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洪荒 第六章 被阻攔在門外的蔡國舅

目錄:混在諸天的悠閑人生| 作者:軒轅二師兄| 類別:散文詩詞

    第六章被阻攔在門外的蔡國舅

    “和你爹作伴去吧!”

    李正一揮手,直接送了他一道元氣,把這個比自己有氣質的中年大叔封印起來,讓他和他爹作伴去了。

    安氏父子被輕易制服,安府上下在十多名管家的帶領下,紛紛向著新主人臣服。

    平日里這些奴仆在安氏父子的淫威下,早就習慣了臣服強者,倒是省了李正的調教。

    “這安家父子還真是居心叵測,該殺,該殺!”

    林梅翻看了幾頁管家遞過來的賬簿,一張俏臉頓時氣得煞白,作為無影禁軍,林梅平日里只知道保家衛國,守護邊疆,卻不知道大宋朝早就爬滿了吸血蟲。

    安氏父子最是可恨,不僅控制了大宋三成的經濟,竟然還滲透軍中勢力,向契丹、女真、東瀛等勢力,販賣軍火。

    如此可惡的行徑,在林梅看來,凌遲處死都消匿不了他們父子的罪惡。

    “沒想到當年八君子之事,竟然也是安氏父子做的,我父親被冤枉也是他們做的,這安氏父子真是太壞了。”

    盛崖余從小就呆在鉤吾山,對朝堂之上的事情并不了解,性格比林梅還要單純,這次陪著李正前來中原,心中也只記掛一件事,那就是父親被冤枉的八君子事件。

    只是就算是看到了安氏父子的罪惡行徑,盛崖余性子清淡,也沒想過怎么去處置安氏父子。

    “人死為大,他們已經死了,你們就別計較這么多了。”

    李正坦然坐下,好像安氏父子不是自己殺的一樣,看著兩個女人義憤填膺的模樣,不禁好笑道:“現在安氏父子留下富可敵國的財產,你們如果看不過,就把這些東西分散做了善事吧。”

    “李大哥,安氏父子的家產應該上交國庫!”

    林梅提醒李正,安氏父子勾結貪官污吏,吞噬國家財產,如今安氏父子既然被殺,財產按照大宋律法就該充官才對。

    “上交國庫?讓那些貪官繼續貪腐嗎?”

    李正冷笑一聲,毫不客氣就拒絕了林梅的提議,這個女人真是單純的可愛,安氏父子雖然是大宋**最大的罪魁禍首,但是大宋如今已經是朽木不可雕也,貪官污吏橫行無忌,這些錢財交給林梅和盛崖余兩個女人也比上交國庫來的安全。

    林梅還要勸說,盛崖余連忙制止了,笑道:“李大哥,安家財產的事情先不說了,只是被安氏父子掌控的貪官證據眾多,不如上交給八賢王怎么樣,八賢王一定會懲處這些貪官的。”

    “但愿吧。”

    李正一揮手,讓管家聽從兩女吩咐,把安氏父子控制的官員名單,以及掌控的證據,全部送往當朝皇叔八賢王府邸。

    說實話,如果不是看著兩個女孩堅持,李正真不想理會這些破事。

    “還有安家父子掌控的門派勢力、奴婢,安排在各地的臥底,”林梅一點一點的檢查,真是越看越觸目驚心。

    安氏父子耗費數十年時間,竟然已經把觸手蔓延到了全國各個角落。

    幸好安氏父子把這些東西都記載了下來,否則隨著他們父子死去,這些隱患就被會掩蓋起來。

    “林梅,要懂得‘過猶不及,適可而止,’的道理。”

    林梅從小就待在軍營,對規矩看得極嚴,在她看來,恐怕所有犯錯的人都該接受懲罰。

    但是林梅忘記了,整個大宋現在屬于病入膏肓的那種,貪官之間勾連在一起,扯動一個,就會牽連起來一大片。

    大宋根本就沒那么多候補官員,去管理大宋朝政。

    李正揮了揮手,讓管家把東西搬走,這才繼續說道:“東西交給諸葛神侯和八賢王,他們兩人公忠體國,自會處理這些事的。”

    “我明白。”

    林梅嘆了一口氣,悶悶不語,看了安氏父子的那些罪惡滔天的罪行,想不生氣都困難。

    如今也只能寄希望于八賢王和諸葛神侯能利用好這些東西了。

    ……

    “沒想到這安氏父子制造了這么多罪行。”

    諸葛神侯帶著李正派人送來的賬簿,來到王府上,見到了同樣愁眉不展的八賢王。

    “這位仙人還真是給我們出了一個老大的難題啊。”

    八賢王苦笑著把一本賬簿收了起來,呵呵一笑道:“不過有了這些東西,倒是可以把蔡國舅扳倒了。”

    “未必,”諸葛正我搖了搖頭,道:“如今還是太后垂簾,朝中所有事務都交給了自己的哥哥蔡國舅來處理,蔡國舅當權十多年,早就在朝中上下遍布自己的黨羽,想要一口氣扳倒他,并非易事。”

    “軍權,還是軍權。”

    八賢王點了點頭,他明白諸葛神侯的意思:“皇上其實也非常英明,這幾年悄無聲息中,已經安插了一些親信在軍中,只等掌控了京畿之地的軍隊,蔡國舅就是秋后的螞蚱,蹦跶不了幾天了。”

    “仙長那里我們該如何回復呢?”

    諸葛正我伸手指了指安府方向,李正把這些東西交托過來的時候,可是讓人帶過話了。

    “還是要麻煩神侯解釋一下,畢竟欲速則不達,鏟除蔡國舅一黨,還需謹慎行事,否則引起皇朝動蕩,就得不償失了。”

    八賢王和蔡國舅斗了十多年,如今眼見希望在即,自然是最巴不得一錘定音,搞死蔡國舅的人。

    但是作為一個好獵手,他深知在捉到獵物之前,也是最考驗耐心的時候。

    畢竟心急吃不了熱豆腐,不是嗎?

    ……

    “安老爺不在?”

    蔡確心急如焚,沒想到連續三次拜訪,不僅見不到安云山,就連一向喜歡流連花叢的安世耿也見不到了。

    “你小子知道我是誰嗎?我是蔡確,當朝宰相,快去重新通報,小心誤了本官的事,讓你家老爺砍了你們的腦袋。”

    “宰相?”

    兩個門子對視一眼,不由冷冷一笑:“我家主人說了,別說宰相來了,就算是皇帝太后一起來,也是不見。”

    “喲呵,”蔡確終于察覺到情況不對了。

    “你家主人不是安云山?”

    “安云山骨頭都被燒成灰了,快走,快走,休要等到我家主人發火,要了你的腦袋。”

    安家的仆役在安氏父子培養下,早就養成了一副欺上媚下的姿態,李正帶著兩個仙女一樣的女子來到,輕松制服安氏父子,奪了安家的產業,這些仆役見風使舵,紛紛投靠新主人。

    這些仆役不過是見識了一下新主人的能力,就驚為天人;別說李正只是讓他們阻攔區區一個宰相蔡確,就算是皇帝太后真的出現,也敢攔在門外。

    畢竟那可真的是神仙啊。
49选7开奖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