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九十四章 第六巫侍

目錄:絕世武俠系統| 作者:青草朦朧| 類別:武俠修真

    一陣唯有石小樂能聽到的嘯音,從他體內深處傳來。精神力內視之下,八成血液變成了漆黑色。

    第八重!

    原本就算惡魔武道再強大,也不可能令石小樂那么快突破。

    一來,十層石階的效果遠超想象,比巫子廟更勝十倍,也許皇室和宗廟的天才們,并未觸及到它的奧秘。

    二來,自從水晶魔骨發生異動之后,亦開始對造成了影響,竟大大加速了負面力量的誕生。

    換言之,水晶魔骨就像一個超級催化器,而惡魔武道則是超級吸收器,首尾兩端相互配合,加上十層石階的推動,才制造了這么一樁天大奇跡。

    一時間,所有人如遭雷擊。

    閔天良的拳頭快要捏爆,最后陡然松開,一種無力的感覺涌遍他全身,令他本就勉強前行的身體晃了晃。

    “這,這是真的嗎?”

    神光帝胡須顫抖。

    自巫后遠去,從沒有人練成的第八重,就這樣被人觸及了?

    夏游螢的鳳目閃爍著諸般光澤,游移不定,下意識舔了舔嘴唇,自身卻毫無所覺。

    夏小九口中輕念一句師傅,他的情緒最復雜。原本若是好好培養,憑著昔年的情誼,他相信石小樂會接納他。

    但是現在……后悔嗎?也許吧,但當時擺在他眼前的路,只有那么一條而已。夏小九心中無比的失落,悵然,最終化為嘴角的一縷苦笑。

    別說其他人,就算是那九位巫天衛,若非巫后神殿的規矩刻入了他們骨子里,都差點失態得跳起來。

    他們彼此對視,過了很久才移開目光,心中仍震動個不停,猜測著石小樂的身份和來歷。

    “千年等待,終于后繼有人,此乃我巫后神殿之大幸也。”

    一聲帶著欣慰,驕傲的笑意,兀然炸響在半空,所有人舉頭看去,就見虛空漣漪浮動,從中走出一位黑衣老者。

    他臉型較寬,眉毛甚短,雙目如同兩塊嵌入的深邃黑晶,帶著神秘力量,望向哪里,哪里就仿佛被籠罩,不得脫身。

    “大巫侍!”

    “見過大巫侍!”

    那九位巫天衛當先站起,面帶虔誠,躬身對著半空的黑衣老者行禮。

    皇室與宗廟之人只慢了半拍,也立刻齊齊呼喊,語氣恭敬。

    黑衣老者點點頭,道了聲不用多禮,目光便徑直落在石小樂身上,打量半晌,這才慈祥一笑:“小友自飛馬而來,萬里迢迢,可否能邀你入殿,與老夫一敘?”

    眾人一陣大駭。

    皆因這黑衣老者乃是巫后神殿的大巫侍,真正的第一把交椅,名義上,就算神光帝和閔天良見了他,也得躬身行禮,而論實力,更是深不可測。

    不過想到石小樂做出的一系列事,眾人竟又覺得釋然。

    也是在此刻,許多人才恍然驚覺,練成第八重的石小樂,已經具備了凝練巫祖之血的能力,豈非,有資格進入巫后神殿最深處,得悉巫后留下的千年大秘?!

    “該死!”

    閔云書臉色鐵青。

    他最怕的事情發生了,大巫侍一脈,對巫后忠心耿耿,對方必對石小樂有了猜測。事實上,就連閔云書都有七成把握確定,石小樂與巫后有關。

    如此一來,巫后神殿不僅不會對石小樂不利,還可能反過來相助,念及石小樂與皇室的關系,閔云書的心一陣陣往下沉。

    與之相對,皇室一方的高手則是滿臉歡欣,激動莫名。

    石小樂第一時間就認出,眼前這名大巫侍,正是當初進入巫后神殿時,朝自己的精神體多看了一眼的老者。

    他提起了十二萬分警惕,絲毫不敢大意,道:“大巫侍誠心相邀,敢不從命。”

    大巫侍笑著點點頭,長袖一攬,眼前景象大變,石小樂發現,自己來到了一座高有百丈的巨大石殿之內。

    正是巫后神殿。

    但與前次不同的是,此刻的巫后神殿,哪里還有一絲陰森詭譎的味道,分明光亮通透,連最前方的巫后雕塑,都顯得圣潔凌然,讓人心生敬仰。

    石小樂咯噔一下,怎么回事?

    “小友請。”

    一旁的大巫侍伸手虛引。

    石小樂不動聲色,一路隨著對方前行。

    一根根三丈長寬的石柱,成對排列,在中間圍出了一條長長的道路。兩排石柱的外側,每隔一段距離,便矗立著一具具雕像。

    據大巫侍介紹,這些都是巫后神殿歷代的巫天衛,他們死后,形貌被雕刻在這里,寓意與巫后神殿長伴。

    前行一段距離,雕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位位巫天衛,他們身前攤著書籍,雙手擺出奇異的姿勢,正在低聲吟唱,對大巫侍和石小樂毫無所覺。

    “這是巫后之頌,巫后曾留下箴言,要后代日日吟唱,終有一天,她會循著歌聲返回這里。”

    大巫侍的話讓石小樂心頭一震。

    “當年,巫后便是坐在那里,與我等講經論法。直到有一天,史無前例,禍及蒼生的災難發生了,巫后不得不離去,捍衛這片她所鐘愛的大地,再沒有回來!”

    大巫侍臉上帶著無盡的崇敬和追憶,指著遠處的雕塑。

    而石小樂心里的疑惑卻越來越深。

    大夏王朝的歷史,無疑是三大王朝中最悠久的,但也只有數千年而已,可根據大巫侍的說法,似乎巫后神殿存在的年代,要遠遠超出這個范疇!

    大巫侍一邊走,一邊為石小樂講解巫后神殿各處的歷史,淵源,每每談及巫后如何如何,幾百米下去,老人竟已濕了眼眶,滿臉哀傷。

    “巫后,她本是萬古奇才,或能邁入傳說中不曾有人踏足的境界,超然紅塵。她本可以避開那場災難的,但她不忍這片大地被邪惡傾覆,舍身一戰,以血為矛,以魂為盾,付出了自己的全部……”

    聽著老人的話,耳邊纏繞著肅穆悲壯的歌聲,鼻間焚香陣陣,石小樂似也沉浸在了某種情緒當中。

    期間,又有四位黑衣老者走了過來,原來是五大巫侍中的另外四人,在巫后神殿擁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須臾間,前方出現了一片水澤,奇怪的是,這片水澤竟是透明的,可以看見一道道水液來回穿梭。

    上次精神體進入時,可沒有這個地方。

    “這是凈塵無妄池,可洗滌心中雜念,助人驅除心魔,小友可愿一試?”

    大巫侍問道。

    “好啊。”

    石小樂笑笑,與五大巫侍一同走入其中。一道道水液穿過石小樂的身體,像是帶走了什么東西,令石小樂渾身輕松,心境果然空明了一些。

    走過凈塵無妄池,大巫侍手掌一攤,一縷縷氣機匯聚而來,化成了漆黑的光球,磅的碎開。

    另外四位巫侍面色一變。

    大巫侍嘆道:“原來小友并非巫后傳人。”

    石小樂一瞬間汗毛倒豎,好在進入巫后神殿開始,他的心神已鎖定了陣法漏洞,只要對方露出一絲殺意,他自信立刻能走脫。

    “在下并不認識巫后。”

    石小樂道。

    大巫侍苦笑,主動解釋道:“十階大陣,留有巫后的本源之氣,一旦接觸其血脈,便能與凈塵無妄池發生作用,這種隱蔽的做法,能最大程度保護巫后血脈。”

    石小樂恍然。

    之前他就在思考,十階大陣所耗能量十分之巨,若是用于考驗和提升,未免小題大做,原來還有這一重原因。

    “小友可是得到了巫后的傳承?”

    石小樂再次否定。

    五大巫侍齊齊盯著他良久,還是大巫侍贊道:“小友真乃天人也,你雖不是巫后血脈,但達成了巫后留下的標準,禮不可廢,從今日起,你便是巫后神殿的第六巫侍了。”

    巫侍,僅次于巫后,乃是巫后神殿的頂級階層,每一代只有寥寥幾位。所謂第六巫侍,等于與另外四位巫侍平起平坐,僅次于大巫侍。

    對于巫天衛來說,這是至高無上的榮譽,是所有巫天衛不敢奢望的目標。

    此時恰逢吟唱完畢,在兩側石柱外的巫天衛們,聽到大巫侍的話,無不悚然動容,起身穿過石柱間隙,整齊地排成了一列列。

    石小樂心中狂跳。

    那天晚上吟唱的人畢竟是少數,此刻看來,足足近百人,個個都是虛元境級別的高手,這份底蘊說出去,足以震動天下!

    同時,他也為大巫侍的話而動容,不明白對方究竟是忠心至此,還是另有所圖。

    諸多巫天衛望著石小樂的目光滿是審視,甚至帶著嫉妒和不忿,但沒有人敢說什么。

    石小樂連番推辭,大巫侍只是道:“若小友不配為第六巫侍,那么老夫有何資格成為大巫侍?還是說,小友嫌棄位置太低,那么老夫愿意……”

    “不是這個意思。”

    “此乃巫后旨意,除非小友看不起我巫后神殿。”

    石小樂連說不敢,開玩笑,巫后神殿一旦出世,輕易能顛覆任意的頂尖勢力,誰敢小覷?

    見大巫侍不似作偽,石小樂暗想:我欲探尋石門之后的秘密,必須先留在此地,作勢猶豫許久,終于道:“既如此,在下只好暫時厚顏接受了。”

    大巫侍這才滿意地點點頭,第二巫侍喝道:“爾等還愣著干什么,還不快行禮?”

    刷刷刷。

    近百位實力勝過石小樂的巫天衛面面相覷,又注意到五大巫侍冷然的目光,連忙低下頭,齊齊高聲道:“見過第六巫侍。”
49选7开奖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