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妖藏阁 第255章 无相子·观客

目录:宁为妖物| 作者:余桵| 类别:都市言情

    “今天你们若给不出个交待,老子和夫人就带着爱子住在你们妖藏阁!要么把我儿子的命救回来,要么,一命偿一命!”

    男人戳了戳百炼的肩窝。

    百?#24230;?#22909;脾气笑着,笑容拿捏?#20204;?#21040;好处,既不让人觉?#20204;?#28014;敷衍,又能显示自己的诚意。

    这让一度担心他会直接用百炼锤劈?#35828;?#23506;川放心不少。

    不过,突然上门拿着假货讨债在妖藏阁绝对算得上是不可能发生的事。过去也发生过栽赃讹诈之事,但都被扶遥直接打出门,鼻青脸肿回去了。

    想要报复的更是?#36965;?#30334;炼亲自出手将其劈得外焦里嫩,嘴冒青烟。

    小麻烦很快就清理干净,像今天这样的大麻烦倒不曾有,毕竟这黄昏裂缝里还有蟾宫在暗中坐镇,无人敢做出触底线的事来。

    今天这男?#35828;?#26159;稀奇,理直气壮就来了。

    且看样子也不像是装的,寒川更是用妖力探查过,木匣子确?#24213;?#30528;一具小小的尸体,周围放着一整圈的厚实冰块,还用了术法固定。

    像是请过了术士做法事。

    寒川敲了敲柜台,几个小纸人立刻蹦出来。他傾身吩咐了几句之后,神色肃穆从柜台后走出。

    百炼面?#38405;腥说?#24594;火和质疑,并没有着急解释。

    他看一眼被女?#35828;目?#38393;下呆住的墨?#36965;?#24494;微蹙了蹙眉,傻小子就是傻小子。“墨?#36965;?#19978;好茶!”

    百炼解了他的尴尬。

    朱颜把最后一个客人送出去,正?#24613;?#20851;门,却被妇人扑过去挡住:“不许关门!今天,就让天地和众人一道看看你们妖藏阁的龌龊!”

    她是尖利着沙哑的嗓子喊的,声音古怪?#28895;?#20294;每个字都吐字清晰。

    外面的人虽被杀气腾腾的腾蛇挡着不敢乱来,但都伸长了脖子往妖藏阁里面看。茶楼老板把点心和新煮好的茶?#35828;?#20108;楼最边上的那一桌。

    “老板,这底下是怎么了?”客人问。

    茶楼老板摇头?#25991;裕?#19968;副世外高?#35828;哪?#26679;:“大名鼎鼎的妖藏阁出了假货,听说还害了人命。正讨公道呢!”

    “是吗?”客人一脸惊讶,嘴角却浮起笑意。

    “可不是真真儿的?”老板把托盘里的精致点心挨个摆上桌,“黄昏裂缝虽自由,但也不是毫无章法之地,若非真事,谁敢如此这般闹腾。”

    客人若有所思的点?#35828;?#22836;,却一口没动面前那些看起来就很好吃的点心。

    “老板,听说这黄昏裂缝时蟾宫管着,出了这档子事,蟾宫会如何处罚妖藏阁?”客人姿态优雅的看着下面的妖藏阁。

    卖茶的老板收起托盘,端端正正抱在怀里,也随着这位客?#35828;哪?#20809;往下瞧。

    “这我就不知道了,蟾宫素来行事神秘。过去那些个坏了规矩的店都是一夜间消失的。也不知是受了怎样的处罚。”

    他立在凭栏边,朱红的凭栏衬着湛蓝的长袍,加上被风吹起的束带宛如隐?#32769;?#20154;。

    客人笑笑,瞧了一眼并不老的老板,这个看起来也就是人类三十出头的男妖并不惊艳,但身上却有一股如茶一般宁静的气质。

    他的五官柔和,平易近人,很是耐看,让人轻易就能放心同他说一说心事。

    “老板这里可是绝佳的看戏之处,届时可以亲眼看一看妖藏阁是怎么消失的。可别错过了呢。”客人端起茶壶,心情极好的给自己倒了杯茶。

    茶楼老板却是客客气气道:“小楼还想多开些时间,客人若是想看,到时自来便是。”

    至于他,不该看的自然不会去看。茶楼里的故事都是别人带来,亦是别人带走。

    “我的茶楼只提供休憩之所,不窥探他?#35828;?#25925;事。”老板转过来,倾了倾身,“客人请慢用,有事唤一声便是。”

    “去吧,不为难你了。?#36454;?#20154;轻笑,眼中神色阴鸷。

    老板抱着托盘下楼,脚步过处,两片小纸人贴着墙壁一点点爬上去。缩头缩脑在最高一阶楼梯口看了一阵,其中一个将自己一缩,滚成了一小个纸球。

    另一个小纸人抱起它“高高”抛起,而后飞起一脚,将其提到最近的茶桌下面。

    瞬息后,茶桌下冒出一个小脑袋来,还有一只圆柱似的小“手”朝楼梯口处挥了挥。凝神等在这里的小纸人也跳起来挥手。

    互相比划一下后,开?#20960;?#33258;行动。

    此时的妖藏阁里,朱颜安抚了那位哭得天昏地暗的夫人,百炼则一边给男人顺心,一边给他端茶。

    墨狄小心翼翼的守在屋子里,手里拿着一个端茶用的圆形托盘。

    寒川此时算是妖藏阁的代理掌柜,正摆着一张“公正严明”的脸坐在男人对面听他把事情一五一十说来。

    “我们夫妇福运不好,只得了这么个孩子。我又、又有隐疾,纵是有五六个妾,却也不能绵延子嗣。这孩子生来又体弱多病,精心照料才勉强活到一岁。”

    他摁了一下鼻子,眼睛更红了。

    “在爱子满一周岁的时候,我们夫妇得高人指点,说妖藏阁的宝器能镇压邪祟,定魂安命……”男人一直故作粗狂暴怒的声音哽咽起来。

    那一年,他们变卖了大部分?#20063;?#20174;三进三出、假?#20132;?#22253;的宽宅大?#21898;?#21040;了简单的小院子里。

    男人捧着自己的?#20063;?#22312;那高?#35828;闹?#28857;下来了黄昏裂缝,于妖藏阁购得一方长命锁。

    ?#26263;?#21021;还是账房亲自给我说,我儿魂?#30631;?#25671;,普通的长命锁无法安我儿性命。唯有长命玉锁能做到定魂锁命。我们这才买了这长命玉锁。”

    说着,男人转着头在店中环视一圈:“妖藏阁换人了?”

    “不是换人,而是掌柜和账房有事去了别处。若此事为真,给我这个代掌柜说也是一样。”寒川道。

    男?#35828;?#22823;了眼睛,血红的眸子目眦欲裂:“自然是真的!”

    寒川沉吟数息,?#38405;?#29380;道:“你翻一翻近年来的记录,看看可曾销售过这样一个长命玉锁。”

    对于这个玉锁寒川并没有?#19988;洌?#24819;必是不需要附灵的那一类宝物。

    墨狄应声而动,他放下托盘,面前立刻凭空浮现出一本书册来。
49选7开奖历史记录
上一期彩票开什么号码是多少钱 年香港赛马会资料 广西快乐双彩图表 足球游戏猴子抢球方法 欧亚足球指数 中国福利彩票双色球玩法 平码是什么意思 淘宝快3怎么玩的 手机淘宝快3 河北11选5任选五遗漏 江西快三专家预测推荐 香港六合彩内部高级机密绝封四码书 日本中彩票不用交税 今天的河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 体彩排列三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