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九十四章 容易想的有点多

目录:香爱| 作者:飘荡墨尔本| 类别:都市言情

    回到伦敦,尤孟想要做的第一件正事,就是带醋谭去医院。

    尤孟想知道,醋谭希望成人礼的事情,就此过去。

    用醋谭的话来说,恨一个人太累,最好还是选择遗忘。

    反正他们两个人还在一起,反正尤孟想的后遗症也完美解决了,虽然过程有些许?#37096;潰?#20294;最终她和尤孟想都还是幸福的。

    也更加懂得两个?#22235;?#22815;在一起,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醋谭对现状没有任何的不满。

    每个人的快乐?#21152;?#35813;要自己争取,不能靠梦的主宰者,也不能把别人的不快乐,当时是自己快乐的源泉。

    可尤孟想却没有办法说放下就放下,别的事情只要醋谭不计?#24076;?#20182;就可以不计较。

    但只有醋谭的后遗症也一并解决了,这件事情才算是真的过去了。

    醋谭的嗅觉,不仅仅是她从懂事开始到成人礼最引以为傲的“特长?#20445;?#20063;算得上是尤孟想和醋谭结缘最关键的感官。

    尤孟想清楚地记得,自己转学的第一天,醋谭就是因为?#19981;?#19978;他身上的味道。

    才“尾随”他,到了家里。

    才让尤孟想的心里,住进了一个红衣如火的女孩。

    醋谭的嗅觉治疗实验,如果不是因为尤孟想希望看到更多的实验和后遗症的数据,想要从谭女士那里得到更专业的意见,早就已经可以开始了。

    尤孟想再一次带着醋谭来到Arbor教授的纤毛疾病基因编辑实验室

    Arbor教授给醋谭注射了带有有IFT88蛋白健康拷贝的腺病毒。

    第一天,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醋谭没怎么当回事,尤孟想一整天都处于紧张过度的状态。

    第二天,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尤孟想安?#30475;?#35885;说,不会有这么快的,让醋谭耐心?#21364;?#23454;际?#24076;?#26356;需要安慰的那个人反而是尤孟想。

    醋谭失去嗅觉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哪有那么快就好的。

    而且,实验性治疗,就肯定代表有效程度也是没有特别好的保证的。

    或许,就是一个尝试,尝试完了之后,就一如既往,什么也没有发生。

    醋谭和尤孟想说,她一点都不在乎。

    醋谭本来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虽然已经回到了伦敦,回到了山中无老虎,猴子当大王,可以为所欲为的日子。

    可尤孟想一门心思都在给醋谭?#23614;?#36523;上。

    醋谭都睡觉了,尤孟想还在学术搜索上研究嗅觉治疗的高精尖医学论文之类的。

    简?#26412;?#26159;想要在短时间只能,成为医学院学霸的架势。

    除了?#25226;?#26415;研究?#20445;琌K科技最具特色的数字气味——吻的研究,也进入到了最后大数据的?#27835;?#38454;段。

    OK科技的高级工程师,都在通宵盯着数据。

    尤孟想只不过是回国了几天,就差忙得不见人影了了。

    弄得醋谭这几天都在纠结同样的问题,是她想入非非地太过了,还是尤孟想转性了?

    最近这几天的生活画面,和醋谭回到伦敦之前,想象过的有点不太一样,回到伦敦之后,尤孟想不是应该要求夜夜笙歌才对的吗?

    尤孟想说让醋谭好好休息,好好配合医生的治疗。

    身体好,心情好,才能让嗅觉治疗的效果达到最佳的状态。

    醋谭本来是想说,治疗和生活并不会有什么冲突,可看到尤孟想,忙到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了,就打消了自己心里的各种“奇怪”的小九九。

    第三天,大白天被尤孟想以让醋谭好好倒时差的名义,?#31185;人?#30340;太多的醋谭,在半夜三点?#26377;?#26469;。

    看到尤孟想“风尘?#25512;汀?#22320;从公司回来,准备回去他自己的房间睡觉的尤孟想。

    “你怎么这么晚呀?以前也没见你忙成这样,我以后是不是得要夜夜都独守空房啊?”醋谭很少看到尤孟想带点疲惫的表情。

    “怎么可能,你想守,也得我同意才行啊。

    我这两天要盯着数据,然后还有一些要和Newman交接的事情。

    我要尽快把这些事情处理好,才能接下杨哥的那个摊子。

    如果顺利的话,你的嗅觉可能很快也会有起色了,我想抽时间,等你的嗅觉好一点了,第一时间带你去度个假。”尤孟想的计划有点多,这几天太忙,也没有时间和醋谭细聊。

    醋谭帮尤孟想脱了外套,又给他热了一杯牛奶。

    “又不是以后都么有时间了,你这么?#32454;?#20160;么?

    还有还有我爸的?#20998;?#20998;公司,你真的没必要管的。

    我这个做女儿的都懒得管,你就更加没有义务了。

    你不要被醋先生给绑架了。

    你这连轴转的工作状态,大脑运转速度太高了,一下子也没可能静下?#27492;?#20010;安稳觉。

    我去给你放个洗澡水,你把牛奶喝了,再好好泡个澡。

    别回头,我的嗅觉还没有好,你就已经生病了。”醋谭给尤孟想放了一浴缸的水,还点了左再表姐送给她的一支她自己都没有闻到过味道的,安神的Windle香烛。

    尤孟想身上的伤还没有好的时候,醋谭会限制尤孟想的工作时间,使得进度有点滞后。

    现在,连教授都说尤孟想的多处骨裂已经彻底康复了,醋谭根本就没有管的意愿。

    只要是尤孟想自己想做的,醋谭就没有理由不支持。

    醋谭?#26377;?#21040;大,都没有?#36824;?#26463;过,自然也不愿意把自己的意愿强加到尤孟想身上。

    就是,尤孟想忽然这么废寝忘食地工作,让醋谭有些费解。

    如果是因为醋先生想要让尤孟想接下的那个摊子的话,醋谭就要奋起反击了。

    醋谭的原则,从来都没有变过,欺负她可以不计?#24076;?#27450;负尤孟想,那就是和她过不去。

    “我刚开始创业的时候,试过连续加班一个月。

    那个时候啊,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伦敦,也不知道在伦敦能不能遇到你。

    然后乱七八糟的想法有很多,回到宿舍也是睡不着,就干脆在公司加班了。

    加班回来晚了,还有人心疼、有人照顾的这?#20013;?#31119;,倒是从来都没有体验过。

    我忽然觉得,加班都更有动力了。

    要不?#26131;?#36817;还是多加点班吧,不然回来了也容易想的有点多。”尤孟想亲吻了一下醋谭的额头,?#25512;?#36523;去浴室。
49选7开奖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