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气吞山河 第一一五六 荒山之上,血浪翻涌(第三更)

目录:混子的挽歌| 作者:岐峰| 类别:都市言情

    史一刚的第一枪打出去之后,子弹在冷磊身侧的地面上,溅起了一阵烟尘。

    “小刚,别他妈乱动!”史一刚身边,明杰看见史一刚开枪,一把架起了他的胳膊,此刻史一刚还在扣动扳机,剩下的几发子弹,全都‘砰砰砰’的打到了天上。

    “我艹你妈的,想拼是吗,那就来吧!”冷磊身边的一个青年,在听见枪声之后,紧绷的心弦瞬间崩断,‘哗啦’一声向手枪上膛,指向了我们这边。

    “艹你妈,枪放下!”

    邹世锷身边的几个中年,枪口齐齐平举。

    ‘撕拉!’

    就在双方的枪口全都举起来的瞬间,房鬼子身边的小万一把扯开了外衣,在他身上,缠满了烟盒大小的块状炸.药,在每一块的炸.药外面,都贴着一个一次性的密封塑料袋,袋子里全是钢珠和螺丝钉,小万扯开外衣之后,单手拽着引.信的线头,目光?#37096;?#30340;看着我们,一声嘶吼:“谁再动一下,大家全他妈玩完!”

    “保护东哥!”

    看见小万的举动,大龙、博博等人,齐齐挡在了东哥身前。

    “呼呼!”

    小万看见大龙等人的动作,也一个迈步,挡在了房鬼子身前:“老子今天既然敢陪房爷上山,就没JB想过活着离开,你们谁感觉自?#27827;?#39748;力,就他妈来吧!”

    房鬼子等小万控制住场面以后,看着东哥的方向:“甘楚东,今天你的目标无非是我,而我也履约来到了这个地方,咱们没必要把事情闹这么大,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放我女儿和我身边的人离开,我可以死在这里,你我之间,真的没有必要再去平添无谓的伤亡了。”

    “无谓的伤亡?”东哥听完房鬼子的话,笑了笑:“这么多年以来,你我之间无谓的伤亡还少吗?”

    房鬼子听完东哥的寸步不让的回应,声音变得有些冷漠:“你真想拼一下,是吗?”

    “跟我拼,你有这个实力吗!”东哥看着房鬼子,一声嘶吼。

    东哥身旁的邹世锷听见东哥的?#21543;?#20063;提高了音量:“来!让房爷父女见个面!”

    ‘咣?#20445; ?br />
    邹世锷话音落,选厂的一个侧门被人一脚踹开,随后两个?#21543;?#30007;子,直接拽着林璇走进了院子。

    “林璇!”

    “璇璇!”

    随着?#22909;?#25950;开,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向那边看了过去,此刻在侧门那边,林璇的双手?#35805;?#22312;一起,左右各站着一个?#21543;?#30007;子,而且在林璇的胸前,也同样挂着一捆管状的炸.药,几个月不见,林璇跟我们分开的时候比起来,已经整整瘦了一大圈,而且脸上毫无血色,整个人看起来虚弱不堪,看见现场这个场景之后,她一声未发,没有任何光彩的眼神里充满了漠然。

    “林璇!”看见林璇被两个?#21543;?#30007;子控制住了,我作势就要往那边走,但是被二哥一把拉住了胳膊。

    “甘楚东,你他妈放了我女儿!”房鬼子看见林璇到场,情绪激动的一声吼。

    “房爷,看来你今天必死的决心,似乎也没有多么?#30475;猓 ?#37049;世锷看见房鬼子有些慌乱了阵脚,不屑一笑:“现在我们守着这么大一座铁矿,你觉得,我们手里会缺炸.药吗?你他妈的整个?#24403;疲?#22312;这吓唬谁呢?#22570;。浚 ?br />
    “去你妈的,你们把林璇放了!”小万没等邹世锷把话说完,攥着手中的引线,直接向前跨立一步:“要不然大家都他妈别活!”

    东哥根本没理会满身炸.药的小万,提高了音量:“房鬼子,你现在没得选择,让你身边的所有人把枪放下!”

    “呼!”

    房鬼子听完东哥的喊话,转头看向了另外一边的林璇。

    “房爷!枪在手,咱们还有一拼之力,枪下了,大家全他妈玩完!”冷磊看见房鬼子转头,也跟着喊了一句。

    “放下枪。”房鬼子沉默了几秒种后,眼神黯淡的开口。

    “房爷!”冷磊脖子上青筋暴起。

    “放下枪!”房鬼子猛然提高了音量。

    ‘刷!’

    小万听见这话,不可?#23478;?#30340;转过身,看着身后的房鬼子:“房爷,枪口一旦向下,大家就?#33618;艹?#20026;陪葬品,一个都走不掉了。”

    “在加入万佳的那一天,你们就该有这个觉悟。”房鬼子看见小万的眼神,表情有些颓然:“我老了,已经狠不下心去用我女儿当赌注了!”

    “把他们的枪收了!快!”明杰看见房鬼子那边出现松动,语速很快的交代了一句,随后他身边的两个青年,迈步就要上前。

    “艹你妈,枪没了,命他妈也没了!不想死的,都他妈跟我拼!”冷磊看见房鬼子已经没了?#20998;荊?#25163;里的钢枪高举,对着我们这边‘吭’的就是一枪。

    ‘咕咚!’

    刚刚从明杰走出去几步的青年,胸口顿时迸出一阵血雾,随后直挺挺的栽倒在?#35828;?#19978;。

    “艹你妈,开火!”明杰看见自己的?#35828;?#20102;,对着房鬼子那边,直?#28044;?#21160;了扳机。

    “把小姐抢回来!”小万看见双方已经动手了,单手攥着引.信,作势就要往我们这边冲。

    ‘踏踏!’

    在小万迈步的一瞬间,始终在房鬼子身边没说话的骆洪苍,猛然向前迈了几步,随后单手抓着他的后衣领,直接把枪抵在了他的后脑上。

    ‘砰!’

    一声枪响,小万的额头瞬间炸开了一个?#33046;?#22823;小的血洞,接着人一声没吭,直挺挺的栽倒。

    “?#19979;媯?#31455;然是你?!”房鬼子看见骆洪苍的举动,瞳孔放大。

    ‘刷!’

    骆洪苍根本没回应房鬼子的话,直接对他举起了枪。

    “房爷!”

    一个人看见骆洪苍的举动,猛然推了房鬼子一把。

    ‘砰!’

    骆洪苍手里的枪响了之后,推开房鬼子的青年应声栽倒。

    “艹你妈,清了房鬼子!”

    到了此刻,已经没人再去思考,骆洪苍为什么会临阵倒戈,在明杰的一声呼喝之下,我们这边的人全都掏出枪,开始对着身前的人射击。

    ‘砰砰砰!’

    ‘吭吭!’

    ‘……!’

    随着密集的枪声炸裂,几乎在不到三秒钟的时间内,双方就有三四个?#35828;?#22312;?#35828;?#19978;。

    ‘嘭!嘭!’

    ‘咣?#20445; ?br />
    ‘嗡嗡!’

    随着枪声响起,选厂外面车声不断,?#38393;?#38498;墙的几个小门被人悉数踹开,随后无数手持?#36710;?#30340;青年纷?#23376;?#36827;了院子,扑向了前面的房鬼子等人,院子外面,也有无数的越野车飞速驶来,车上不断的有人推门下车,一时间,选厂内外杀声四起,枪声不绝于耳,场面一下子就乱了起来。

    “冷磊!今天老子就他妈要了你的命,告慰王振的在天之灵!”双方开枪之后,史一刚像疯了一样,攥着枪,直接冲进人群,向冷磊的方向冲了过去。

    在场面无比混乱的大院子内,我已经无?#31455;?#35745;其他,攥着枪,直接奔着林璇的方向冲了上去,此刻,那两个青年发现场面混乱,?#37096;?#22987;带着林璇向院子外面撤了出去。

    人群中心,房鬼子看着林璇的方向,犹豫片刻后,提高了音量:“我死了,答应你们的条件?#33162;?#20250;变,今天,我女儿一定?#33618;?#20986;事!”

    ‘刷!’

    随着房鬼子的话一出口,本来拽着林璇在向后退的两个青年,其中一?#25749;?#28982;抽出收枪,抵在了同伙的头上,另外一人感受到自?#21644;?#19978;的冰冷,顿时一愣。

    ‘砰!’

    一声枪响,血染院墙。

    林璇身边的青年忽然?#27492;?#19968;枪干死了同伴之后,胡乱扯下她身上的炸.药,拽着林璇转身就往院子后面跑。

    “把人抓回来!快!”邹世锷看见林璇被人拽走了,一声怒喝。

    “他妈的,钱都拿了,就别在这杵着了!”邹世锷身边的一个中年闻言,一声大吼。

    ‘踏踏!’

    另外一人闻言,迈步要追,但是却被喊话那人拽住了胳膊,在他一?#37117;洌?#23545;方的枪口已经顶在了的他的胸口上。

    ‘砰砰!’

    两声枪响,鲜血溅了邹世锷一脸,看见自己身边人的举动,邹世锷一愣:“你……!”

    ‘砰!’

    邹世锷话音未落,那人再次开了一枪,直接崩在了他的胸口上,邹世锷中弹倒地以后,另外一个中年攥着枪,毫不犹豫的指向了东哥。

    “东哥!小心!”本来跟在我身边向院外跑的杨涛,看见那人的举动,一把推开了东哥,同时反手一枪。

    ‘咕咚!’

    东哥被杨涛一推,应声倒地。

    ‘砰!’

    对面那人的子弹,顺着东哥刚刚站立的地方飞了过去。

    ‘砰!’

    杨涛枪响,在那人手上打出了一个血淋淋的弹洞。

    邹世锷身边?#27492;?#30340;两人,被杨涛击伤一人,剩下那人见状,也毫不犹豫的奔着林璇消失的方向跑了出去。

    我一咬牙,也拎着枪开追。

    人群后方,东哥摔倒之后,指着我们跑出去的那个门:“房鬼子父女,一个不留!”

    ‘呼啦!’

    东哥话音落,再次有大约七八个青年,很快奔着我边追了过来。

    ‘咣?#20445; ?br />
    我跑到侧门之后,一脚踹开了那道铁门,随即跑出了门外,此刻,院子外面停着好几台车,有的都没来得及熄火,那个邹世锷身边的中年和挟持林璇的青年,已经拽着林璇跑到了一台车的边上,听见身后传来的脚步声,那个中年猛然转身,抬起枪口指向了我,神色?#37096;瘢骸?#33401;你妈,你给我站那!”

    “去你妈的,把人给我放了!”我举起枪口,也同样一声嘶吼。

    “爸爸!”

    此刻的林璇站在车边,看着不断传来枪响和?#21543;?#22768;的院墙,早已泪流满面。

    


    
49选7开奖历史记录
保加利亚对沙特分析 2元彩票网中奖新闻 2012年3d彩票走势图 排列五走势图彩票大赢家 北京快3视频开奖直播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2019年 快乐十分钟 福利彩票基本走势图带坐标 126期二肖中特 广西11选5最后一期开奖结果 六合透码论坛 北京赛车pk10是否合法 福建快三遗漏数据查询 体育彩票3d5d 18023足彩进球彩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