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靈時代.裂變 30.王見王(中)

目錄:艾澤拉斯死亡軌跡| 作者:驛路羈旅| 類別:散文詩詞

    “咔”

    坦瑞德.普羅德摩爾想要抓起自己的指揮刀,但在轉身之間,他身后那被炮彈洞穿的甲板就發出了一聲不堪重負的呻吟,讓庫爾提拉斯的小王子下意識的回過頭,他看到了熊熊燃燒的烈焰,以及烈焰后方,布滿了漂浮浮木,尸體與薪柴的大海。

    “真疼...”

    坦瑞德艱難的露出了一絲笑容,他用被烈火熏黑的指揮刀撐著身體,爬到寒鴉號的艦橋的邊緣,朝著眼前已經被徹底攪亂的大海看去。

    大海被點燃了...

    那燃燒的船只正在緩緩沉入海底,那些火焰即便是接觸到冰冷的海水也不會立刻熄滅,它們似乎還在海底燃燒,一面被燒的滿是破洞的庫爾提拉斯戰旗在水中無力的飄搖,在那些破洞之中,倒映出的,是一片暗紅色的天空。

    被火焰點亮的夜空。

    庫爾提拉斯第四艦隊就在眼前,那些遍布大海的漂浮殘骸和尸體,那冰冷的現實,在頑強的擊沉了與己方數目相對,甚至更多的幽靈船之后,這支艦隊光榮的完成了自己的使命,為剩下的三支艦隊切開了戰場,將三分之一的幽靈船隊逼出了迷霧。

    而作為交換,作為獻給大海的祭品,這一整只艦隊連同近3萬名忠勇的水兵戰士,徹底埋骨在了這片陌生的海洋之下。

    “父親...只有真正站在你面前的時候,我才知道...那些傳奇故事,原來并不是你在自吹自擂。”

    坦瑞德虛弱的靠在寒鴉號被從中央打斷的桅桿之下,沾滿了血污的臉扭向另一側,在那里,他的父親戴琳.普羅德摩爾,正帶著慘烈戰斗之后,剩下的三分之一的幽靈船,將庫爾提拉斯第二艦隊緩緩包圍...那也是目前簡直最完整的艦隊了。

    庫爾提拉斯積攢了數百年,才攢下來的無敵艦隊,在這一夜的海戰中被徹底報銷,在火力全開的戴琳面前,四支艦隊就算聚集在一起,也不是他的對手,殘酷的海戰已經打了4個小時,殘存下來的戰艦,連四分之一都不到了,而一旦第二艦隊也被摧毀,這一場海戰,就徹底沒希望了。

    一滴冰冷的淚水從坦瑞德眼角劃下,這個桀驁不馴的年輕王子躲在已經失去動力的寒鴉號的黑暗里,他用雙手捂住臉,不讓其他人看到他的軟弱,在身體的顫抖中,他就像是被嚇壞了一樣,他自言自語的說:

    “你為什么這么強...你怎么能這么強?”

    “這么強的你,為什么也會被...也會被黑暗吞沒...”

    另一邊...

    “噗”

    德雷克的身體就想是被攻城錘一樣砸中,這個具有純正的庫爾提拉斯血統的王子,他高大的身體此時就像是嬌弱的小女孩一樣,在面對突入安娜女王號甲板上的死亡騎士們的時候,他和他麾下僅剩的那些水兵根本占不到優勢。

    在他眼前,是一個穿著黑色盔甲,手握沉重戰戟的家伙,他帶著一副黑色的面具,看不清臉,只能看到那面具后方飄蕩的,被系成水手們常見的單馬尾的灰白色頭發。

    他出手毫不留情,那精悍的戰技和蠻橫的力量,打的雷德克王子節節后退,眼看著王子被砸翻在地,周圍的水兵們高喊著亂七八糟的口號,就朝著那個強大的騎士撲了過來。

    “呵...”

    那家伙發出了不屑的哼聲,手中的戰戟揮起,一個簡單而又勢大力沉的橫掃,將5個水手砸回了他們沖鋒的地方,溫熱的鮮血四濺開,將這方混亂的甲板變得更加糟糕。

    那高大的騎士走上前,彎下腰,將已經無力站起的德雷克王子抓著衣領,提在半空中,在黑色的面具之下,一雙幽藍色的雙眼盯著他,就像是宣布判決一樣:

    “德雷克.普羅德摩爾,比起你父親...”

    “你太弱了!我很遺憾的宣布,你,沒有資格統治這片大海!”

    “咳咳...”

    德雷克王子的眼中閃過了一絲白色的光暈,他扭頭看向那高大的騎士,他露出了一個艱難的笑容:

    “沒錯,我和我的父親...根本不能相提并論,但...”

    “普羅德摩爾家族,可不止我一個人!”

    “嘩”

    瘋狂涌動的寒冰魔力在高大騎士身后噴涌而出,他背后的盔甲飛快的被封入寒冰之中,這騎士轉過身,怒吼著將戰戟砸向背后襲擊的**師吉安娜,但在那戰戟接觸到**師的前一刻,厚重的,尖銳的冰凌,就從那騎士軀體的各個角落迸發而出,將他徹底的封凍在了堅固的冰霜之間。

    這完全不是一般的冰霜魔法,吉安娜原本藍色的雙眼已經出現了一絲白色的光點,她似乎有些無法控制身體里回蕩的強大魔力,在冰封這個死亡騎士的同時,連帶著整個安娜女王號的三分之一,都被一起封入了寒冰里。

    “砰”

    德雷克艱難的將自己的衣領從那騎士的手中掙脫,他摔在冰冷的甲板上,又很快被蹣跚著走過來的坦瑞德扶起,已經許久不見的兄弟兩人的手握在一起,在眼光對視之間,坦瑞德輕聲說:

    “我回來了,哥哥。”

    “歡迎回家,弟弟...很遺憾,我現在沒辦法給你辦一場宴會,咳咳...”

    被嚴重燒傷的德雷克艱難的開了個玩笑,下一刻,他的嘴里就溢出了鮮血。

    “別說話,哥哥。”

    吉安娜拄著手杖,走上前,她回頭看了一眼遠方海面上,在風暴中怒吼的黑色巨艦,她眼中閃過了一絲無力。

    “我們失敗了...我們聯合在一起,也不是父親的對手...走吧,我帶你們離開這里。”

    **師的聲音低沉,毫不掩飾自己內心的失落與絕望,她的哥哥和弟弟站在她身邊,兄妹三人悵然無語的看著遠方的海面,看著他們的父親,曾經庫爾提拉斯的驕傲,大海之子戴琳,用無情的炮火,將已經被徹底打殘的庫爾提拉斯無敵艦隊,一艘一艘的送入海底。

    他們無能為力...他們太稚嫩了,稚嫩到聯合起來,也無法抵抗戴琳的力量。

    “走吧,安娜。”

    德雷克從地面上撿起一件庫爾提拉斯水手們穿著的綠色大衣,披在自己身上,他將手放在安娜女王號被撕開了三分之一的船首像的邊緣,他回過頭,對自己的弟弟和妹妹露出了一絲傷感的笑容:

    “帶著坦瑞德回家,告訴母親,他的兒子不是個懦夫...別告訴她關于父親的消息,她的心臟不太好,就讓她保留對父親最美好的回憶吧。”

    “哥哥,我...”

    “閉嘴!”

    德雷克回過頭,他的聲音變得低沉起來:

    “帶著他離開,我要履行海軍上將和艦長的責任與使命...我要用行動告訴父親,告訴戴琳...普羅德摩爾還沒有被他擊敗,最少,我還沒有失敗...”

    “我將...深埋海底,這是我的命運...去吧。”

    德雷克身后并沒有傳回反駁的聲音,但他能感覺到,弟弟妹妹還沒有離開,這讓已存死志的德雷克感覺到了憤怒,他回過頭,正要呵斥自己的親人,卻看到坦瑞德和吉安娜的目光,都像是呆滯了一樣,在仰望著頭頂的星空。

    于是,德雷克順著他們的目光抬起頭,他看到了...群星,正在搖曳的群星。

    “那是...那是什么?”

    在庫爾提拉斯海軍上將的疑問中,第一縷璀璨的星光從天而降,就像是法師們召喚的隕石術一樣,在黑暗的幕布里帶著搖曳的光芒,墜向遠方的海面,這就像個信號一樣,第二顆,第三顆,第四顆緊隨其后,在短短幾秒鐘的時間里,他們頭頂上的整個星空都在詭異的力量作用下,開始了分崩離析。

    “這是...魔法!”

    吉安娜顫顫巍巍的說:

    “是我們無法想象的...強大魔法...”

    “嘩啦”

    **師的話音落下,在他們眼前,在那最深刻的黑暗之中,一縷驟然爆發的光芒,將所有人的眼睛都耀花了,在那如利劍一樣的光芒之中,籠罩耳語港外海的冰冷迷霧就像是遇到了最炙熱的太陽一樣,一層一層的分崩離析。

    而那如黎明到來的光芒之下,是一整支遍布了海面的艦隊...是德雷克從未見過的艦隊,來自另一片大陸的艦隊。

    “艾露恩的光芒將驅散黑夜!”

    一個沙啞而富有磁性的女音在這一刻響徹整片大海,在她的聲音回蕩之間,戴琳以手中的傳奇長劍命與運為介質,喚起的漫天風暴就像是被一雙看不到的手撫平了一樣,讓整個混亂的海面,都在這一刻安靜了下來。

    而旁觀著這一切的坦瑞德就像傻了一樣,他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飛快的竄上安娜女王號斷裂的桅桿,在那更高處,他看到了。

    在海面上劈風斬浪,快速前進的金紅色艦隊,那如同搖曳的火鳳凰一樣的奎爾薩拉斯戰旗。

    “太陽王的陽帆艦隊...他們回來了!”

    還有,還有數目較少,造型古怪,點綴著各種荒蠻戰旗的,站滿了高大獸人的艦隊,為首者,赫然是手舉著赤紅色的部落戰旗的老邁大酋長,屬于上一個時代的獸人,奧格瑞姆.毀滅之錘。

    “還有,獸人!他們也來幫忙了!”

    這還沒完,在紅色的高等精靈艦隊以及稍顯混亂的獸人艦隊之外,在太陽王親手釋放的驅散魔法的光芒照耀之下,坦瑞德看到了...那遍布整個海面的,造型輕盈而古典,在神秘力量作用下,漲滿了帆,如悄無聲息的水黽一樣快速前進的紫色艦隊。

    他們的數量密密麻麻,幾乎一眼看不到邊,而懸掛在這些古典戰艦上方的戰旗,是坦瑞德從未見過的紫色的,點綴著月亮和古怪徽記的旗幟。

    但他大概能猜到那是誰。

    “卡多雷...暗夜精靈,他們...他們也來了!天吶,他們的戰艦真多...幾百艘?不不不,幾千艘!天吶...”

    坦瑞德的實時轉播還沒結束,就又聽到了那個好聽的女人的聲音,充滿了悲天憫人以及空靈的感覺。

    “違背了生死循環的可被怪物,歸于無盡的星光吧!”

    就像是某種律令一樣,在那聲音響起的瞬間,剛剛停下的群星墜落又一次被發動,而且這一次那些隕石的墜落更加精準,那些被撤去了迷霧防御,又在之前的海戰中損失了很大一部分的幽靈艦隊頓時死傷慘重。

    一艘艘幽靈船被隕石砸入海底,就連強大的海上王權號,也在這種遠超世俗的力量面前第一次退卻了。

    但戴琳卻并不畏懼,哪怕眼前的艦隊數目是他的艦隊的十倍以上,這位黯刃的海軍統帥眼中只有一抹被打擾的憤恨,他漫步走上海上王權號后方的艦橋,他孤身一人站在船只后方,看著那氣勢洶洶而來的艦隊。

    “洛薩的援軍?看來...他們真的從失敗中學會了一些東西。”

    戴琳空洞的聲音在大海上響起,平靜而又冷漠:

    “但很遺憾,團結這個詞,還是我們教會你們的...”

    “唰唰唰唰”

    戴琳話音落下的瞬間,龐大的浮空城市黑暗神殿在空間閃耀的光芒中,出現在了這片即將黎明的海面之上,數道傳送光柱閃耀在海上王權號之上,那些早已經等待多時的死亡領主們緩緩的從其中走出。

    “凱爾薩斯...看來,你終于成為了一名睿智的統治者,對此,我很欣慰...”

    帶著銀色王冠的阿納斯塔里安.逐日者揮了揮手里晶瑩剔透的寒冰魔刃,在他眼前,剛才還信心滿滿的太陽王,已經陷入了一種詭異的憤怒與愧疚之中。

    “奧格瑞姆,篡位者...又見面了,而且這一次,你我之間,得做個了結。”

    格洛庫什的身體上還纏繞著黑色的光暈,那是死亡能量在修補他虛弱的軀體,不過考慮到他的對手也是垂垂老矣的大酋長奧格瑞姆,雙方之間似乎也不存在太多的力量差距,這是格洛庫什第一次正面承認自己過去的身份,他此時,是以遺忘諸王的身份出現的。

    “你是誰?攔路者。”

    在暗夜精靈的艦隊前方,一臉圣潔的月神祭祀泰蘭德.語風,正打量著眼前平靜的懸浮于海面上的紅色人影,那是個美麗妖艷的高等精靈,穿著一套血紅色的長裙,頭頂上還帶著精巧的冠冕,在她手中,一把鮮血組成的長劍為她蒙上了一層不詳而晦澀的氣質。

    她抬起頭,血紅色的目光盯著眼前強大的月神祭祀,她嘆了口氣,輕聲回答道:

    “月之大祭司泰蘭德...我叫奧蕾莉亞,很遺憾,今日在這種情況下見面...”

    “但,你已經走得太遠了...”

    在她身后,鮮紅色的光暈在無光之海上蕩漾起來,就像是奎爾薩拉斯的那一次,那些不詳的光線,緩緩的將她背后的月光,都染成了不詳的紅色。

    “我以鮮血主母的名義,在此禮送你...回家!”
49选7开奖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