氣疊成一團,身體內的內力涌動開來,防護開到最大。

    他可沒忘了梁渭的提醒,這六層往下,就沒有省油的燈,不過他也不信這人能對他怎么樣。

    在手腳都被捆縛,還關在一個狹小的空間內,真氣外放的武者在他面前和普通人相比也強不了多少。

    “呼,好內力,這是道家一脈的武功,真是難得,小子,你師傅是誰?說出來,老夫說不定還是你的師門長輩。”

    說著,這人體內真氣也極有規律的鼓蕩開來,項央細細觀摩體味,的確是道家一脈,不過他哪有什么師承?這個世界可沒有全真華山,或許有,但他還沒聽說過。

    “前輩的內功更高,的確也是道家路數,不過失之純粹,可見也熔煉了旁門武學,是被逐出門墻了嗎?”

    這話激怒了老者,大手一伸,朝著項央抓來,不過項央早有準備,運氣于中拇兩指,彈指而出,波的一聲脆鳴聲響起,項央倒退數步,方才卸去力道。

    “靠,這種危險的家伙居然沒把武功給廢了,這老東西在這里關押日久,肯定不是巔峰,甚至未必有七成實力,神捕門是有多自信?”

    項央一陣面紅耳赤,乃是血氣上涌的異象,良久方才平復。

    而那老者也回手看了眼掌心,一抹紅色的指甲蓋大小的斑點正蓋在那里,正是項央彈指神通的杰作。

    嘴角的笑容一變,原本的狂放頓時變成陰霾,鐵青之色看的人望而生畏,緊咬嘴唇,撕裂唇皮,有血滴滲出,看的項央一陣惡寒,好變態,這是道家高手?魔道高手吧。
49选7开奖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