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新的篇章 138.死有何惧

目录:我的鬼尊大人啊| 作者:凌东雪语| 类别:散文诗词

    更何况那女人也说了,天族的蛊跟人界不同,她连人界的蛊都不知道该怎么解,又如何应对的了天族的?

    事情远比云安想象的要眼中得多!

    翌日一大早,不眠便带着一行天族人直闯进来。那一行人大多都眼熟,是这些天给她调养身子的医生没错,只有一个男人看着十分陌生,又从里到外透着股让人不舒服的邪气,以至于云安一眼就认出,他将是要给自己下蛊的蛊师。

    云安冷着脸,看着不眠毫不?#25512;?#22320;骂道:“大清早的就来扰人清静!你真是越来越不招人待见了!”

    不眠无所谓地笑笑,若不是昨晚有人提前来通知她,她还真就解读不出不眠眼中那么?#20197;擲只?#26159;什么意思。

    “在下招不招您待见不重要,今天天帝下了令,要我来亲自监督诸位医生为您诊断,如果真的没什么问题了,就带您去见天帝。”

    云安在那蛊师将要走近自己时,兀地推翻了面前的桌子,一桌可口的早饭还没来得及吃,就被云安整个扣在?#35828;?#19978;。

    不顾众人惊愕的目光,云?#19981;?#28982;起身,怒目瞪着众人:“就算要诊脉,也一向都是下午!一大早上你就进来碍我的眼,天族就是这么没规矩的么?”

    不眠的脸阴沉的可怕,额上青筋跳动得异常欢快。他在隐忍!一向?#22312;?#29978;高对云安不屑一顾的不眠这会儿在隐忍着什么?无非就是等着看云安中蛊后的笑话!

    “贵客要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几时请脉是由天族说了算的!?#26412;?#31649;在忍,可不眠的语气也好不到哪去。

    云安冷笑,毫不?#24605;?#24418;象地连粗口都爆出来了:“老娘的身子全凭老娘说了算!今天我看见你就不知道哪来的一股邪火,就不想听你们天族的话!”

    “你别挑战我的耐心!”不眠阴狠地瞪着云安。

    “这话我还给你!”云安满眼写着不屑,语调冰冷得连周遭温度都降低了几分:“劝你最好带着这些人赶紧滚!免得老娘想不开大家都别想好!”

    兀地,充盈的灵力自云安周身爆发开,瞬间弥漫了整间屋子,小云小雨最先感受到了威压,大惊失色地看着云安。

    不眠似乎也很意外,眼见着她以自身为中?#21738;?#25104;一个小的结界,想要将所有人隔离在外头,便不由发笑:“你以为这点小伎俩能挡得住我?”

    云安笑了,眼里多了丝无畏无惧的决然,她缓缓抬手成掌,对准自己的眉心。

    “自然拦不住你们,可是你们但凡有人敢攻击这结界一下,我肯定死得比这结界快!”

    不眠阴郁的眼中多了丝不解,好端端的这女人为什么突然就翻脸了?

    想到天帝的命令,不眠不由放低了姿态,沉声问一句:“我们走就是了,你别冲动!”

    云安笑得有些疯癫:“我还有什么好怕的?鬼尊不要我了,我又被困在这天上走都走不了,不如死了一了百了!”

    这下不眠慌了,哪里还?#35828;?#19978;什么尊严,慌忙制止道:“你冷静冷静!我们走,这就走!”说着,便招手带人全数撤离,连小云小雨都没留下。

    云安渐渐松懈下来,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没想到她这“一哭二闹三上吊”的?#20005;?#29609;得还挺成功,只是看不眠那慌中带着丝疑惑的表情,云安又有些为昨晚报信的女人担心。

    她到底是谁?#20800;?br />
    ——————

    不眠到重华殿,如实说明了今早发生的一切,帷幔后的天帝一言不发,气氛压抑得可怕。

    不眠自觉又自责地道:“是属下办事不利,请天帝责罚!”

    “你的确办事不利。”天帝悠悠地开口。“连底下人都没管住,任由他们到那人类面前胡说!”

    不眠?#35835;算叮只使?#19979;:“还请天帝明示!”

    “蛊虫的事,本帝是?#37027;?#35828;给你听的,你也是?#37027;陌?#30340;,一连计划了三日,怎么偏就今早那人类举止?#38383;?#20102;?”

    天帝的话,一字一句如同在不眠脑中重击着,顿时令他大脑一片空?#20303;?br />
    他的确是?#37027;陌?#30340;,也就是昨晚,无意间透漏给了……

    隔着帷幔,天帝的眸光直直地落在不眠的脸上,察觉到他表情的异样,便?#33080;?#38382;一句:“想到了?”

    “属下,属下……”不眠的手竟隐隐有些颤抖。不会的!怎么会是她?#20800;?#22905;没有理由这么做啊!

    “怎么?”天帝的声音突然近了几分,不眠木讷地抬头,就发现天帝不知什?#35789;?#20505;从帷幔中出来,立在他面前清冷地看着他。“办事不利不说,还想隐瞒本帝吗?”

    “属下不敢!”不眠惊慌失措地垂下头,心跳得厉害。若真是她,该怎么办?

    “不敢?”天帝缓缓越过不眠在殿中走了两步,那不轻不重的脚步声像是走在不眠的心中,每一步都令人窒息。“可你不肯说。那本帝就来猜一猜……既然是?#37027;陌歟?#24517;然除了蛊师和你,再不会有人知晓。本帝?#20204;?#30456;信,你的嘴巴真的很严,没对任何人说过。可是如果朝夕相处的人无意间撞见了,又恰好认识那蛊师,会不会问你呢……”

    天帝自言自语地像是在分析着,可不眠早已面如死灰,跪行至天帝腿边俯首,慌张地祈求道:“天帝赎罪!若要责罚?#21152;?#23646;下承担吧!属下虽不知她为何如此,但属下回去一定处置她,只求您放她一条生?#32602; ?br />
    若是云安看到眼前这一幕,一定会诧异不已吧??#22312;?#29978;高的不眠,居然会为一个人低三下四地祈求??

    天帝面无表情地垂首看着不眠,谁也看不出他的喜怒。

    不眠只差五体投地了,垂着首大气不敢喘一下,脑中各种策略都过了一遍,试图找出一条可以免去背叛天帝的死罪。

    可是,放眼整个天界,哪个背叛天帝的人是有好下场的?

    “将人带到本帝面前,现在!”

    “天帝!”不眠惊惶地抬头,却感受到天帝毋庸置疑的眸光,顿时噤声。

    不眠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朝华宫的,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狠得下心下令拘走她的。

    直到他去而复?#25285;?#31435;在重华殿中,还有些回不过神。

    直到看到旁边不卑不亢跪在殿中的女人时,才逐渐清醒了过来。

    ?#21482;使?#19979;,不眠再一次祈求:“天帝,求您……”

    “不眠。”天帝威严的声调不待丝毫温度,毫不留情地打断了他的话,继而命令道:“你去外头候着!”

    不眠看着身旁的女人,怎么都无法说服自己离开。

    女人很平静地望了一眼不眠,口中更是毫无波澜地道一句:“哥,你先出去吧。”

    不眠?#24597;?#22320;看着她,喃喃念道:“不辞,你为什么……”

    不?#19988;?#25671;头,眼神示意他出去。

    终于,重华殿中只余下两个人。

    天帝眯起眼,上上下下打量着跪在地上的女人。

    她一向能干,才被他信任派去了冥界,虽然任务完成的并不圆满,终归上一?#25991;?#20010;人类被带上天界,她有很大的功劳。只是从冥界回来,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太多苦,整个人沉默了不少,深居简出,几乎不在任何人眼前走动。

    再一次见到她,天帝竟有些陌生感,想到坏事的人是他一直得力的属下,便更是一阵火起。

    “本帝给你机会解释。”天帝冷冷地道了这么一句。

    不辞十分坦然,即使面对天帝的威压,也没露出半点怯?#24120;骸?#22238;天帝,昨晚我听哥哥说了蛊毒之事,便忍不住半夜?#20302;?#36305;去告诉了那个人类。”

    毫不犹豫地认罪,让天帝怒不可遏,周遭温度降低了好几度,天帝阴冷地又问一句:“为什么?”

    “不辞觉得这样做有些趁人之危,她只是个人类,没必要这样折磨!”

    “砰!”天帝面前的案桌被拍得粉碎。

    “不辞!本帝不过派你去冥界呆了一?#38382;比眨?#20320;的心便不在天界了么?你知不知道违背本帝是什么下场?”

    不辞脊背挺直,一声不吭,摆明了一?#27604;?#20973;发落的模样。

    天帝死死地瞪着不辞的身影,突然嘴角泛起一抹笑意。

    “你是本帝最欣赏的孩子,本帝自然知道你的性子。死有什么好怕的,对吧,不辞?”

    不辞不语,心中却多出了一抹不好的预感,口中仍强硬地道一句:“不辞一人做事一人当,不论天帝如何处置,都不会有怨言!”

    “一人当?”天帝玩味地重复着这三个字,笑道:“一人可当不起本帝这么大的怒火。”

    不辞的心重重地沉了下去。

    “不辞啊!本帝不想把事情做得那么绝。只要你想想你的家人,想想他们在你死后将要承受的迁怒就好。”

    一丝冰冷,自膝下的?#23376;?#30707;地砖?#19979;又?#20840;身。早知道会这样,她应该再小心一些的……

    “怎么样?想清楚了吗?”天帝阴冷的声音更如同一把寒刃,戳进她的心。

    咬了咬牙,不辞从善如流地开口:“还请天帝息怒,给不辞一个将功折罪的机会!”
49选7开奖历史记录